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形势逼人
    田野不吭声就这么听着队长同队长媳妇语重心长的教导,虽然出发点不一样,索性大家的目的差不多。田野还是很感激队长两口子的。

    不管怎么说亲事虽然成不了了,可朱家自己也不算是得罪。

    要是传出去野丫头用五百斤粮食下礼,招亲,老朱家还不愿意,在村里立刻就把老朱家的身份给抬高了。朱大娘那人就得翘着脑袋走路。

    田大队长看看田野,瞪了一眼媳妇:“行了回吧,这亲事也就那样,你也别太上心了,还小呢。”

    田野老老实实的:“哎听叔的。”..

    田野回家,老远的就听到朱家闹腾上了,院子外面还围了一群的人,田野嘴角都抽抽了,肯定是没眼色的朱老大闹腾出来的动静。

    不然朱铁柱那样的人精,不能让人看了热闹。

    牛大娘看到田野过来,眼睛都冒着星星:“丫头呀,真不出来,这么富裕,五百斤粮食招亲呀。你咋不跟大娘说呀,大娘三百斤粮食就给你找个好小伙来。”

    难怪牛大娘看自己的眼神跟看个金元宝是的,原来朱家嘴巴这么大,消息这么会就传出来了。

    田野都觉得自己像买良家妇男的土财主,咋就这么别扭呢?该死的朱老大,朱铁柱不打死他,她也打死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牛大娘不敢拉扯田野,田野力气太大一甩手,牛大娘都要摔个趔趄,只能跟在田野身后小跑步追着:“哎,别走呀,大娘跟你说,朱家不愿意,愿意的人家有的是,王寡妇家的大牛你稀罕不,大娘去给你说说。”

    田野就没见过牛大娘这样热心的,你追的不累呀:“大娘,我家没有那么多的粮食,到时候亲事真的能成,还得求你家帮衬我,准备点粮食呢。”

    牛大娘不跑了,也没有那么热心了:“看你说的,昨天你不是去队里换粮食了吗,好几百斤吧。”

    田野:“大娘,我一天吃多少东西你不知道呀,家里连只鸡都养不起,我能养人呀。”

    牛大娘一脸的质疑:“你看你这丫头不实诚劲儿的,那朱老大嘴里嚷嚷啥呢?”

    田野忍无可忍的看了一眼朱家:“这两天朱家老大都不对劲,别是失心疯了吧。”

    这野丫头平时不吭声,可从来没说过瞎话,难道是真的,牛大娘这样的都给唬住了。

    就这田野还被人拦住好几次呢,就因为五百斤粮食要招亲。

    估计背后肯定有妇女嚼舌根说自己想男人想疯了。

    田野进院子就把大门给插上了,脑门都是汗水,原来村里的妇女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长舌。

    为了点新闻,都不顾她丧门星的名声了,追着问自己,真的五百斤粮食招亲呀?

    隔壁朱老大撕心裂肺的叫唤:“凭啥我能拿亲事换粮食,轮到老二就不行呀,有你们这么偏西的吗?”

    朱大娘觉得大儿子说的有理,不过看着朱铁柱的脸色小声地说道:“你是娶进门,老二是出去,能一样吗,这事别提了,老二回来不跟你拼命呀。”

    朱铁柱看着大儿子脸色阴沉,这么多年偏心都偏到狗身上去了,养出来这么一个东西。

    田野心说难怪朱铁柱要收拾朱老大呢。打死他都活该。

    田野不管朱家闹腾,进屋就把粮食给收起来一小半,这也忒招眼呀。

    下午的时候,大喇叭就招呼全体村民开会,大队仓库那点粮食,大伙都盯着呢,这回不用偷偷摸摸的换粮食了。

    人家手里还有公分的人家不干了,一样过日子,从大队打欠条的家里存着粮食,闹了旱灾,他们手里有公分的到没有粮食要饿肚子,没有这个道理。

    闹腾的厉害,田大队长同朱会计就开会,把粮食先给平了。欠大队的粮食肯定是收不回来了,只能给那些没打过欠条的人家发粮食,跟欠条找个平。

    大队留点救急的粮食,剩下的都给分了,优先从有工分的人家开始。

    朱会计手里的账本,随便大家看,谁家该大队多少粮食什么时候该的都写的明明白白大的。田野家比较扎眼,昨天才借了二百斤粮食,有识字的看了,就嚷嚷开了,这丫头真的疯了,稀罕朱家大小子,都从大队借粮食准备下礼了。

    田野就觉得冤枉死了,这也能联系到一块。可算是成全了朱家老大的美名了。

    听说知青点那块的几个年轻人绕着圈的看朱老大,寻找这小子身上值五百斤粮食的地方。

    分粮食都没有田野的风头大,莫名的给朱老大做了垫菜板子的,心里别提多膈应了。

    田野只庆幸,田大队长做事周全,先前给她支取的二百斤粮食,时间写的靠前,不然家里五百斤粮食存着,多招眼呀。

    朱大娘看着田野的眼神晦涩难懂。原本还以为这丫头就是说说呢,真是没想到,这丫头真能拿出来这笔粮食。五百斤呀。

    牛大娘过来:“丫头呀,那朱家大小子哪好呀?咋把你给迷上了呀。”

    田野觉得一口一口老血往肚子里面咽,名声没了没什么,可遭禁在朱老大身上,田野想撞墙,想吐血。

    连孙家的小嫂子都过来,啧吧两声:“回头我也得好好瞧瞧朱老大,村里还藏着这么出息的小伙子呢。五百斤粮食呀。”

    田野后悔死嘴快了,为了弄个好瞧,看吧自己给折腾的,看吧朱老大给捧的。

    一个下午,村里就风风火火的分粮食了,都是旱灾闹腾的。

    分到最后,大队仓库里面剩下不多的粮食了,朱会计手里多了一把欠条。

    按着田野的估计,往后一年上岗村的人家都在赤字里面挣扎了。

    好处就是粮食从大队到个人家手上,村里气氛稳定了。家里有粮,心里不慌。

    朱大队长:“粮食大家都分大片各家去了,今年闹灾荒,一年下来,能剩下多少粮食都不知道呢,大家都省着点过吧,收秋以前,到大队借粮食,可就没有了。”

    朱会计趁机给大队长博名声:“大伙能分到粮食,都是咱们大队长平时精打细算给省下来的,别的大队可没有这么的粮食分。不信大伙出去问问,记得队长的好吧。”

    田大队长同朱会计被村民围着捧了几句,会儿就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