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队友
    看着狼狈三人组的走出了很远,田野才抱着脑袋蹲下身子,断断续续的笑了出来,未免笑的太畅快,笑的太大声,忍得很是辛苦,眼泪都流出来了。

    不知道的人看了,以为这丫头抱着脑袋发愁呢。

    这三傻小子,怎么就能这么逗呢。朱老二身边都什么人呀,田小武那就不说了,王大牛这个大鼻涕留在身边专门戳心用的吗,两个都是猪队友。

    真的是很散心了呢,没白出来。

    生活处处充满了欢笑,这样想想日子也就不太难过了。文艺一把,我的青葱岁月呦。

    相对于田野这边傻乐,朱老二这边仨傻小子,愁云惨雾的。

    田小武急的转圈圈:“咋整呀?这丫头刁眼梢子,耷拉眼,僵吧脸儿,脸上连点表情都没有,二儿你还是跑吧,往后跟这样人咋过呀,咋看的下眼呀。”

    还有一句,下‘不去嘴’没说,说出去怕把老二恶心到。

    王大牛跟着发愁:“是呀,这样的女人生出来的孩儿,要随了妈,可咋要呀。”

    田小武怒火怨怼王大牛:“说啥呢?”故意恶心他们老二呢,他都没说出来。

    糟心的朱老二终于忍不住了,跟田小武神同步的开口:“说啥呢?”

    这个都涉、黄了好不好。..

    而且他对这门亲事,自始至终最堵心的就是招亲这两字,堵心的是朱家两口子对他这个儿子的凉薄,无情无义。

    至于女方什么模样,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而且野丫头长得很丑吗?他不觉得呀。

    突然就被人把孩子都给嫌弃了,朱老二打击有点大。

    田小武急赤白脸的跟着嚷:“你咋这这流氓呢,说什么呢?二儿是那样的人吗?”关键是二儿能下得去手吗。

    王大牛被两小伙伴挤兑的脸色通红:“你们两个不懂,我娘说了,成亲就是为了生娃的,我那不是为了二儿好吗,真要是生个这样丫头,往后多少彩礼才能嫁出去呀。你们没看到黑猴精吗,五百斤粮食婆家还不好找呢。”

    伸着张开的一个巴掌,用事实在堵上一句:“五百斤粮食,老二愿意了吗?”

    有这么戳心的吗,朱老二都磨牙了,眼圈都红了,更气人的是,自己三百斤粮食。

    田小武怕朱老二伤心,跟王大牛都急了这人怎么还说呢:“你还说,那就不能生个老二这样的呀。再说我揍你了呀。”

    王大牛咬着嘴唇扭头不搭理田小武,他说的都是实话。哼。

    两人争得脸红脖子粗的。

    朱老二怅然的望着山下的上岗大队,心里空茫茫的一片,这些他都不担心,他心里难受的是,往后他就没有家了,爸妈都恨不得他去死。

    大哥,那就不是他哥,往后朱老二的世界就没这人。真的就连个奔头都没有了。想到他妈昨天晚上冷着脸说的那些话,朱老二心口就发紧,眼圈通红。

    晚上田野回家的时候,往家里搬了一大块平平整整的石头,田野估摸着,把菜摆在石头上,足够坐好几个人。

    山上看到组队的哥三之后,田野心里淡定下来了,不烦了,自己一身的力气,还摆不平一个孩子。打也打平他。

    发展虽然有点崎岖,不过跟自己的预期相差不太远,她才十六,慢慢熬吧,过几年大环境变了,一切就好了。

    认真的开始准备定亲酒席,从山上挖来点野菜,家里的小白菜在炖个豆腐,余下的她就不好准备了。不是她不懂,而是她不能懂。

    得等着队长媳妇开口,不然不符合她的人设。

    果然晚上的时候,田大队长领着队长媳妇过来了,队长媳妇手里挎着一个篮子,从里面拿出来有一斤肉,一捆粉条,还有几个鸡蛋。竟然还有一块布。

    田大队长说话直白:“丫头,别跟叔客气,这些东西你收着,家里有事,咋也不能让人挑出礼来。”

    田野搓搓手有点拘束,不过说出来的都是大实话:“我家里有粮食,我拿粮食跟叔换。”

    队长媳妇心口郁结的气散了几分,看着东西不那么心疼了:“你这丫头,能有啥家底呀?就那点粮食,给了朱家,还能剩下多少呀?可攥紧点吧。”

    田大队长:“你婶子说的对,丫头呀,叔过来跟你说一声,明天过礼的时候,给朱家二百斤粮食,等成亲的时候,在给二百斤,老朱家养大个小子不容易,咱们家进了个大活人,多给点粮食不吃亏,咱们不能让人挑理。”

    田野更痛快:“我听叔的。”

    队长媳妇心里也痛快了,关键是田野忒给他们当家的面子,一百斤粮食啥概念呀?他大儿子在外面上班,一个月一口人才三十斤的口粮,一百斤仨月的口粮呢。

    他家男人一句话,田野就应了,多给他们做脸呀。

    因为这个,对田野上心多了,认真的跟田野掰扯:“手里留点粮食,你也好过日子,可别听人家忽悠,把粮食全给了,万一朱家悔婚,他们哪有粮食陪你呀?”

    田野点头表示明白。听的也很认真。表现就是百分百的信服。

    关键是人家说的真的很在理。

    田大队长心思深,只要田野在他手里跑不掉,他还是愿意为你田野筹谋的:“你也别觉得多给了人家一百斤粮食心疼,让叔说呀,朱老二比朱老大好多了,给粮食不亏。”

    田野也提前给自己铺垫:“我明白,等过两年日子缓上来,我攒够了二百斤粮食,在说成亲的事,叔都是为了我好。”现在成亲没这个条件,多省心的借口呀。

    队长点点头,显然田野没明白他的意思,给的粮食多,将来朱家小子才能跟朱家断的利索,算了跟丫头说不明白,自己知道就成了。

    队长媳妇不愿意多呆,事说清楚,火烧屁股的就走了。

    说起来,两口子过来也是被田小武这个糟心的儿子给攒对的。

    要不是田小武回家闹腾,说朱老二不比朱老大差,凭什么粮食少了,不给填粮食他要把亲事给闹腾了。比自己成亲给媳妇挣口袋还闹腾过呢。

    混的被队长田大队长抽两鞋底子都没消停下来,还嚷嚷着,这就是磕碜朱老二呢,回头传出去,还不谁都得笑话朱老二呀。

    队长也有考虑,朱铁柱三百斤粮食把儿子招出去,这是留着要名声呢,怕是还想拢着儿子。

    他们田家这边做事也不能让人说嘴,四百斤就四百斤。到时候跟朱家掰扯清楚点,比什么都强。好事不能让朱铁柱一个人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