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发小
    额,幸好天气暖和,不然自己就得弄点稻草放在屋里养童养夫了。呵呵,不过没有铺盖这事可真发愁。

    田野想不行就把棉衣服拿出来先对付一两天。左右才定亲,这小子在自家顶多呆两天。

    田野这边刚收拾完,外面田小武就招呼上了:“老二儿,我来了,开门。”

    田野隔着窗户看着院子外面,心说家里多了个人,人气立刻不一样了,平时自家可热闹不起来。尤其是田小武这声接地气的招呼,可真亲切。

    朱老二在门口把抱着铺盖的田小武给迎进来了。哥两那小眼神,对碰一下,田野就扫了一眼,就知道这两小子关系可真不错,就那么一眼,里面的东西太多了。

    田小武特意看了一眼西屋窗子跟前的田野:“我爸让我给你们送个铺盖来。别嫌弃旧。”这话明显是说给田野听的。

    朱老二跟着田小武的节奏,回头看了一眼屋子里面,小声的说道:“你妈乐意你过来呀?”

    队长媳妇对田野的态度,哥两心知肚明,田小武:“是不是兄弟了?”

    朱老二不吭声了,心里热乎乎的,这时候除了田小武他身边也没谁了。

    田小武挤眉弄眼的:“兄弟给你仗胆来了,省的那丫头看你没人撑腰,欺负了你。”

    兄弟虽然不错,可这话说的不中听,朱老二也有傲气的:“咱们爷们还能怕了一个丫头?”

    田小武戳心:“那不是那丫头力气大吗?”朱老二被田小武一句话堵得立刻就翘不起来尾巴了。

    好吧话题尴尬了,幸好外面牛大娘这个脸皮厚的又凑上来了。

    看到朱老二给田小武开门,立刻扒着门招呼朱老二:“哎呦老二呀,往后可就是一家之主了。大喜的日子,大娘还没讨块糖吃呢。”

    就没见过这么时刻都要刷存在感的。

    田小武谁呀,上岗村的衙内,立刻横眉冷对:“吃糖你家不会买去。”

    牛大娘:“你这孩子,说什么呢,这不是沾沾喜气吗,谁家不是这样呀,老二呀,你家办喜事可不能寒酸了。那是丫头怠慢了你。”

    为了块糖都能挑事,这牛大娘也真是够了,这也是觉得朱老二招亲,脸皮薄,挤兑人呢。

    朱老二冷着脸:“大娘你家牛大哥成亲的时候,我们也没吃到糖,大娘那时候你怠慢的是谁呀?”

    就看牛大娘脸色都青了。论戳心,朱老二那也是好手。

    说着哥两就把门给插上了,一个村住着,还能怕了一个老虎婆的挤兑。

    田小武还接地气的呸了一声。

    然后才看向朱老二,语气不太畅快:“不然咱们明天买点糖回来。”田小武那是一点都不想让人小瞧了他们家老二的。

    朱老二斜了一眼门口的方向,直指牛大娘:“你傻呀?”

    田小武看着朱老二没当回事,脸色才缓开,然后哥两脸色才好看些。

    田野就在屋里看着,心说看来往后不担心,因为家里多个人,让牛大娘过来挑拨占便宜了。都不用自己教怎么防备,都是好手。

    田小武抱着铺盖大摇大摆的进屋,派头摆的十足,对着田野昂着脑袋,特别夸张的说道:“我是过来看我们老二儿的。”

    要不是眼皮被玉米汤粘的太紧,田野都差点翻白眼。有本事你把你们老二带走呀。

    田野:“西屋收拾出来了,铺盖就放西屋吧。”着不咸不淡的一句话,让田小武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没有着力点。

    朱老二没好意思看田野,拉着田小武就进了西屋。

    西屋门咣当一声就关上了,不用想就知道田小武这个抽风的孩子给自己下马威呢。

    然后田野就听着西屋炕上一通咣当,田野就纳闷了,难道说两半大小子还能在炕上翻跟头不成,这也太闹腾的慌了。

    田小武虽然没翻跟头,也差不多了,把铺盖放在炕上,就差蹦两下了:“二儿,这也挺好的,往后咱们哥两就有个见面的小基地了。”

    这又不是自己家,怎么就基地了。朱老二看看关上的门,扫了田小武一眼。

    田小武立刻小声说话了:“二儿没事,那丫头听不见。兄弟过来,就是帮你确定往后的家庭地位的,得让那丫头知道,咱们爷们在家里说了算。得让她知道咱们爷们是天。”

    朱老二听着田小武的豪言壮语,想的就是田野一手一袋一百斤粮食的场景,这个真没啥信心。

    男人想要挺腰板,可不是光嘴上说的,那得靠本事说话。

    田小武:“哎,想什么呢,咱们是爷们不能怂呀,不然还不让丫头爬你头上去。”

    朱老二也就是在田小武面前能把武装给卸下来:“这是她的家,我手里没有粮食,没有钱,还没有她力气大,拿什么说话。”

    这人还是很有点算计的,知道拿实力说话。

    田小武支吾半天,竟然没有一样比得过这丫头吗?

    田小武豪爽的掏出来十块钱:“谁说咱们没钱,拿着,回头就甩给那丫头,让她知道谁是家里老大。往后咱们兄弟还能不如一个丫头。咱们可是爷们。”

    倒是真的豪迈,有点小衙内的风范了。

    朱老二拿着十块钱,眼泪都差点出来,他妈都没有为他考虑过呢,不对,他妈要是为他考虑,他就不会招出来了。

    扭头咬着牙说道:“钱你拿着,咱们爷们腰杆硬不靠这个说话,我将来肯定要过得比谁都好,让他们过来求我,我都不回去。这家我肯定能撑起来。”

    田小武跟着咬牙愤恨:“那是肯定的,你大哥个蠢货,拿什么跟你比,也就你爸妈瞎眼了,眼里除了你大哥看不到别人。”

    朱老大那就是朱老二的心病,朱老二:“别提他,从今往后我没哥,他也配。”

    一听就知道是气话,这是被田小武给激起来点斗志。说话太激动都没有收声,外面的田野不用故意都能听见。

    就说人不能没有朋友吗,看看刚才还败犬一样呢,狐朋狗友到一块,立刻就跟疯狗一样了。

    田野倒是不担心以后怎么相处了,敲了一下门:“锅里热着饭呢,你们俩饿了自己吃。”

    说完拿着镰刀就出门了,大门一关,让这两人折腾吧。她不在,这两人能放开些,随便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