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占不占便宜的问题
    看到田野出去了,田小武猴子一样的窜了起来:“老二儿这丫头走了,咱们看看她的家底吧。”

    朱老二有点踌躇:“不太好吧?这屋子一眼过去四个嘎啦,不用看。”

    田小武心里刺痒痒的,以后他们老二就过黑猴精家的日子了,不看看总是心里不踏实:“怎么不好,这以后可是你家,不看看家底,怎么知道以后日子咋过呀,怎么当家作主呢。那丫头看着就是个傻的,没有成算,让她折腾,这家还不得给败了呀。”

    朱老二有点认同的,田野确实不太会过日子。

    田小武继续用事实说话:“你说谁家成个亲给出去那么多的粮食呀,她能当家呀?你不得费点心呀。”

    虽然得粮食的是自己,可这也是田野败家的一个事实。朱老二眉头都皱起来了,田野肯定是个存不住财的。

    两人就忘了,刚定亲,还没成亲呢,真不用这么积极。

    朱老二越发觉得田小武说的有道理,除了跟孙家新媳妇换鸡蛋那次田野看着精明点,余下仅有的那点接触田野看着真憨。

    再想到田野的饭量,愁人呀,那也不是光算计就能过好的,还得想法子弄粮食回来才成,突然就没有动力了,压力太大:“还是算了。”

    田小武哪干呀,他得帮着兄弟长眼呢,拉着朱老二就去了田野的东屋。

    朱老二那是有点想看,有点心动,还有点抹不开面,算是顺从的被田小武给拉着把田野的家底看了,还是在人家不知道的情况下。

    结果两人有点傻,西屋不说了,一眼就能看光了,东屋除了一口板柜啥都没有,收拾的倒是干净,田小武心直口快:“真穷。”

    朱老二拉着田小武出来了,没啥底气的给田野说话:“家里还有二百斤粮食呢。”

    田小武心说我家西屋藏着好几百斤呢。这有什么可说的呀。

    一张脸上都是发愁,替朱老二发愁,以后黑猴精要是没吃的饿肚子,将来肯定要怨朱老二的,毕竟黑猴精的口粮都给了朱家了。

    朱老二小学毕业,就知道给自己手里折腾零花钱的主,看到田野家里就剩下二百斤粮食,脑子里面自动就是田野的饭量,算一算这才能吃几天呀,发愁。

    养家对目前的他来说才是重中之重,毕竟田野刚给隔壁送去二百斤粮食的。朱老二知道,那是田野的口粮。

    他要想在田家,在田野跟前有老爷们的气派,就得把家给撑起来,不然说啥都是虚的。

    哥两愁的差不多,都被给朱家的二百斤粮食压弯了脊梁。这是个硬梗,避不开。

    田嘉志在琢磨怎么能弄来粮食,以往自己饿肚子,扛一扛就过去了,可现在他不是一个人了。

    田小武:“我就说那时候让你跑了算了,现在跑路,会被人看不起的。”..

    田小武这么一折腾倒是把朱老二的斗志给折腾出来了,一时的低潮算什么呀,那不是还有将来呢吗,顶天立地的爷们看的是以后,看的是将来。

    只要他把日子过好了,把媳妇的胖胖的,谁还说自己没本事招出来的,就不信朱家不巴结他,想到朱老大那点尿性,朱老二心里踏实了。

    怎么着他也比朱老大强。

    自己招出来了,他大哥也别想就能过上省心日子,他们老朱家,就是应了那句话,老大傻,老二奸,最不是东西的数老三。

    他们家老大虽然不傻,架不住老三真不是东西,等着看吧,且有热闹看呢。

    田小武见到朱老二心情好点了,才跟着舒口气:“老二儿,我在这里陪着你吧,咱们哥俩滚一个铺盖就成。”

    朱老二:“你妈能让你在这呀?行了我一个男的,还能吃亏呀。”

    这话让田小武这个二货,立刻就把话题转移了,贼眉鼠眼的:“那是,要吃亏也肯定是那丫头。”

    搓搓手,嘿嘿一笑:“真想占便宜呀?”

    有点替兄弟发愁,这丫头可是丧门星,除了便宜别在沾点别的过来,田小武这份纠结的心情,没法诉诸于口。

    朱老二脸色都黑了,这小子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只要是这种问题,就立刻换成猥琐样,没做坏事,都弄的跟做了坏事一样。

    也不想想,他就是想占便宜,就田野那身蛮力,他能占到吗,况且他根本就没有往那方面想过。

    看着朱老二没吭声,脸色还变了,田小武不嘚瑟了,挺理解的说道:“也对,真要是那啥,占便宜的还不定是谁呢?”他们家老二可比黑猴精耐看多了。

    想到黑猴精的样貌,田小武替朱老二发愁,啃不下嘴呀,当初他们哥几个还背地里笑话朱老大到时候下不去嘴呢。

    谁知道峰回路转,这下子好了,突然就变成自家好兄弟发愁这个问题了。

    朱老二气的抬脚踹人,说什么呢,他是诚心猥琐别人专门占便宜的人吗?

    田小武也不好继续这个话题,自家兄弟脸皮薄:“老二儿你说往后咱们做点啥呀,往后山上的果子都熟了,县城到处都是卖果子的,咱们摘的青苹果也不打眼了呀。”

    朱老二跟着也发愁,从倒腾架杆开始,他们哥俩就没闲着过呢:“明儿咱们哥俩再去山上转转,总有法子的。”

    田小武叹气:“就攒了这两钱,得啥时候自己盖大房子。”这是两人第一次挣钱时候的雄心壮志。

    朱老二:“总比这两钱都没好,跟你说,我摸着钱睡觉,夜里都不觉得饿。”

    这个纯精神力量,田小武体会不了,因为他夜里饿了,好歹能抓把吃的。哥两畅想畅想未来,倒是把定亲这事给淡了不少。

    田小武就这么在田野家里陪朱老二大半天,让朱老二初到田家的不适应缓和不少。

    两人在一块跟平时出去疯跑没什么不同,还多了个能说私话的小基地。

    田小武直嚷嚷着让朱老二赶紧把这块山头给打下来,往后他们兄弟就在这块占山为王了。多自在呀,想想田小武就高兴。

    这也就是没心没肺的少年人能转脸就把烦心事给放下。换成熟点的,这会肯定高兴不起来,青春年少烦恼少,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