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兄弟萧蔷
    虽然是闹灾荒,可大伙分了粮食,还是高兴,田野一路走回来就闻到好几家都飘出来肉味了。

    回家的时候刚好看到牛大娘拎着一条肉回来,田野都跟着笑了。

    牛大娘看到田野拎着肉一脸的嘚瑟:“丫头高兴吧,今儿又让你闻肉味了。可别说大娘小气了呀。”

    田野直接开门关门不搭理她,有本事你别让肉味飘出来呀,闻闻味就占了你家便宜,没听说过这样大方的。

    利索的进屋点灶膛,跟着牛大娘的节奏,让自家的几个小公鸡下锅。她终于又能开荤了。

    田野早就瞄着牛大娘家呢。

    呵呵,田野这边才开锅,隔壁西院牛大娘嚷嚷:“我咋又闻到了炖鸡味呢?”

    牛大叔骂:“败家的馋婆娘,心里还装点别的事不。”

    牛大娘不甘心:“你鼻子不好用,我真的闻到炖鸡味了。”

    然后就开始抱怨牛大叔没本事,媳妇连炖鸡都吃不上,还埋怨媳妇鼻子长。

    东院,朱老三羡慕的盯着隔壁的隔壁的墙,跟能看穿一样:“妈咱家啥时候炖肉呀?你看人家牛大娘家,天天吃肉。”

    小四丫眼巴巴的看着朱大娘:“妈我想吃肉。”

    当娘的心酸,她家也不是没条件吃肉,可他们家三小子,不仔细算计着过日子,孩子拿啥说媳妇呀。

    可恨遇上了这么一个馋婆娘当邻居,隔三差五的馋孩子一回。不吃能馋死她呀。

    瞪了一眼老三,一张长脸拉的都要耷拉到地上了:“牛大娘好,妈要是也那样,你们哥三都喝西北风去,没看到他家牛老大当年过得啥日子呀?”

    朱老三哪懂这个呀:“那我也要吃肉。”

    朱大娘气的:“就知道吃,没长心的东西。”

    朱老大被朱铁柱打的才缓过来一口气,就开始不酿好水,悠悠的:“妈,你把老二招出去,咱们家顿顿吃肉,还能给老三张罗媳妇。你看把小四给馋的。”

    朱铁柱怒吼一声:“老子没揍死你是吧,再多嘴,老子把你招出去。”

    朱老大咬着嘴唇,硬挺着说了一句话:“我去问过我大爷了,这房子就是我爷留给我的。”

    朱铁柱一句话:“老子打死你。”

    田野气乐了,原来这人拿到免死金牌了,所以敢拿亲事谋划粮食了。

    这次朱铁柱长了心了,光听到抽鞋底子声,听不到朱老大的叫唤声了,肯定是堵着嘴巴打的。早该这么收拾他。

    田野赶着牛大娘的点,把鸡肉端出来,留两块解馋,剩下的都放到空间的储藏室里面去,啥时候想吃放在锅里跟棒米饭一块蒸蒸就成,弄两块出来方便。

    吃的饱还有油水,田野心情好多了,早空间里面挖了一个小时的矿洞,用矿石把小院又扩出去一米。

    前几天挖进来的黄瓜苗,都长小黄瓜了,顶花带刺,在里面吃了一根黄瓜才搬着摇椅出来乘凉。

    今儿隔壁的热闹都白天演了,夜里没节目,消停的很。

    就听咣当一声,朱大娘:“老二,这么晚回来呀。”

    然后啥声音都没有。

    田野心说,这朱老二也不是傻子,闹腾这么热闹,肯定是恼了。

    不过今日朱大娘对二儿子的口气可真不太一样。让田野说透着一股子心虚。

    没有一会就听到朱老大半死不活的叫唤上了:“我当大哥的都能为了养你们拿亲事换粮食,怎么到你这就不行了。”

    院子里面朱铁柱气的喘气都是粗的:“都给闭嘴,再动手,老子一块削你们。”..

    然后就是朱老大的换着花样的叫唤,还有乒乒乓乓的声音,还有朱大娘:“老二,你住手,老二。”

    持续十多分钟的闹腾,朱老二一声没哼,光动手了。田野心说这小子不光财黑还手黑。而且实干派呀。

    朱家这边,朱铁柱按住了跟大哥拼命的二儿子:“老二,你大哥嘴碎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咋还下死手呢。”

    朱老二眼圈都红了,扭头瞪着朱铁柱一身的叛逆。

    朱铁柱手里的鞋底子愣是没敢往下抽。

    朱老大好不容易挣扎出来,看到他爸手里鞋底子没抽下去,立刻就委屈了:“都说我是家里老大,你们偏心都没边了,鞋底子抽我的时候一点都不手软,轮到老二了,你们打一下都舍不得。”

    朱大娘拉着大儿子:“你少说两句,你爸要真打你,你还能在这嚎呀。”

    朱老二气的嘴唇直哆嗦:“揍死你都不冤枉,你凭什么要把我招出去,你见过谁家好小子招出去。再让我听到这话,我打死你。”

    朱老大把心一横:“本来我就是说说,没当真。可今儿咱们就拿出来说说,凭什么我就得娶那么黑猴精就行,轮到你娶就不行,老大就该死呀。”

    田野在这边特别冤枉,我也没想嫁你们呀,哥两还推上了,孔融让梨呢。

    朱老二都不想跟他多说,一个是娶,一个是招,那能一样吗?

    朱铁柱斩钉截铁:“这话往后谁也不许提,就当没这事。老子养的起儿子。”

    朱老大:“凭什么不提,他不是吃老朱家饭长大的,他就不能为家里做事。”

    朱老二气的眼圈都红了,挣扎着从朱铁柱的掣肘中爬出来,扑着朱老大就去了,我让你不酿好水。

    朱老大同朱老二又挠到一块了。朱家算是乱了。

    朱铁柱把两儿子给扒拉开,两儿子都受伤了,朱大娘心疼他家大儿子:“老二,有你这么手黑的吗,看把你大哥打的。”

    朱老二身上不比朱老大好多少,可惜朱大娘从来看不见。

    看看心疼朱老大的亲妈,朱老二摸摸眼泪就去了西屋。

    朱老三难得没有嘴欠,一直使劲的攥着小四丫的手在一边没多嘴。

    朱铁柱一个大老爷们看着这么一家子,身板都佝偻了好几分。

    田野望着天空,都是穷闹的,都是旱灾闹的,不然哪来的这多事呀,就自己这个年岁,订了亲距离成亲也是好几年后的事情呢。

    突然田野就噗嗤一下就笑了,要说这朱老大身上还是有一个优点的,就是抗打。这一天折腾下来,竟然还能蹦跶呢,一张嘴叭叭的,该得罪人的地方,一处都没有落下。

    听着隔壁朱大娘咒骂二儿子,心疼大儿子的唠叨声,田野心说怎么看朱老二都是后妈呀。这还不如没妈呢。

    人多是非多,朱家就是这样,一天的大戏比拉台子的还累呢。幸好不收票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