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我能挣钱
    田野在外面闲逛大半天,她也不适应家里多个人,被陌生人闯入领地的烦躁。

    自己身上那么多不能外漏的东西,往后怕是不能随便拿出来了,就是拿出来也要给东西找个出处。哪有自己一人过方便呀。

    空间里面那么一大盆的鸡肉呢,田野都发愁怎么吃。不是矫情,很纯粹的同性情不相符。

    家里多个人,自己一个人吃是不是不厚道呀,感觉跟偷嘴一样。

    可这东西也不是她能拿出来的呀,到时候怎么解释。难道自己跟着朱老二一起继续食素。想想都糟心。

    原来是没有肉可吃,现在是有肉看着纠结能不能吃的问题。吃肉心里还有压力了。

    幸好刚刚定亲,这人也不会再家里呆几天。

    还是先建交吧,有个好的开始,没准两人真能互相帮衬一把。

    不过一个叛逆期明显还有点心里问题的少年该怎么相处,也是烦恼。

    尽量让人正常,别走歪路,还是很挑战的。尤其是跟朱家的关系,想想就发愁。

    想到田小武那糟心玩意都知道给自己下马威,田野想她也得这么来,至少得让朱老二那小子知道,她能容下什么,不能容下什么。

    这是两人往后相处的底线。先来点震撼教育吧。

    田野回家的时候,天色都擦黑了,怀里抱着一套不成形的迷你石磨,想着往后自家黄豆就要下来了,到时候喝豆浆总不能凭空变出来吧。

    先把这东西过个明路,就说自己没事出去凿石头,练手艺了,看吧,这就是家里多个人的不方便,就自己一人的时候哪有这些烦恼呀。

    家里,朱老二早就饿了,看着东锅热着的大棒米饭,许久都忍住了没有动筷子。

    田野虽然交代了,让自己饿了吃饭,可他不等人就吃饭,怪不好意思的。

    在家里要是碗里顶着两块肉,早就抢着吃了。现在他竟然能看着肉忍得住嘴,自己都觉得稀奇。

    两个人都小心试探的尽量彼此忍者对方一点了。

    朱老二看到田野从门外进来,有点束手束脚的,时刻提醒自己这是别人家,抬头看看黑乎乎的顶棚,也找不到什么话说。..

    田野问的很随便,尽量让气氛不那么紧张:“田小武走了。”

    朱老二:“走了。”

    田野心说,这人在自家习惯了,竟然恢复了在他们老朱家时候的沉默寡言。

    田野洗过手才进屋,掀开锅:“还没吃饭呀?”这已经是尽量在找话说了。

    朱老二没啃声,不好意思说我等你一块吃,而且看着田野白天的饭量,锅里这点饭,也不够呀。

    田野把大碗端出来:“你快吃饭吧,我白天吃多了,晚上没有胃口。”

    朱老二到底是个半大小子,这年头对于肉,没啥抵抗力,见田野这么说,端起碗,蹲在门槛子上就开始吃饭。

    乡下人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客气,能等田野回来在吃饭,已经是朱老二难得的耐性了。

    这个形象让田野好生无语,实在是有点接受不了,吃饭就吃饭,干嘛非得蹲在门槛子上呀,要饭呢呀。

    放上桌子,拿出来两个小板凳:“这边吃。”

    朱老二埋头吃饭,还能回田野一句:“不用这么麻烦。”

    田野心说,我不怕麻烦,关键是您的吃相太伤眼。

    自己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孩子,那是坚决不能长成这样的,这个得纠正过来。

    看朱老二不愿意动,直接上手就把人给拎到小凳子上去了。

    好吧,可能行为有点突兀,动作还有点粗暴,朱老二一口棒米饭噎到了,眼睛瞪着田野,分不清那是一种什么表情。

    竟然就这么被一个女人拎起来了,飘忽一下就坐在凳子上了。朱老二脑子都是空的。

    田野赶紧的给人弄了一碗水过去。

    等朱老二顺过气来了,田野才开口:“门口有风,吃饭压住风气肚子疼。”

    当然了顺便在朱老二面前用行为艺术说了一句话,我说话你得听,不然我能动手让你听话。

    朱老二低头默默的扒饭,这份好意没能领会,脑子能动了之后就认识到一项事实,论力气,自己在这个家里很难有出头之日的。

    田野看着沉默的朱老二,也恨自己手快,这还能建交吗?别把人给吓到?下马威算不算呀?好烦恼的说。

    要是朱老二跟朱老大那样的性子,学着朱铁柱的教育方式,直接轮拳头打服了倒也省事,问题是这个朱老二,一看就是个有心眼子的,打服他怕是不容易。

    田野碰上了跟朱铁柱一样的问题,这孩子刺手呀。

    朱老二吃饭的心情也是愁肠百结的,这女人力气好恐怖,以后会不会挨打呀,碗里的肉都吃不出来香味了。

    吃完饭,田野收拾碗筷,桌子。也没询问朱老二是不是吃饱了。

    都收拾好了,两人在灶房里面大眼瞪小眼。

    各回各屋肯定不行,要交涉的问题,两人都有。

    朱老二:“去院子里面乘凉,我有话说。”

    院子里面可不是个说话的地方,自己可是没少听声,自家说话的时候还是注意点好:“有话屋里说吧。”

    朱老二脚步踌躇,去哪屋说呀?

    田野倒是大方,推开东屋门:“进来说。”

    朱老二想到田小武带着他进来过,脸色红了,就说不能做亏心事吗。

    田野怕朱老二不自在,抓了一把白薯干给朱老二,家里这东西不多,平时田野都吃空间里面的白薯干,余下的这东西就是摆在外面给人看的。

    朱老二拿着白薯干,眼神有点放空,这东西在他们家,除了朱老大随便吃,谁都不行,偶尔他妈也就是拿块白薯干哄哄小四丫。

    没想到田野这么舍得,竟然给自己一把白薯干,是不是说,自己在田家就是朱老大在他们朱家的待遇呀。

    这让朱老二心口发热,差点忍不住跑灶房门槛子上啃白薯干去。从小他就羡慕能坐在门槛上吃白薯干,不用帮着烧火作饭的朱老大。

    田野看着朱老二发愣,以为看不上眼呢:“家里没啥好东西,就这个。”

    朱老二才回过神来,攥着手里的白薯干,突然就觉得招亲挺好的,眼睛亮晶晶的,对着田野说的很认真:“我能挣钱,会弄来很多很多粮食的,不会让你跟我吃不饱。”

    田野点点头,心神领会:“嗯,要是你攒够了三千斤粮食,还没被我克死,咱们就退婚。”

    朱老二抿抿嘴,桃花眼里的光芒都没了一半,不知道田野这话算是给他希望,还是让他更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