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定局
    朱大娘低头不敢看二儿子:“老二你先同隔壁丫头定亲处处看,要是不愿意,村里退亲的多了。咱们以后在打算。”

    虽然是安慰二儿子的,说这话的时候,朱大娘确实有点这个意思的。虽然看老二不顺眼,可也是自己养大的。真要招出去,舍不得。

    朱铁柱看看朱大娘阴沉着脸没说话。这事也只能家里想想,真要是退了亲,家里的另外几个孩子亲事都得耽误了。

    朱老二看到爸妈的反应,心都凉了:“爸家里就差我一口吃的呀,明年我就能跟队里说说,去挣工分了,不会比大哥挣的少。”

    执着的盯着亲爸,招不招他不是很在意,他对朱家也没有那么执着的念头,可他在意爸妈的态度。

    朱铁柱那么大的人,让儿子看的心里不舒坦,才要开口,朱大娘在边上使个动静,朱铁柱就紧吧嗒两口旱烟袋,啥也没说出来。

    朱老二眼皮耷拉着,咬着后槽牙,一张消瘦的脸上都是决绝,挺着腰板:“你们别后悔。”说完就走了。

    朱老大一脸的着急:“这是同意了还是没同意呀?”

    朱大娘黑着脸:“少说一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朱铁柱叹气口,朱大娘安慰朱铁柱:“他爸,等咱们家过了这一关,就是让人戳脊梁骨,我也帮老二把亲给退了。”

    朱铁柱啥也没说,没人舍得儿子,她媳妇也是让五百斤粮食给勾的。

    晚上朱会计两口子带着朱铁柱两口子去了队长家。

    队长媳妇觉得挺不好意的,人家两口子跑了这多趟,亲事没成,还吃了人家果子酒。招待的就很热情,还要跟朱家两口子是说句对不住呢。

    等老朱家两口子开口同意亲事就是大小子变成二小子的时候,队长媳妇都不知道咋开口了。这事竟然还能峰回路转这么玩。

    田大队长都吃惊的很:“老哥呀,那可是瓦梁一样的儿子呀,过上两年就能挑家过日子了。你真舍得呀?”

    朱铁柱没开口,儿子招出去怎么说都不光彩。

    朱会计媳妇:“看队长说的,要是换成别人家肯定舍不得,可要是野丫头家,出门进门跟自家有啥区别呀,那还不是跟自家一样呀。再说了丫头就自己一个人,那不跟自家闺女一样吗。啥叫招不招的呀。”

    朱会计抽烟,都没开口。

    朱铁柱还算是实在人:“大兄弟,我家孩子多,分多少粮食你也知道,我们两口子没本事呀。”

    朱大娘:“今年都过不去了,那还能等两年,队长呀,不怕你们笑话,要是有办法我们也不愿意把儿子招出去。”

    田大队长说的倒是语重心长的:“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在撑两年孩子就大了,到时候你们两口子,那就等着享福了。”

    朱铁柱没吭声。今年的年头实在不好,怕是撑不下去呀。

    朱会计看着堂哥的表情,叹口气说句场面话:“大哥也是厚道,为野丫头着想,因为我们家孩子,这事闹得满村都知道,一大早的还有人去丫头家捣乱呢。这要是亲事在不成,那不是埋汰丫头吗。”

    田大队长冷眼扫过朱会计,好人都让他当了。

    朱铁柱看出来田大队长不愿意让人拿野丫头当借口说事了,跟着开口,说话就中听多了:“这事也不用给我们两口子找面子,就是这么回事,要是队长看着孩子还出息,这亲事我们朱家愿意。”

    要是朱会计那样说,田大队长还能说两句,换成朱铁柱这么说,田大队长也没啥说的,朱家舍得儿子,霍的出去。

    田大队长还是知道朱老二这孩子的,跟他们家小武两人好的穿一条裤子。说句良心话,比朱老大要强。也不知道朱家两口子怎么想的,这么好的孩子赛出去。

    敲打敲打烟袋锅子,把烟袋收起来:“要说你家二小子,那是个实在孩子,很是不错。老哥既然有这个意思,那我把丫头给叫来,咱们当面说清楚。”

    朱铁柱也不说废话:“队长你就再跟着操心张罗张罗。”

    田大队长:“乡里乡亲的客气话不用说,就一样,老哥你家二小子乐意呀?村里招亲都要写字据的。”

    朱铁柱没吭声,孩子乐意这话他说不出口。

    朱大娘:“孩子乐意。”然后一屋子的人都有点不知道说啥。

    田大队长媳妇最盼着亲事能成,她都吃了人朱家果子酒了,可做媒这事她一句都没有插上嘴,气氛也没有她想的那么喜庆。

    心说果然跟野丫头沾边的都没好事。往后可得远着点,这丫头忒邪性。

    外面听墙根的田小武,开始还乐呵看朱老大的笑话呢,等到后面,鞋都没穿好,就飞奔出去了。

    朱老二让他爸妈给卖出去了。

    田小武跑到朱家找朱老二,哥两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就差泪眼滂沱了。

    都不用开口,光看朱老二的表情还有倔强的唇角,田小武就知道朱家真的把朱老二卖了。

    田小武还挺有心眼,拉着朱老二到门口不让屋里的朱老大听见,田小武都要急哭了:“老二,不然咱们哥两跑吧,你要是落在黑猴精手里,还能有好呀。”

    自从黑猴精他爸没了开始,田小武记忆最深的就是,他妈耳提面命的不让他们兄妹跟黑猴精多说一句话。..

    就怕多说两句话都沾上晦气,田小武对这事真的忌讳。关键是他妈影响的很到位。

    朱老二使劲抿着嘴唇,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不是关于隔壁野丫头的:“等我将来挣了大钱,让他们后悔。”

    田小武不知道怎么安慰兄弟,反抗家长,他没想过,就这么让兄弟受委屈,田小武心里接受不了:“二儿咱们手里有钱,你跑吧。”

    朱老二恨恨的看着自家的栅栏门,直接从一个心思深沉的少年,奔向叛逆熊孩子了:“这家我早晚都得走。”

    朱老大从敞开的窗户往外望,田小武对着朱老大啐了一口:“真不是个东西。”

    朱老二阴沉沉的扫过朱老大。朱老大那个怂货,都没敢跟朱老二对视。怕是心里明白自己做的事情不地道。

    田小武,朱老二哥两难兄难弟的相对无言。那悲伤都要逆流成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