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不成功的下马威
    第二天一大早,田野家门就被队长媳妇给敲开了。

    田野为了昨天能够睡个宽心觉,挖了大半宿的矿洞,空间院子里面堆了不少的矿石存料,效果不错,累瘫了,脑子就不想事了,躺那就睡着了,根本就没起来呢。

    听到敲门声,先摸摸脸,一时半会的可咋整呀。在屋子里面应了一声:“谁呀?”

    队长媳妇在外面招呼:“你这孩子心里咋这不装事呢?后天就定亲了,还不把家收拾收拾呀。”

    田野黑脸,两天的消停日子都没有了,队长媳妇这么一招呼,大半个庄子都知道她明天要定亲了。早知道她就出去开门了,后悔死了。

    田野不能怠慢这位:“婶子,你等等我穿衣服。”

    田大队长媳妇,根本也没想去田野家里,她就是作为长辈过来一趟意思意思:“不用了,我还得忙着别的呢,你把家里里外外的收拾干净就行。”

    田野:“知道了。”外面队长媳妇就走了。

    田野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用玉米汤煮草籽粉,先把脸给抹上。

    至于他们家到真的没有什么可收拾的,就剩下四个嘎啦了,穷的空旷的很。收拾什么呀。

    按村里的规矩说,自己应该给定亲对象准备一身衣服,不过鉴于自己平时在村里的表现,那就是个狗屁不懂的,她只能装不知道。

    再说了,她手里也没有布票,就几块零钱。干啥都不够。关键是她在这四五年了,连城里都没有去过。

    定亲肯定是在自己家,至少要摆一张桌子。几个菜田野不太着急,可就一样,自家桌子太小了,坐不下这么多人。

    田野这边还在想弄个大桌子呢,牛大娘就过来敲门了:“丫头,开门,大娘过来恭喜你了。”

    恭喜屁呀,田野翻白眼,这人肯定是王婆子转世的,怎么着好凑事呀。

    不给开门这人敢敲半天,田野索性拿着镰刀出门好了。

    大门口田野对着牛大娘锁上大门:“大娘我要出门了,就不让你去院子里面了。”

    说话的时候,已经利索的把大门给锁上了。

    牛大娘一脸的王婆嘴脸:“这都要定亲了,你还出门上山呀。丫头呀,可不能这样。定亲可是大事。”

    田野黑脸:“不这样咋弄呀?”

    牛大娘这人从来不看人脸色,自说自话的本事高着呢:“那倒也是,你家里就剩你一个了,里里外外都得你张罗,丫头呀,定亲那天有人给你做饭不,大娘过来帮把手?”

    田野深吸口气,这人脸皮咋就厚成这样呢:“大娘我家没有那么多的粮食了,大娘过来的时候,能带过来点粮食带来不?”

    牛大娘立刻耷拉脸色,一脸的不对路:“你这孩子说啥呢?你大叔我两多大岁数了,哪有余粮呀?”

    田野心说,你们家这两天往家里换了好几百斤的粮食呢,谁不知道呀。昨天牛大娘还给闺女背过去小半袋子呢。

    光想着占便宜吃别人家的,田野回答的更加的利索:“大娘那就没啥让你帮忙的了。”

    说完就走了,不跟她废话。

    牛大娘看着田野的背影这个憋屈呀,没法子,两人都是这么实在的人,连点虚都没有。

    田野就是出来散散心,山上的东西,能吃的都让队里人给弄光了,哪轮的到她呀。

    日子不好,时辰也不好,心没散成,还不巧的是,碰上的这三个人。

    田野那么成熟的精神年纪都不知道要说啥好了。踩猴大便了。

    田小武看到对面的田野,一把把朱老二拽到身后,田野看着眼角都抽抽了,活像她是个要祸害小书生的千年老妖。

    王大牛挠脑袋,他家同田野求过亲,他本来就不太自在,别说身边还有个就要同田野定亲的朱老二了。这么复杂的关系,他这个老实人有点处理不来。

    王大牛憋了半天就憋出来一句:“小武,这是他们家的事,咱们外人不能掺合。”

    田野都想吐血,这就成了内人了。

    朱老二一张脸都要滴出来血了,就知道不该跟王大牛这个蠢货在一块的,昨天憋屈了半夜,今天又憋屈上了。成心跟他过不去呢。

    田野百分之二百的保证,朱老二一张粉嫩的脸色不是羞涩出来的,是被王大牛那话给气的。

    这要是自己扭头就走,是不是让对面的人下不来台呀。可要是不走,跟他们这么僵持着,真的不太有意义。愁人呀。

    三毛孩子能说的清什么呀?

    田小武咬牙切齿的对着王大牛这个猪队友:“闭嘴。”

    然后太对着田野:“你别以为老二是招亲,就能让你为所欲为的欺负我们老二了。”好吧,这位队友也不咋灵光。这话一说,就把朱老二的地位奠定在一个被欺负的地位上了。

    田野咬着牙才忍住没乐,她能对一个还不算是男人的毛孩子,怎么为所欲为呀。

    不对,就是男人她也没兴趣,可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充满了歧义呢。

    忍不住说了一个脏字,这人生呀,怎么突然就把戏剧改成了喜剧了呢。

    忍不住扭头看向山下,不然自己还是走吧,真要是笑场了,怕是朱老二要跳崖的。

    田小武看田野这个态度不乐意了:“你啥意思?我告诉你往后成了我们老二儿的女人,就得处处都听二儿的,不能在想着乱七八的人知道不?”

    朱老二这次脸黑了,这人对着他大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不是吃醋,完全是心里不平衡。

    关键是被田小武点出来,没有面子。

    少年人么,连感情都不懂呢,知道屁的吃醋呀,可较劲他懂,尤其是朱老二刚叛逆。正较劲儿的时候。

    田野咬着嘴唇忍着乐子,老二儿的女人,这话他说的不别扭吗,怎么想的呀,真够二的。

    朱老二光看田野的表情就知道,被人笑话了,虽然没弄懂,到底怎么被笑话了,因为什么被笑话了:“走”

    田小武跃跃欲试:“老二儿,咱们还没教训她呢,得让她知道往后咱们兄弟在家里当家作主。下马威呀。”

    朱老二抿嘴,招亲就是过别人家的日子,当家做主又能体面到哪去?拉着田小武就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