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舍得
    老朱家孩子都睡着了,老两口子在院子里面发愁。

    朱大娘:“老二这性子记仇,往后同老大还能有好呀?他咋那么手黑呢,老大就是说说,就敢把大哥给打了。”

    朱铁柱:“亲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呢。”

    朱大娘看着隔壁的院墙眼神晦涩不明:“隔壁就丫头一人,离咱们家还近,招亲跟定亲娶媳妇也没啥区别。”

    朱铁柱:“你啥意思?”

    朱大娘咬咬牙:“要说把儿子往远了送,我肯定是舍不得,可要是隔壁,那还不是在咱们眼皮子底下,养大的儿子还能成了别人家的。”

    朱铁柱抿嘴,盯着朱大娘的眼神都变了:“说出去不嫌磕碜?你就不怕村里人指指点点?”

    朱大娘:“隔壁大队书记四个儿子还招出去一个呢,磕碜啥呀。咱们家那二百斤粮食能吃一个月不,到时候可就等着救济粮了。”

    朱铁柱抿嘴,对着朱大娘:“你这事要把老大招出去。”

    朱大娘呼吸都紧了几分,她可没这么想:“那可是家里的老大,顶门立户的。”

    朱铁柱不吭声了,就像他们家老大说的,他这个当爹的打老二时候都少,可那不是舍不得,而是那孩子独,真打下去,朱铁柱都怕老二记仇。

    明明都是亲生的儿女,可这孩子就同其他几个比着就亲近不起来。

    朱铁柱:“咋张口呀。又不是过不下去了,好歹也能熬过去。”

    朱大娘也舍不得儿子,是能熬过去,不过就是见天的饿着半个肚子。他们大人还好,这么熬着孩子哪受的住呀。

    老两口子算计着家里那点粮食都开始发愁。

    朱大娘想到老二打老大时候阴狠的眼神,实在是高兴不起来:“你说这老二,咋就那么不是东西呢。”

    不用说朱铁柱也明白,他媳妇对老二不满意,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了。

    老朱家日子过的不错,还为了粮食发愁呢,大半数的人家都为了粮食发愁,可恨老天咋就不下雨呢。

    王寡妇看着他们家大牛欲语还羞的。五百斤粮食,她就不用发愁日子怎么过了。

    王大牛难得机灵一回:“你别乱想,不许招惹那个黑猴精,我去外面找活换粮食,饿不死。我还得给咱们王家继承香火呢。”

    王寡妇想想,大牛一根独苗,招出去确实不合适,就什么话都没说。

    第二天田野才起来就被牛大娘给堵门了。

    田野愣是凭着一身力气把牛大娘给堵在了门口:“大娘你有事就这说吧。”

    牛大娘不乐意:“你这丫头,大娘过来给你说亲的,大喜的事情你咋能把大娘给堵在外面呢。”

    田野黑脸,这五百斤粮食力量多大呀:“我今年才十五,大娘你过来跟我说这个,是骗孩子呢咋的?”

    说完就把门给关上了。朱大娘碰了一鼻子灰。

    牛大娘气的眼睛都瞪圆了:“你个丫头咋油盐不进呢,告诉你过了这村可没这个店了。就你那模样,人家愿意上你们家当上门女婿,可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朱大娘从院子里面出来的时候,牛大娘还对着田野家大门叫唤呢。

    牛大娘碰到朱大娘怪不好意思的,昨天听说朱家同野丫头说亲呢,今儿自己过来有点撬墙角的意思。

    牛大娘:“呵呵,一家有女百家求,我也是受人之托。”..

    朱大娘看看关上的大门没搭理牛大娘,转身端着一盆子衣服就走了。五百斤粮食,谁家不动心呀。

    田野没因为这点事就宅在家里,出门准备在去山上转转,出门碰上挑水回来的朱老二。

    田野特意打量了一番,就这麻秸杆是的小身板,竟然敢同五大三粗的朱老大叫板,是朱老大太窝囊,还是这小子太狠呀。

    朱老二抿着嘴唇盯着田野,拳头攥的紧紧的,眼眶都红了。

    少年人容易偏激,要说朱老大要让他招出去算是屈辱的话,那田野就是让他屈辱的根本。

    要是没有她要招亲的事,哪来的这么多事。

    朱老二看田野,心里能拧出来十八道弯弯,分不出来那是一种什么心情。

    还没为她不用嫁给他哥庆幸呢,突然就听说自己绕进去了,还是以这么屈辱的一个形式。

    戳心的是,自己还是个替补。

    就这眼神就差点让田野举手投降,咬着舌头差点说出来,我没惦记你。

    绕着朱老二就跑了,有点心虚,不管咋说,朱老二算是殃及的池鱼。虽说是他爸妈,他哥给坑进去的。可到底跟她连累一块了。

    转眼田野就把这事给放下了,亲事解决了,田野这边天好地好的,一点名声,对她来说不算事。还能比丧门星更差吗。

    朱家那边让她一句话搅合的都要散了。

    中午朱大娘做的高粱米饭,白菜炖豆腐,还特意给朱老二夹了两筷子。

    几个孩子吃的狼吞虎咽的,没觉得这事有啥不对。

    可吃朱大娘给他夹菜的朱老二,眼圈红了。这孩子敏感,这么多年了,他妈眼里哪有过他呀?就这么一筷子菜,朱老二心就跟丢了一样,他不傻。死盯着朱大娘,就是不开口。

    朱铁柱:“吃饭。”

    吃的狼吞虎咽的朱老三抬头,不是吃着呢吗,捅捅二哥:“傻了,吃呀。”

    朱老大在边上哼哼两声,跟谁该了他二十块钱是的。

    下午朱会计媳妇就过来了,别人没找,就找朱老二。

    都没等朱会计媳妇走,朱老二就瞪着通红的眼睛去东屋,站在朱大娘跟前:“家里就养不起我一个呀。那么多人就我多我一个呀,我自己挣钱成不成。”

    朱大娘嘴唇都是哆嗦的:“老二,定亲也在家门口,跟咱们一家人没啥不一样。”

    朱老二问的都心凉:“既然那么舍得,没啥不一样,那咋不是老大呢?”

    朱老大嗖的一下就起来了,盯着朱老二眼睛都大了:“说啥呢,我是老大,顶门立户的,爷在的时候就说过,这家将来是我的。”

    朱铁柱:“闭嘴,老子还活着呢,这家还轮不到你呢。”

    然后看着朱老二:“就是让你说说,要是不愿意。”

    朱老大:“凭啥不愿意,我要同黑猴精定亲的时候,不愿意你不是用鞋底子抽愿意了吗。”

    好吗,这么没骨气的事情,还有脸往外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