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定亲
    只有队长媳妇看着田小武发愁:“我的傻儿子呦,你到底向着谁呢?给再多的粮食,那不都是给朱老大的呀。真要是为了朱老二好,就让丫头少欠队里点饥荒。不然将来跟着丫头还账的还不是朱家老二。傻不傻呀你?”

    田小武不这么想,他就争一口气:“不行,这不是粮食的事,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我们老二招亲,就不能比朱老大粮食少。”

    凭什么他们家老二,比不上蠢朱老大呀。想想就窝火。

    队长媳妇都不知道咋夸自家儿子好了。这个不透气的糟心玩意。

    等田大队长两口子去田野家的时候,田大队长才说了这番话。

    送走了队长两口子,田野看着队长媳妇割来的肉,馋的慌,可惜空间里面炖的小公鸡不能拿出来,不然把肉跟鸡吨一块多香呀。

    一块肉,一把粉条,一块豆腐,一把青菜,几个鸡蛋,还有一块布,就能定个亲,多简谱的年代呀。

    田野都觉得有点亏的慌,当然了更为了隔壁青葱少年朱老二亏得慌,几百斤粮食给家里添个大活人,就当是给田大兴认个干儿子好了。

    听田大队长话里话外的,田大兴真是个好人,可惜好人不长命,爷俩一块折腾没了,就剩下自己这个假冒伪略的。

    过几年自己要是走出了上岗村,都没有人给这一家子添坟上土的。

    朱老二在朱家日子过得不得意,田野是看在心里的,好在这人心里还有数,不是个软的。

    就是现在看着,这人被刺激的有点大,眼看着要放飞,得赶紧的给收收笼头。

    田野想着自己对这人好点,能拉扯一把就拉扯一把,等回头两人把亲事退了,尽量就当个家人,还是那句话给家里多个姓田的,那是给田大兴一个交代。

    说是给自己弄个帮手也好,说是给田大兴在乡下地方留个跟也好。

    田野就这么迷迷糊糊的想了大半夜。连空间都没有去。不管真假,不管怎么打算,定亲这事还是让田野很在意的。两辈子头一遭吗。

    一大早起来先收拾自己,看上去跟平时一样,让人不想看第二眼,才开始用扫把把院子给扫了一遍,院子都是土地,稍微的淋点水,看上去清清爽爽的。

    至少进院子一看,就知道诚意十足的欢迎客人。

    又趁着有时间在锅里闷上一锅大棒米饭。

    田大队长带着媳妇过来的时候,看到田野这边收拾的差不多了,都没有队长媳妇什么插手的地方了。

    队长媳妇四院周边打量一圈,看着田野还成,家里外面的这孩子也算是能干,就是命不好。

    田野搓搓手,有点担忧的询问:“叔婶,这样成不?”

    田大队长:“都是乡下人,谁家不知道谁家啥样呀?没那么多讲究。丫头呀,回头家里粮食不多了,你可得省着点过。”

    田野:“叔放心吧,我知道家里还有二百斤粮食的饥荒的,回头农忙过了,我就去水库那边挣工分去,等明年我就能把欠条还上。”

    还成心里有数,田大队长:“也别太亏待自己,饥荒的事情不忙,咱们大队家家都差不多这么多的饥荒,还是顾着眼前,先填饱肚子吧。”

    大队欠条的人家那么多,最后还不定怎么处理呢,这事田大队长心里多少有数,不着急的。

    田大队长看着田野,话说的有点远:“往后你就不是一个人过日子了,叔也不能多插手,心里可得有点主心骨。”

    意思是让田野长点心眼,别让朱家二小子哄了。

    田野真懂,不过开口就跟这个不搭边:“怎么就叔不能插手呀?我还能分不清谁近谁远,要不是我克父克母,早就搬叔家过日子去了。我不听叔的听谁的?”

    田大队长欣慰的点头。虽然自己想说的跟田野回答的差了点。

    边上的队长媳妇听得心惊胆战的,满天的神佛呀,这丫头跟我们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您可看清了,别听她瞎说,就把我们一家给算进去。这瘟神沾不得呀。

    看着两人不说话了,队长媳妇:“我去朱家看看,人来咱们家,咱们低点头应该的。”

    田大队长:“你们娘俩在家里弄菜,我去接人。”

    田大队长出动,那是很给朱家面子的。

    一使劲就隔了一堵墙,走两步的事,接就接吧。

    队长媳妇听到队长说你们娘俩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僵硬的。心里已经默念好几遍,我跟丫头没关系了。

    田野心说,就稀罕队长媳妇这样的,不远不近的相处正好。

    可惜村里人不都跟队长媳妇这样,没看到牛大娘一大早就在大门口晃悠嘛,这人怎么就不怕被自己给带累克一把呢。真是太讨厌了。

    看着队长出去了,牛大娘立刻过来扒着门:“丫头大喜事的,不用大娘过来帮忙呀?”

    这还没死心呢,为了一口吃的,牛大娘也是村里头一份了。

    队长媳妇越过田野面对牛大娘:“不是啥大事,没准备多少东西,嫂子还是歇着吧。”

    这话说的直接,牛大娘有点没脸,别扭的笑笑,灰哒哒就走了。

    在村里队长媳妇的身份还是很唬人的,同样的话换成她说,可没这效果,看来人还得站的高点。

    队长媳妇被田野看的不好意思:“这样的人做了邻居,你就得硬一点,家家就那一点口粮,要是下不来脸,你就等着饿死吧。”

    说道这个问题,田野自己就很不好意思,对于队长一家来说,自己跟牛大娘也差不多,没看到人家田花看到自己,就跟看到打砸抢的一样吗。

    懵懵懂懂的答应了一声。

    队长媳妇心里叹气,到底是个孩子过日子,哪懂得这个呀?

    根本就不知道田野对牛大娘严防死守,也没让这人占过多少便宜的。

    幸好两人不用咋相处,谁都不了解,不然队长媳妇就不会这么想了。

    田大队长领着朱会计两口子,朱家三口子就过来了,田野就一边干活,家里进来人连句话都没有。看上去就是个不会来事,拿不出手的丫头。

    队长媳妇热情的把人招呼进去,喝水用的是大碗,还是队长媳妇一早带过来的,等用完了,在拿回去。村里办事差不多都这样。

    朱老二耷拉着脑袋进院子,没看到表情,光看姿态怎么看怎么有点受气,也对往后这人在自家就是个受气小媳妇的身份,田野心里好笑。

    男人屋里商量事,把昨天讲清楚的写在纸上,回头田野跟朱老二就按个手印亲事就成了。

    这是招亲才这么麻烦,村里正经八百的小子娶媳妇,根本就没有这道手续,摆桌酒,过彩礼,过了明路,就是两口子了。

    领结婚证,听都没有听说过。

    就没见过田野这么不把亲事当回事的,该干啥干啥,连打听都不打听,也不往跟前凑,人家屋里说啥就跟没她事一样,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明不明白,这么一群人来他们家做什么的。

    这丫头知道定亲怎么回事吗?

    队长媳妇忍不住就想这孩子真的不算是有脑子,跟着田野在锅台转悠:“你就不好奇屋里说啥?”

    田野回答的干脆利索:“不是有叔在呢吗?”说完还是干活。

    队长媳妇心说自家男人会看人,这丫头可真是信他们家。她都好奇屋里在说什么,怎么这丫头就一点都不在乎呢。

    心里还有点别扭,别是把自家男人真当亲爸了吧。看了田野好几眼。

    屋里气氛比较沉闷,朱家同田大队长议定一条,朱会计就在三十二开的纸条上写一条。

    比两国签协议还认真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