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实诚的王大牛
    朱大娘追二组到门口:“大半夜的你去哪呀?”

    朱老二心说,要不是自己值三百斤粮食,他一宿一宿的不回来,他妈也没关心过他,问过他一句呀?越想越跟小白菜是的:“飞不了你三百斤粮食。”

    换成平时朱老二那可是半句话不多说的,心里这股子火气顶着,不堵两句过去,他都要憋死了。

    平时闷不吭声的儿子,这开口说话,就句句堵心,朱大娘有点适应不了,捂着胸口直给自己顺气。

    朱铁柱看看媳妇,看看儿子:“甭管他。”说是这么说,眼睛看着二儿子跑出去的夜色,好半天都没能收回来。

    朱老大看着气氛不对,到知道闭嘴了。老二招出去了,这几天他得装孙子。这小子关键时候还是有点聪明劲的。

    朱老二能跑哪去呀?到门口没多远,盯着野丫头家的门口,恨不得把房子给看没了,从前挺羡慕人家屋子大,院子严实的。现在他就恨这个。

    放眼天没好人,能概括现在朱老二此刻的腻烦心里。

    田小武真是好哥们,大半夜的就想着朱老二没准夜里要逃跑什么的,在朱家院子外面守了半天了。连朱家那点争执都听明白了。

    看到朱老二自己出来,就凑过来了,手上一个包裹:“老二要不你跑吧。”这小子也没啥出奇的点子了。

    朱老二倔强着呢:“我不跑,朱会计有句话说得对,我妈看不上我,可养我这么大,肯定也费粮食了,我得把粮食还给他们,我不欠他们的。”

    要不是说的咬牙切齿的,还以为这小子多平静呢:“我早晚让他们后悔的。”

    田小武苦劝:“二儿呀,你大哥忒不是东西,你得这么想,凭什么拿你换的粮食养他呀?”

    就野丫头的命多硬呀,二儿要是硬抗,在把命给搭进去。

    田小武最关心的还是这个。老二咋就想不明白呢,不是闹气的时候。

    田小武陪着朱老二在外面晃悠大半夜,劝了半天也没能劝进朱老二的心里去。

    最关心的还是朱老二的身体状况:“二儿,你没事吧?有哪不好受不?”

    朱老二心思跑了大半夜了,被田小武这话给召回来神了:“没有呀,咋了?”

    田小武支支吾吾的:“没事就好,我就是怕,你这都跟那丫头有名分了,往后可得好好注意身体,你放心,往后有危险,我在你前头。”

    难得田小衙内知道隔壁黑猴精同他们家老二定亲了,没在朱老二跟前说什么黑猴精。

    朱老二抿嘴,忍不住就给了田小武一脚。不过心情好了点。这种时候身边有个伴真不错。

    最后两人没地方呆着,竟然跑王大牛家里面猫了半夜。

    王大牛看着朱老二,怪可怜他的,老实人就说了一句:“我妈在怎么样,也是把我放在第一位的,看我比看命都重要。老二呀,想开点吧,谁让你们家兄弟多呢。”专门往死穴上戳呀。

    田小武瞪了一眼王大牛,会说话不,张牙舞爪的把朱老二护在身后:“咋地,还能当兄弟不?”

    王大牛憨实:“我没别的意思,二儿你随便呆,我不信那个,不怕被你带累了。”

    田小武脑袋有点蒙,没明白这话从哪来的:“操,你啥意思?”

    朱老二阴沉着一张脸,谁都没搭理,要不是没出去,才不过来这边,王寡妇还去野丫头家提过亲呢。这关系对现在的朱老二来说略复杂。

    王大牛着急上火的解释:“小武,你急啥呀,我正不在意那个,我妈在村里,就让人说克夫,我能在意这个吗?”

    田小武:“这根老二儿有啥关系呀?”

    王大牛挠挠脑袋:“那不是他跟黑猴精定亲了吗,往后村里人还敢跟他走进了呀。”

    田小武气的直喘粗气:“这还有连坐的呀?”

    王大牛用事实教育田小武这是很认真的:“嗯,不然你看看村里除了你们俩,谁敢跟我走近了呀。”

    朱老二都跟着郁闷:“还得谢谢你这么大度,不敢连累你。”说着下炕就走。

    王大牛使劲的拉着倔脾气的朱老二:“你看,我都说了我不信这个,再说了你们还能去哪呀?”

    老实人说话最戳心,田小武跟朱老二这会最落魄,可都是要面子的人,这么说能自在吗。瞪着王大牛都幽怨出来一碗水了。

    人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田小武同朱老二在牛气的性子,也不得被现实打败了,他们两除了王大牛家没出去。

    王大牛倒是热情,就是说话真的憋屈人,田小武看着朱老二,愁死了,按照王大牛的说法,那不是说往后朱老二跟黑猴精是的,没人敢靠近了吗,兄弟咋变得这么惨呢。

    田小武忍不住都跟着眼圈红了:“二儿,你别听大牛的,谁不理你,我都是你哥们。”

    王大牛继续在边上戳心,说大实话:“小武呀,你妈往后肯定不愿意你同老二走的这么近乎。”

    田小武怒吼一声:“你闭嘴。”这人哪戳心往哪说。

    朱老二一副败犬的样子:“小武往后别找我了。”

    田小武是:“说啥呢?还是不是兄弟了。”

    王大牛看着两人挺羡慕的,他身边从来没有这样的伴。

    看看朱老二,这人跟个克父克母的搅合上了,往后有没有还难说呢。争这个干嘛呀。

    王大牛看朱老二那眼神跟看个死人是的,田小武同朱老二让他都给看毛了,哥两神同步:“你看啥呢?”

    王大牛刚要开口,田小武机警的阻止:“你闭嘴,别说了。”

    朱老二跟着点点头很是赞同,这小子说出来的就没好话。

    哥三这半宿跟世界末日一样,悲戚的气氛,就没有散了过。悲伤已经汇集湖泊了。

    王寡妇在东屋,大半夜没睡着觉,高兴儿子终于有伴,能说说话了,不过点了大半夜的灯,得多少电费呀。心疼的直捂心口。

    到底为了儿子这么多年头一次交朋友,没开口嚷关灯。

    听着西屋的动静,也确实怪心疼朱家孩子的,真要是成了亲,不用那丫头命硬克死,光那一身力气,就有朱家小子受的。

    现在王寡妇想起来田野的一身蛮力还吓得打冷颤呢。想想朱老二这孩子,细胳膊细腿的,可别被打死了呀。

    大家都是命不好的,王寡妇想到这个,都没有咋纠结他们家求亲没成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