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第一次接触
    朱会计看着这样的朱老二,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好了,朱家大小子确实不咋地。

    可朱老二这么说亲哥也不好呀,这不是让人说六亲不认吗。

    可换成谁被招出来,心里肯定不舒服,不得劲,他也不能这时候在说孩子两句重话,那不是把孩子给逼的没路走了吗。挺理解二侄子这份心情的。

    你说朱家两口子这事办的。

    田大队长:“好了,还小呢,拧巴两天也就过去了。自己挑家过日子,就知道不容易了。”

    朱会计心说,这就开始护着了,可真会拉拢人:“那成,我们两口子先走了,往后老二还得队长多看顾点。”

    田大队长看看朱老二:“都是应该的。”

    然后带着两孩子送客,大家长的派头拿捏的十足,任谁看了都明白,田大队长那是把田野当成自家小辈照看的。

    送走了朱会计两口子,田大队长抽着旱烟,给田野朱老二训话:“你们还小呢,不懂啥叫成家过日子,以后好好相处,两人商量着来,丫头跟二小子都是不容易的人,互相帮衬着点,等以后成亲了,日子就越过越好了。”

    怎么对朱家,田大队长连提都没有提,说田大队长这么周全的人把这事忘了,田野是不信的。一句两人都不容易,在田野听来,还有挑拨的意思,扫了一眼身边的中二少年,可不能上套呀。

    田野没吭声,朱老二突然就不抽风了,也不叛逆了:“叔,我知道,我会把田家给挑起的,我能养活媳妇。”

    田野好险才没有扭头看朱老二,这人真把自己当成一家之主了呀。而且叛逆还有针对性的。

    田大队长看看边上不说话的田野,听到朱老二说媳妇这话吧,有点纠结,突然来了一句不太着边的话:“好了,往后老二要是来了,就把西屋烧一把火。”

    田野不吭声,怕自己憋不住笑出来,难得糙爷们的田大队长说出来这么委婉的话。这是怕他们两个往一屋钻呢。

    大家都是通透人,朱老二一张脸涨的通红:“叔,我知道。”好吧这次说的很简短。

    田大队长说到这个话题,也没脸呆了,他儿子都不用他操心这个问题呢。带着媳妇没呆一会就走了。好多话还没跟朱老二说呢。

    剩下田野对着朱老二,两人半生不熟,还有这么不尴不尬的关系,田野这么老成的人,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家里多个人还真要习惯习惯。

    朱老二虽然尽量镇定了,还是能看出来局促,毕竟是别人家,在怎么努力也会束手束脚的。

    田野:“我去烧西屋灶火,哪好你就在哪呆着。”说完就去忙活自己的了。

    朱老二脸色通红,还以为田野没听懂呢,原来她懂队长说的什么意思。那为什么刚才半天没开口呢?朱老二心里琢磨,是不会问出口的。

    他跟田野之间,就架杆那点事接触过,算不上熟悉,,没想到还有登堂入室的一天。

    从田野当家作主以后,西屋的灶火就没有烧着过,怕是要烧好久才可以呢。所以得早点烧上。

    朱老二磨磨蹭蹭的进屋,不太敢看田野:“你不是没吃饭呢吗,先吃饭吧,我自己点灶火。”

    田野心说吃别人家的饭果然不容易,怎么看朱老二这样也有点向讨好人的小媳妇。幸好她不用嫁人,不然就换成她讨好别人了,突然很感谢田大兴。

    田野确实饿了,而且给朱老二找点活干,这小子能自在点,总是这么一个受气的小媳妇样也不成不是。

    幸好这小子只跟朱家人叛逆,没一杆子打翻一船人,连自己都恨上。不然还真让人发愁。

    田野把锅里热着的棒米饭还有剩菜端出来,先盛出来一大碗棒米饭,挑出来粉炖肉顶在大碗上,继续放在锅里热着,自己才端着剩菜剩饭去大石头上吃饭。

    朱老二一边填火,一边就看着田野把大半陶盆的棒米饭,给吃的一点没剩下。

    朱老二都傻眼了,真的,头一次看到田野的饭量。..

    他刚才跟队长说,他养的起媳妇,这个可能有点不太好办到。摸摸自己单薄的小肩膀,眼眶有点发酸。他媳妇一个人吃顶的上别人好几个媳妇吃呢。招亲果然不容易。

    田野把碗筷放在陶盆里面,收拾桌子,回头就看到傻眼了的朱老二,这个不是吓到了吧。这么盯着自己怪渗人的。

    朱老二嘴巴一张一合的,都不知道自己在说啥:“家里粮食还有多少呀?”

    没想那么多,就是看着田野的饭量下意识的问了那么一句。

    田野也没想那么多,回答的直接:“还有二百斤呢,够吃。”

    一顿一大盆,那么点粮食够吃到哪呀?朱老二一双眉头纠结的都要化不开了。

    他就是一天挣十分也供不起这人吃饭呀。想到给自家送的二百斤粮食,朱老二嘴巴抿的紧紧的。难怪队长说挑家过日子不容易呢。

    田野看着朱老二脸上的风云变色,忍不住安慰到:“年成虽然不好,我挣工分还是够还上欠账的,后院一亩自留地的粮食呢,省着点吃,过冬尽够了。”

    朱老二脸色才好点,也就是家里剩下的这二百斤粮食得吃到秋天粮食下来。

    好在天气暖和,能吃的东西多,好歹能把这个夏季给熬过去。往年朱大娘让他去山上挖野菜给家里填补生活。朱老二想大不了以后多去山上跑几趟,多找点能吃的东西在家里放着

    朱老二脸色才好看点。

    想到自己刚才直接开口问人家家底,好像有点不地道,直接就低头烧火。

    田野也顾不上这颗敏感的少男心,端了一盆子水,去了西屋,虽然平时卫生就保持的不错,可要住人还是的好好地收拾收拾的。

    幸好家里没有孩子讨厌,窗户纸都糊的好好地,不用重新糊。

    把上边的窗户挑开,换换空气,从上到下的用清水给擦了一遍。想了半天才从空间里面拿出来一张半新不旧的草席扑在炕上。

    这东西都是田野晒菜干用的,平时乘凉的时候也会在院子里面铺着。

    看着四个嘎啦的空屋子,田野发愁了,家里就一副铺盖,咋办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