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愁肠
    田花是队长媳妇派过来招呼田野去他们家的,远远看到朱家栅栏门里面四目相对的朱老二田小武两人:“哎,你们做啥呢?”

    这份友情花儿同志显然理解不了,要是说对朱老大娶田野的事情,田花还能表达一两下意见,显示一下自己超一般的存在。

    可对于朱老二同田野成亲这事,田花别说根本不知道,就是知道那也问都不愿意问的,对她来说这些都是乡下人,跟她不是一国的。

    朱老大同志能够解脱出来,那都是他们这些进步青年努力的结果。

    田小武同朱老二平时被田花鄙视的眼神都看习惯了,两人都当她神经病。在这哥两看来,知青点那块出来的人,不是神经病就是傻叉。根他们哥两不是一路人。

    不过这时候还大咧咧的影响他们悲伤的心情,田小武还是狠瞪了田花一眼,越来越没有眼色了。

    朱大娘同田花一块过来的,回家喊朱老二去队长家说亲事,被田花这么一招呼,刚好朱老二看过来这边,看着儿子的眼神,有点不敢开口,这孩子忒拧。

    朱大娘心里那点打算就跟他们家老二说不明白。而且朱大娘扪心自问,三儿子里面挑一个招出去,肯定是老二,她真不咋舍不得。

    田野从屋里出来,就看到这么一个奇怪的组合,田花在自家门口呢,等着自己去队长家一趟。

    田小武跟看仇人是的看着自己,边上的朱老二就扫了自己一眼,一脸的低气压。

    还有哪边都不太亲近的朱大娘,也是一脸通红的看着自己。这是哪出呀?这么几个人而已,感觉怎么跟绕着自己唱大戏一样。

    田野很快调整思路,这些人干什么都跟自己没关系,对着田花:“走吧。”都没有多看那边的三人一眼。

    田花回来的晚,不知道家里的事情,对着田野很是看不上眼:“你都把朱老大个克病了,咋还缠着人家呢?”

    田野心说,我要是缠着谁,惦记着谁,谁就能让我克死,我天天惦记你爸,天天缠着朱老大,早死早省心。

    田野跟这个精神过剩的丫头没话说,根本就不搭理她。天天的进步,进步的脑子都有坑了。

    看田野没吭声,田花甩着辫子就走了,那小模样,小步伐,一看就是学着城里的几个知青来的,东施效颦就这么个意思了。

    听到田花这话的人多了,尤其是后面的朱大娘看看二儿子一脸的尴尬。

    明知道丫头中意他们家老大,还把二儿子给塞过去,这事装不知道还成,让人说出来实在是有点没脸。尤其是二儿子还不怎么乐意的时候。

    田小武气的都要着火了,合着自家兄弟定亲的人,心里还惦记着别人呢。这也太委屈了。

    看黑猴精更不顺眼了,长没长眼睛呀,朱老大那么个东西都能看上?

    在看边上一脸心事的朱大娘,田小武鼻子都气的喷火了,是亲妈吗,有这么作践儿子的吗?..

    要不是朱老二在边上拉了一把,田小武还不定做出来什么事情,这位可是上岗村的小衙内,那小脾气可是少有人敢招惹的。

    没看到田花都不敢跟田小武犟嘴吗。

    田野没有窥视脑电波的本事,不知道这些人的尴尬。跟着田野一路去队长家,就在琢磨到底什么事情要自己过去。

    田大队长家里,田野看到这个阵仗有点蒙,在看到自己身后进来的朱大娘带着的朱老二。

    福至心灵的想到朱家老大嘴里嚷嚷着让老二招亲的事情,心里咯噔一下,心说不能吧?

    田野都觉得跟唱戏是的,老朱家疯了,不要脸面了。还真让倒霉的朱老大给搅合的要拿二儿子换粮食?

    脸上傻傻的,心里在算计,这次可怎么脱身呀,早知道就不烂嘴了,说什么五百斤粮食。终于挖坑把自己埋了。

    田大队长也不废话,上来就一击重锤:“丫头,你昨天说的招亲那事,朱家应下了。”

    田野想实在没法,自己就豁出去脸皮,闹腾说非朱老大不可,就不信朱家还能答应。反正名声她早不在乎了。

    就是便宜了朱老大那个恶心东西,活脱脱的用自己的爱慕给他刷美名呢。

    田大队长没容自己开口:“丫头,朱家,人家不错,二小子也不错,过两年你们成了亲,大兴兄弟的门户,老二这孩子能顶起来,你要是信叔,这主叔就给你做了。”

    队长媳妇在边上跟着小声说道:“丫头看人可不能看个壳子,朱老大除了能看,没别的让人下眼地方,老二这孩子比老大强,婶子不坑你。”

    朱大娘在边上听的脸色都绿了,虽说要把二儿子往好了说,可也不能这么磕碜自家老大呀。这些人有没有点眼力见呀。

    朱铁柱就吧嗒烟袋,心里咋想的谁也看不出来。

    不过除了他们两口子,基本上所有人都觉得队长媳妇看人的眼光还成。

    田野心说要糟糕呀,这咋说话呀,您不是说要问问双方的意见的吗?这道程序省了不成。

    田野没吭声,在朱老二看来,那就是这丫头看不上自己,心里有点难受,自己竟然比不上朱老大。早知道这丫头没眼光。哼。

    隐约的还有点庆幸,这样就不用招出来了,他还是朱家二小子。

    对于这时候的朱老二来说,对田野的感官确实有点不一样,以往对田野好,对田野照顾,那都是直觉,就想那么干。

    至于为啥要对田野照顾什么的,根本就没有思考过。

    朱老二此刻的纠结这辈子都没有体会过。他都不知道自己心里这种酸酸涩涩的是个什么心情。长这么大,头一遭知道,心还能攒吧成这样,愁肠百结的。

    田大队长心里也有打算,朱老二小,定亲也就是给点粮食稳住朱家,成亲那是以后的事情,野丫头还在自己眼皮底下,能多观察两年。

    而且朱老大那人田大队长那是一点看不上,这个二小子跟自家小子交好,听着、看着都不错。自己照看丫头这么多年,也不愿意看着丫头让猪拱了。

    田大队长起身叫田野跟他去院子里面说话。这是要说点私房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