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拉近距离
    田嘉志虽然就在田野家刚刚呆了半天,他觉得田家挺好的。是不是招亲他也不太介意的。

    他闹腾,不服气的是,同样是爸妈,怎么就非得把他给招出来了?

    同样是儿子怎么就非得偏心?

    他强烈的反抗意识都跟朱家两口子用上了,从心里就没想过跟田野有关系。

    在家里的时候,可没少听见朱家两口子算计田野这点家产,在朱老二心里田野就是个让人忽悠了粮食的大傻帽。

    朱老二下意识的把两人放在同一个阵营里面了,退亲啥的真没想过,村里也没有过。..

    看着田野这么说,朱老二不吭声了。

    田野觉得这人不中二的时候还成,耐心的开导两句:“咳咳,你也别想太多了,别人说啥没那么重要。定亲跟不定亲也没啥区别。”

    朱老二瞪眼过去,这人啥意思,别是还惦记自己大哥呢吧,特意看看田野的眼睛,一副睁不开的样子,难怪眼光破成这样。冷哼一声。

    田野就知道叛逆期的孩子不好沟通,转眼就变脸了,还是先说别的吧:“那个,明天去县里,你有想要的吗?”

    这话都是村里的男人说的,到了他这里,竟然让田野说出来了,朱老二觉得没有面子。不过这么一打岔,朱老二把刚才被人拎来拎去的问题给忘记了。

    从兜里掏出来五块钱,很气派的塞给田野手里:“给你,留着明天自己买东西吧。”

    田野抬头有点惊奇,邻居住了这么多年,朱家老二在家里啥地位,她能不知道。朱大娘一分钱掰两半花,给朱老二钱,没可能。

    朱老二拿出来的钱,不用想田野都知道怎么来的:“架杆真能换钱呀。这可真本事了。”

    田野没客气把钱装兜里了,她要买的东西多,手里缺钱。

    而且这话相当于是对男人的肯定,对正要面子的朱老二来说,心里舒服多了。

    朱老二看到田野把钱拿起来了,心里也自在了,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个养家的男人了一样。也不觉的自己到别人家没啥地位了。

    心里顺畅了,朱老二表情就缓过来了,要不然都说,钱是男人的腰杆子呢。

    就这么一句话,方才阴晴莫测的朱老二,眉眼舒展,桃花眼含笑:“那是,要不是我们今年去的晚了点,肯定比这挣得还要多呢。等着吧,等我挣了大钱,二百斤粮食算什么呀。”

    这是说道得意地方了,整个人的气场都不一样了。一双眼睛烁烁生辉。

    田野就不知道这蔫巴巴的小子还有这样一面,活分多了,而且比阴沉着脸好看。

    而且话题从这里就开始歪楼了,本来还要讨论一下,暴力动手打人的事情呢。

    田野想跟人家套近乎,建交呢吗,也愿意顺着他,捧一两句:“可真本事,你啥时候再去弄架杆,我帮着你。”

    朱老二有点遗憾,要是前段时间有田野帮忙的话,别说五块,十块,挣五十块都有可能:“明年吧,今年架杆卖不出去了。不过我跟小武又弄了苹果去县里卖了点钱。你可别往外说呀。”

    田野痛快的答应:“不说。”

    朱老二意识到自己有点兴奋,不太好意思的:“咳咳,还是你砍架杆换鸡蛋,我才想到弄架杆赚钱呢。”

    田野看出来,这小子得顺着他说话,尽量捧起来点:“能想到就是本事。对了,你去过那么多次县里,明天能带着我转转吗?”

    朱老二拍着胸脯表示:“没事,我也想着转转呢,看看还有什么是能弄到县里换钱的。”

    少年人说道得意的地方,尴尬很快就没了,田野有意相让,两人还能计划计划赚钱大计。

    田野听出来了,朱老二说的这些计划里面都包括着田小武的。

    田野挑眉没吭声,这两人竟然还挺铁,这倒好,往后他们家要是真的进了钱财,不用她想法去大队长跟前透漏钱的来路,田小武就是最好的见证。

    青春年少的好处又来了,年轻人戒心少,说点共同的话题,距离就拉近了。

    两人说话熟悉了,屋里闷热,柴火烧多了,朱老二受不住了:“去院子里面乘凉吧。”

    田野抱着几块木板子拿到外面,铺上一张草席,示意朱老二盘腿坐上去。

    朱老二觉得挺新鲜的,比他家乘凉舒服多了。

    才要开口,田野就看看隔壁的院墙。朱老二机灵,立刻就闭嘴了。

    今儿隔壁也没啥动静,田野估摸着但凡有点心的,养大的儿子送别人家去了,都不会有啥心情唠嗑。

    不过隔壁有小四丫,还有朱老三,也没怎么消停就是了。

    朱老二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朱老三在邪乎小四丫:“在闹腾,就把你跟二哥一样换粮食。”

    一句话朱老二脊梁骨都竖起来了,小身板挺得笔直笔直的。

    田野就说不该出来的,看看边上人的状态,就知道又中二了。

    朱老大在边上说风凉话:“还叫二哥呢,人家都姓田了。”

    田野看向朱老二,这小子牙齿都咬碎了吧。这么刺激下去,这小子不变态,不叛逆才怪了呢,看着朱老二可不是个心眼大的,田野想,得让这小子大气起来。

    男人嘛哪能听点闲话的心胸都没有。

    就听朱老大哎呦一声,然后哐当一下。不作他想,肯定是朱铁柱打人呢。

    朱大娘:“该,嘴咋那么欠呢,咋就不能消停点。”

    朱老二先是气,后来就脸红了,看看自己坐着的木板,在看看同自家隔着的一道墙,那不是说他们家每天晚上闹腾那点事,人家田野心里都明明白白的吗。

    这比掉马甲可羞涩多了。

    朱老二算是知道什么叫不做脸了。

    在怎么稳重的人,看着田野都带着气。用眼神质问田野,你怎么能天天的听声呢。

    田野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太地道,不过屋子里面热,家家都出来乘凉的,谁让你家那么闹腾呢。不太成功的笑了一下。

    模样忒磕碜,没能讨好到朱老二,幸好天色黑了,不然说不准还能把人给吓到。

    朱老二心里也纳闷,明明那么难看,怎么自己没咋嫌弃呢?

    拿出来一块白薯干当成朱老大在嘴里使劲的嚼。这东西还是刚才田野给他的呢。

    田野望着隔壁,心说要是照以往一样,朱老二这大半夜可有的气生了。

    朱老二一脸的幽怨,小声的说道:“你没少看热闹吧?”

    田野的便宜卖乖:“光听看不到,也不咋样。”

    关键是刚才两人在屋里说话熟悉了,田野才说的这么随便散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