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放飞了
    院子里面田大队长:“丫头,朱家人家不错,二小子过两年大了,能顶起来门户,看着比他们家老大强多了。”

    队长媳妇跟着说道:“要是找婆家咱们还能挑挑,可要说招亲,要不是赶上今年这样的年头,朱家的孩子哪能往外招呀?一个村住着,知根知底,这孩子不馋不懒的。现在看着瘦小,等过二年不会比朱老大差。”

    田大队长瞅了一眼媳妇,然后盯着田野说了一句:“成亲还是过两年的事呢,还能多看看。”

    是呀,如今她就是案板上的肉,谁看到都想叼两口,定亲躲不开了,不过成亲还是很久以后的事情。

    田野往屋里看了一眼,看到朱老二落寞的站在角落里的样子,突然就有点心软,要是自己不同意,是不是太伤孩子面子了。这小子在朱家日子不好过。

    最重要的是,也实在不愿意成全朱老大的美名,让自己总是当点菜板子的。

    天知道每次跟朱老大放在一起说,自己还是那个瞎眼看上这个蠢货的,她有多膈应的慌。

    当初自己说得好好的亲事,全凭大队长当家作主,自己突然不愿意了,也说不过去。

    而且田大队长说得对,朱老二年岁小,成亲还早着呢,比跟朱老大定亲还安全呢。

    思量再三,闭上眼,一狠心,就当多养个孩子了,话说五百斤粮食呢。

    田野:“我听叔婶的。”

    队长媳妇一脸的安慰,这丫头听劝就好。这两天接触下来,队长媳妇那是真的看不上朱老大,要担当没担当,要本事没本事,还顶不是个东西。

    田大队长带着人进屋了。倒是没有立刻就说田野乐意,而是先问朱家那边。

    不是多走心的开口:“老哥,孩子们小,咱们该说的规矩,当着孩子的面都说清楚了,要是孩子们都点头,这事咱们就挑好日子摆酒。养大儿子不容易,你们先说说条件吧。”

    朱铁柱没吭声,朱大娘僵硬着脸,耷拉着眼皮说道:“队长也说了,养大孩子不容易,去给别人家顶门立户去,我就要说好的五百斤粮食当礼。”

    从始至终说话的朱大娘都没有抬眼皮看过朱老二一眼,或者任何人一眼。

    田野想这女人也知道卖儿子不好看呢。可这话她就这么说出来了,多伤孩子的心呀。忍不住扫了一眼朱老二,遇上这么一个妈,倒霉孩子。

    朱老二拿手攥的都漏青筋了,眼圈红红的,一脸的铁青,瘦条的身形越发显得单薄。

    田小武躲在西屋替朱老二都掉眼泪了,田小武最明白朱老二把家看得多重,多在意他爸妈的平时的态度,在朱家吃了多少苦。

    朱铁柱终于开口了:“不用,咱们也不是卖儿子,要三百斤粮食就够了,定亲给二百斤,成亲的时候给一百斤。”

    这个真不多,村里定亲的大姑娘,也就这个数,人家朱家给的可是儿子。朱铁柱这样说话算是汉子。

    朱大娘脸色变了,明显的不愿意,不过有朱铁柱镇着没敢哼声。村里就这样,男人做主的事情没有女人说话的份。

    田大队长:“要是没有别的条件,就让丫头说说。”

    田野不介意帮人养两年孩子,等过几年他们年岁大了,大环境也会宽和许多,到时候退亲的影响对他们双方影响都不大。

    就当是用几百斤粮食给自己找个暂时牵制田大队长的靠山好了。朱家在村里跟田家能比肩,牵制的住。

    可就一样,不能因此被极品亲戚给缠上,牵制别人的,不能把自己给牵制里面去。

    看了一眼可怜的朱老二,也算是帮朱老二一个忙,省的往后有朱老大那样恶心的大哥总是拖后腿,顺便认清在家里地位。

    要是朱家因为条件苛刻,朱家就此悔婚,那就更好了。

    打定主意田野开口很有章法:“过我们家日子得改姓田,孝顺你们应该的,可不能跟留在家里的儿子一样。过年过节,拜的是我们老田家的祖宗。”

    田大队长眼神阴沉沉的,这话可不像是野丫头能说出来的,难道是自己走眼了,没看清楚。

    田小武在外面替朱老二愤愤不平,还没成亲呢,这丫头就拿捏上他们家老二了:“有没有你这么欺负人的。”一句话就让队长媳妇把嘴巴堵上拉屋去了。

    田大队长因为糟心儿子搅合,升起来的那点想法也没了,闹腾这么多天了,肯定有人跟丫头说过招亲怎么回事。丫头再傻,学也能学两句。

    朱老二抿着嘴巴,眼睛没有看田野,就盯着老朱家两口子呢。这要是点头了,那往后他就不是老朱家孩子了。

    朱大娘没让男人为难,跟着点头应诺:“村里招亲都这样,应该的。”

    朱老二脑袋嗡嗡的,这肯定不是亲妈,可真舍得呀。

    田野忍不住再次扫了一眼朱老二,这孩子心里肯定不好受。朱大娘这份沉稳大气,要是不用再卖儿子这上就真的值得敬佩了。

    不过不能因为同情把自己搭进去,该说的还得说,狠狠心:“那就剩下一条了,村里说我克父克母,亲事定了以后,你们家有事不能怨我克的,就是朱老二往后有个好歹,也不能愿到我头上。”

    田野这话问的太戳心,要是答应了,朱家那就是把朱老二的命给田野了。

    朱老二呼吸都紧了,他不信这个,可他知道她妈信这个,她妈要是应了,那就是根本不在乎自己死活。

    隔壁野丫头对他来说不过是个不相关的外人,怎么说他都能不在意,可妈是亲的,虽然养他养的不经心,可好歹也是养了十几年的,真那么狠心不在乎他的死活?

    朱老二双眼紧紧的盯着朱大娘,就跟朱大娘的话能判定他的生死一样。

    朱大娘终于看了一眼儿子,不过还是点头了:“我们不信这个,不怨你,都是命。”

    话说的稳稳的,嘴唇都没有斗一下,朱大娘张张合合的嘴巴,朱老二看的清清楚楚的。

    朱老二肩膀都耷拉下来了,一身的颓废,他还期盼着啥呀?真要是在乎自己,还能让自己往外招吗。

    这么热的天,他心口冷的跟冰窖是的,以往以为饿肚子就是最难受的了,原来还有比饿肚子还难受的事情呢。

    这么一个时候,朱老二竟然笑了,笑的还有点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