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写文书
    朱老二耷拉着脸也在边上听着呢,知道这就跟自己的卖身契一样。

    写到给粮食的时候,田大队长开口:“丫头这边我当家了,朱老哥养大孩子不容易,定亲给二百斤玉米,成亲在给二百斤玉米,就这样写吧。”

    朱铁柱抬头,这根说好的不一样,推辞到:“丫头一个人过日子,哪有这么多粮食。”..

    田大队长办事敞亮:“村里都是欠着小队饥荒过日子的,有我们两个在大队呢,总不能让孩子饿的过不下去,多添一张白条的事。”

    意思很明白,田家往后的日子,他们大队罩着呢,不用朱家操心。

    转过脸,田大队长又开口了:“可就一样,往后他们小两口日子过的好不好的,礼数到不到的,老哥跟老嫂子别挑礼。既然是招亲,咱们就按照招亲的样子走。”

    田大队长这事做的绝,就相当于说,往后朱老二孝敬他们老两口子是人情,不孝敬也不能挑礼。

    村里招亲儿子跟闺女一样,往后朱家可别歪缠。而且这东西得写在字据里面。

    田大队长就不愿意田野同朱家走的太近了,所以才会顺着朱老二的意思添这么一条。

    朱老二眼皮直跳,虽说这是自己说的,经过一夜的沉淀之后,已经没有那么激动了,这话就有点后悔了。

    一边在想,他爸妈不能答应,一边在想万一答应了,往后就跟他一点瓜葛都没有了。

    扭头看到他妈,因为一百斤粮食,脸都激动红了,想来不在乎自己以后啥样?也是,那不是有朱老大孝敬养老呢吗。心又凉下去一截。

    想想这样一个家也没啥留恋的,他以后肯定要混好的,有了好东西就是给扔了大河套,也不会便宜朱老大。看着朱大娘朱老二的脸色想好看都难。

    在朱老二看来,把东西给朱铁柱两口子跟给朱老大一样。

    朱铁柱还要开口,就让朱大娘给拦下了,答应的嘎巴干脆:“中”

    拿儿子换粮食,村里人一早就开始埋汰上了,朱大娘这是破罐子破摔,多换点是点吧。

    在看二儿子那副油盐不进的样,心里也是生气。甩脸色给谁看呢?娘两那就是恶性循环。

    屋里人都是上岗村的人精,听了朱大娘这话都静悄悄的,心说朱大娘够狠的呀。

    同情的看一眼朱家老二,这孩子真不容易,招出来也好,是条出路,不然依着朱家对儿子的态度,这孩子在家里也得给他们家老大扛活一辈子。

    田大队长:“还有一条,老哥,我是信你的,可孩子们还小,没有定性,万一要是退亲可咋好?丫头这边老实,我能做主,老哥那边呢。”

    朱铁柱知道,田大队长人精一个,这是防着他们家度过了这个难关,就闹腾退亲呢。人家哪是说孩子的事情呀?

    朱大娘不等朱铁柱开口,又应承了:“这不能,真要是退亲,到时候我们家拿了多少聘礼,都还回来。”

    这话说的腰杆硬,不过田大队长没吭声,那就是不满意。

    朱会计看看这个堂嫂,心说人家也不傻,要不是赶上旱灾,凑出来二百斤,四百斤的粮食还是可以的。可别耍小聪明了。

    开口同田大队长商量:“队长,这事你心里有谱不?”

    朱铁柱跟着开口:“做亲那是好事,一心想着让两孩子好好过的。不过队长说得对,孩子们还小,定性差,咋个说法,我听队长的。”

    田大队长:“要说好日子不该说这个,可咱们也是为了孩子好,盼着他们长长久久的,就当是个笑话,丫头要是闹腾退亲,就原样再给你家两千斤粮食。要是老哥家反悔了,就陪丫头家两千斤粮食,老哥你看成不。”

    朱大娘脸色憋得爆红:“两千斤不行太多了。”这话说完,一屋子人都不说话了。

    朱大娘脸色通红,知道自己不应该接这话。可两千斤真的太多了,万一将来退亲呢,哪弄这多的粮食去呀。

    说句实话,她虽然心疼儿子,有过后给老二退亲的打算,可要是两千斤,她可舍不得。还不如把老二给人家呢。

    田大队长脸色下来了:“亲,是你家要做的,咋地嫂子,你还真想着毁亲给两千斤粮食呀。既然都不盼着两孩子好,为啥要定呢?”

    朱大娘诺诺的说不出来话,朱铁柱一狠心:“就照着队长说的写,我签字。”

    现在要反悔,他们老朱家就不用再村里做人了,那不是明摆着拿儿子换粮食,还准备好了事后反悔吗。

    田大队长有点可惜,这亲事竟然还能成。老朱家真狠,这是真的不打算要儿子了。

    看看朱老二:“老二你有意见不?”

    朱老二看出来了,他爸妈打定主意要把他给轰出来,盯着朱大娘说了三字:“没意见”就跟说的不如朱大娘说的干脆,自己就输了一样。硬挺着也把三字给说的清清楚楚的。

    昨天想通的那点,今儿又给堵上了。这是要在叛逆的路上狂奔呀。

    朱会计写好一式两份的东西,就开始签字。

    田大队长签字,朱会计签字,朱铁柱两口子都签字,不会写字的按手印。

    田大队长招呼田野进屋,拿着字据:“丫头,叔给你念念不?”

    田野应的干脆:“不用,我都听叔的。”

    朱会计心说,要是卖身契估计这丫头也签,等过两年丫头大了,在村里拿事了,在村里肯定是拥护田大队长的死忠派。

    田野不会写字,被众人看着局促的很,朱老二拿着笔,冷着脸:“我替你写。”很是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样子。

    说完抬头看田野,田大队长也看着田野,田野就知道没人知道他的名字:“田野”

    田大队长略脸红,感叹的说了一句:“这么多年丫头丫头的招呼你,都忘了你叫啥了?”

    田野:“我爸在的时候,就叫我丫头。也不知道我爸当初给我起名字没有,大家都叫我野丫头,就田野吧。换成别的我也记住。”

    朱会计:“也算是不忘本挺好的。”

    田大队长没说啥。

    说着在朱老二写好的田野两字上面按了红手印。两张字据上最刺眼的就是后面的几个红色大手印。田野感慨,不过朱老二这孩子应该更感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