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商定
    也不知道哪窜出来一股子劲儿,窜到田野跟前:“你给他们家填二百斤粮食,往后就当没我这个儿子吧。”这是过年过节都不想跟她们搀和了。

    田野脸颊都抽抽了,这还没咋地呢,就他们家了。这自家就多个人了呀。

    勉强维持脸上的表情,才没笑场,小伙子画风不对呀。跟传说中的走火入魔差不多,这孩子邪性了。

    朱铁柱咬牙看着儿子:“胡闹”

    朱老二一身的反骨都激发出来了,在叛逆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脖子耿耿着,跟自己较劲一样:“卖儿子,就别说的那么好听,我也不想跟不在乎我死活的人在来往。”

    妥妥的刺激大发了。

    朱老二心口有一团火,不灼伤两个人跟他一块难受,他都消停不下来。

    大概是跟田野提前有点那么说不明白的关系,下意识的就把自己同田野算在一路人了。不然也不会让人拿二百斤粮食的话说的那么仗义。

    平时一声不吭就知道埋头干活的孩子,给逼到这份上,朱家也真是够狠的。

    田大队长知道这孩子心里闹气呢:“快别这么说,你妈养你到这么大,五百斤粮食能养大呀?你这孩子可别犯浑。”

    朱会计把朱老二给抓出去了,这女生外向,没想到小子也外向,还没咋地呢,就跟比人家是一家人了,难怪堂兄要把这小子招出去,这孩子养不熟呀。

    田野揉揉自己的手腕子,朱家愿意当卖孩子的,她是被半强迫着买的,真没高兴到哪去。

    看到朱老二通红的眼睛,还有较劲一样挺着的身板,田野有点心软,要是真的能用五百斤粮食跟朱家撇清,朱老二倒是有福气了。

    可这事她成全不了,她答应这门亲事,就是想着能在关键时候,拿朱家扯大旗呢。

    这个关系怎么处,这个度怎么拿捏,还得自己慢慢的摸索呢。想想就发愁,跟朱家不能远了,不能近了。

    尤其是这个朱老二,不能让他跟朱家走的太近了,那是给自己埋雷,养个叛徒。

    可也不能让他跟朱家走的太远了,那样跟自己的出发点不一致。这个发愁呦。刹那间田野脑子里面就转了好几圈。

    条件谈的差不多了,唯一没能谈拢的就是朱老二,不过跟亲事没关系,这小子一门心思的想着同家里断绝关系呢。

    也是这小子较劲,非得闹腾,不然他就会明白,招亲这两字一定性,基本上跟断绝关系也差不过,往后跟朱家关系真不大了。

    所以朱老二的闹腾在大人眼里,有点可笑,谁都看的出来,这小子跟家里闹别扭呢。

    既然是招亲,就得女方这边张罗,田野身边就田大队长两口子能当家作主,田大队长知道,田野肯定是没本事把亲事张罗下来的。

    对着朱会计:“这丫头家条件就这样,咱们就帮衬一把,把日子看看,回头摆上两桌,把字据写了,亲事就算是定下来了。”

    朱会计拿出来一个小本子,像是万年历,翻两下就定了后天日子好。这亲事就算是拍板了。

    朱铁柱出门的时候同田大队长说:“不用摆两桌,丫头自己一个人不容易,不会张罗,我们这边不请人,两位大兄弟过去跟着写个字据,一桌就够了。就这么定了。”

    说完不等田大队长说话就走了。朱铁柱心里还是有儿子的。

    田野回家的时候,都有点蒙,就这样,家里的几百斤粮食换了个童养婿,人生突然就变得戏剧话了。十五六岁光知道闹脾气的孩子,不是童养婿是什么。

    你说朱老大同自己的亲事说了小半月都没成,换成了朱老二一个晚上就定了,连日子都选好了。难道是缘分。

    然后就笑了,也是这小子画风清奇,不说不愿意,非说让自己填二百斤粮食,想想就逗闷子。

    田野回家都大半夜了,也不用在院子里面乘凉了,直接进屋去空间里面了,心绪烦乱躺着也睡不着。

    最重要的是田野今儿不想听声了,不想听到老朱家任何话题了。

    想到朱老二就闹心,很是头疼。

    上辈子那么大的岁数身边都没有过类似未婚夫的人,这辈子因为家里这点余粮,就换回来一个人。呵呵还小女婿,得自己养着。

    为了让自己脑子少想点,田野直接拿着工具去挖矿洞了。干活吧脑子就不多想了。

    老朱家这边真的不消停,关键还是没有眼色的朱老大,不管老二眼眶通红一脸要拼命的样,看到朱家两口子到家,张嘴就问:“亲事成了吗?”

    朱铁柱都想糊儿子一脸吐沫星子,会说话不,也不看看场合。

    朱大娘低头没吭声。亲口把儿子给人家,在看不上的儿子,当妈的心里也不好受。

    三口人不说话,朱老大的理解可就多了。

    朱老大扫了一眼朱老二:“咋地,黑猴精还看不上你呀?”

    朱老二忍无可忍,这就是他哥,本来就叛逆了,现在更家的放飞了:“放心,家里有粮食了三百斤,饿不死你。”

    三百斤粮食那就是朱老二的心结,说的咬牙切齿的,爸妈因为三百斤粮食就把他给招亲出去了。

    朱老大不知道朱老二心病呀,继续戳人家心口:“三百斤?咋不是五百斤呀?”

    看着朱老二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才没敢把自己值五百斤这话给说出来,倒不是懂事,而是怕回头因为多二百斤粮食,换成自己招出去。

    朱老二瞪圆了眼睛,都要扑倒朱老大身上拿拳头打死他。

    被朱铁柱给挡住了,恨大儿子这张嘴呀:“咋就你那么话多?”

    扭头看着朱老二的时候,那是一种朱老二从来没有接触过得眼神。他爸从来没用这种眼神看过他。不对,他爸就没用正眼看过他。

    这么耽误一下,朱老二的拳头就放下了。也懒得跟朱老大计较了。爸妈都不把他当回事了,这么一个缺德的大哥啥样,跟他没关系了。他还在乎么?

    朱大娘:“歇了吧。”那口气从来没有这么软和过。

    朱老二冷哼一声,甩开门帘子就走了。宁愿她妈还是动不动就骂他,好歹没有这么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