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想辙
    该来的躲不掉,果然晚上又被人给叫队长家去了。粮食多了是好事,可它也招事呀。

    进队长家的大门看到朱家三口的时候,田野面上不变,心里就开始发愁,朱老大这是没抗住打。看来城里知青的说服力也就这样。

    田大队长:“丫头呀,叫你来,还是那天的事,你朱家大哥身子好了,想着把亲事定下来,你们两孩子要是乐意,挑个好日子就定亲。”

    田野没吭声。脑子有点慌,有点乱,得冷静,想想朱老大恶心人的样子,更得冷静,不然天天得恶心着。

    朱铁柱手拿眼袋锅子敲打下炕檐,朱老大低着头立刻憋着嘴音色有点抖:“叔,叔,亲事,亲事我,我没意见。”

    终于憋出来了,田野都觉得自己跟逼良为娼的地主婆是的,问题是老朱家明摆着贪图自家粮食,把儿子上赶着往自己这送,连面子都不要了。

    田大队长眼神晦涩:“丫头,你朱家大哥没有意见,你有啥说的吗?”

    田野:“这亲事,我早就说过叔婶说了算,不过这几天我又想了一下,我命不好,太硬,爹妈都让我给克死了。我不能去祸害朱家或者其他人家。”

    队长媳妇:“你这孩子这话可不能这么说,你朱大叔既然提亲肯定就不信这个。”

    说完看向朱铁柱,朱铁柱心里一阵的不自在,野丫头能说这话,肯定是听到他们家人说话了。

    瞪了一眼朱大娘:“丫头,这话以后就别提了,叔不信这个,别人不知道,咱们队长肯定知道。不然叔也没脸站在这跟你提亲事。”

    田野都不知道朱铁柱能把这话给这么撑住。田大队长要是真的愿意给做这个保证的话,她怎么办呀?

    田大队长跟着开口:“丫头呀,这话错不了,叔觉得这门亲事不错,一来你朱大爷他们好人家,二来就是你大爷明白人。”

    田野心说怪不得,老朱家敢上门提亲,不怕人家戳脊梁骨,说他们家为了房子,为了粮食给儿子说她这个丧门星呀。原来人家朱铁柱基础打的好。

    想到那天晚上听到的话,看来朱大娘年轻时候还真就跟自己差不多的命。而且队长知道这事。

    也对,村里就朱家还有牛家敢跟自己比邻而居,牛大娘是为了自家的半边院墙,图占便宜的。

    看来朱家是因为不信邪。

    村里好多人家翻盖房子的时候都绕着自己家走的。

    这事可真刺手,好半天后田野才憋出来一段话,语气坚定,眼神诚挚:“可我信,叔婶为我操心这么多年,盼着我成家有人帮衬的心意我也明白。‘家’我肯定要成的,我想了,我去别人家克死人家父母不合适,要不这样成不,我不离开家,我招亲,真要是克,也克我自家,跟朱家没关系。”

    朱老大脸都绿了,正经人家的小子,哪有招赘出去的呀。

    再说了自己要是招到黑猴精家里,妥妥的要受一辈子的气。打死都都不愿意,惊恐的看向他爸:“我不愿意”

    铁柱跟田大队长都很沉默,换谁都不愿意,这个他们都理解朱家大小子。

    田野舒心了,看着朱老大的眼神软软的,要的就是你不愿意,早说呀。

    可这眼神在别人眼里,那就是田野听到朱老大的拒绝伤心了。而且伤害有点大。

    田野:“这事叔婶给我操持的,我知道叔婶给我找的肯定是好人家,可我就是不想嫁出去害人。朱大叔看得起我,我心里高兴,要是能同朱大哥成亲,我愿意出聘礼五百斤玉米。”

    多大的诚意呀,五百斤粮食呀。看吧,就说这丫头让朱老大给迷惑了。刚才那眼神妥妥的舍不得亲事。

    这可真是大手笔。队长家定大儿媳妇才用了两袋子棒子。队长媳妇脸色通红的拉扯田野,这话能说吗,哪来的这么多粮食呀,忒败家。

    一来朱老大那样的能值五百斤粮食呀。

    二来这女子上赶着出粮食往家里定男人,传出去不用做人了。

    田大队长听了这话连着吸了两口旱烟袋,田野的诚意他最明白,丫头眼下就拿得出来这么多的粮食。全部财产呀。

    田野扔完炸弹就不吭声了,她敢这么说就是想着让朱家知道,她同他们家成亲的决心有多大,她真的是怕去朱家把人给克死了。

    她是想着在成不了亲之后,还能同朱家留住一份情分,真要是往后有个事,也好搭话。

    朱老大看着大伙都不说话,吓傻了,他们家柜子里面,就没存过五十斤以上的粮食,都是吃多少他爸用公分在大队换回来多少。

    今年还超支了。都签了借条了

    这丫头一张嘴就五百斤,这诱惑有点大,怎么跟抢亲的是的呢。

    他爸可别为了五百斤粮食把他给卖了:“爸我可是长子,你把我招出去,将来你咋跟我爷交代呀,五百斤粮食你要是舍不得,你把老二给这丫头好了。”

    这份担当,这份出息,田大队长都看不上。

    这丫头还出五百斤粮食呢,亏死了。

    朱铁柱气的翻白眼,合着他就是用粮食卖儿子的。这蠢货。

    朱铁柱:“丫头呀,叔这辈子不信邪。看重的就是你能过日子。可招亲这事你还得想想。咱们说话不能偏激,可真要是能顶门立户的好小子,没人愿意顶别人家姓氏过日子。”

    村里招亲要改姓换名的,朱铁柱这话说的很实在。

    田大队长看着田野,心里盘算半天,当初他怎么就没有想到,用这个打退朱家的求亲呢。

    让野丫头在他眼皮子底下,她还是乐意的。心里那点念想,有点火星子就能烧起来。

    田野也是没法了,朱家挺好的,她不愿意得罪,只要还在上岗村,也就朱家能让田大队长顾忌一二。

    可要让她因为这个同朱老大成亲,田野死都不愿意,她就不知道,自己都成圣成佛的性子了,还能这么看不上一个人。

    起心的膈应,都顾不得田大队长或许会因此对她生出来的那点歹意了。

    田大队长这次没用田野开口:“大兄弟,这事也是我想的不周到,只是想着你家真的不错,真要是丫头去了你家,我也算是给大兴兄弟有个交代。”

    朱铁柱默默的抽烟,这事要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