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发粮食
    要不是田花堵着门,田野早就关门了,脑残呀。

    另一位女知青过来,语气赤城:“野丫头同志,我叫梁小梅,我们来不是要偏着谁,我们是真的为你好,恋爱自由,朱同志不同意这门亲事,将来成了亲你们也不会过好的。”

    这年头的少男少女可真是少有的热情澎湃。多管闲事都这么理直气壮。

    田野脑门生疼,她跟这些嘴巴嚯嚯的厉害的知情,那就不是一路人:“那你就去隔壁让朱同志为恋爱自由坚持到底。”

    若不是怕毁人设,田野还会加上一句我支持你们,欧耶。

    田野说完这话用个巧劲,把田花放在大门口的脚给踢开了,顺利的关上了大门。终于不用面对脑残了。

    两个女同志在知青点看到朱老大,觉得这人太窝囊了,什么年代了,还包办婚姻。大小伙子连个亲事都摆不平,这才过来要伸张人间正义的。

    言语之间都是那股子城里人的优越感,出发点还都是为了田野好,真不知道她们这股子自信哪来的。

    田野揉着脑门,抬眼看到自己栽上的桃树,还有唯美水池子,在美好的景色也解救不了她的糟心了。

    朱老二看着田花带着两个女知青从田野家门口愤愤不平的走人,心里骂一句傻叉,也不知道是骂女知青呢,还是骂田野呢。

    眼看就要进入六月了,天还没有下雨,都耽误庄稼抽穗了。大家心里都明白,年头真的不好。

    大队大喇叭一大早就广播了,欠大队工分的人家,大队不会在放给粮食了,也就是说往后打欠条支粮食不好使了。

    这消息一出去,村里跟开锅了是的。人心惶惶的。

    那些在大队还有富裕工分的人家,都偷偷摸摸的用工分换成了粮食搬回家存着。

    村里两三个十**岁的大姑娘都订亲了,要的彩礼统一都是粮食。

    田野没有去大队换工分,不过田大队长直接把田野的粮食让人给送家来了,可怜巴巴的两代玉米粒。估摸着有二百斤,按着田野的饭量,这也就能对付个月吧的。

    田大队长说了:“大队的粮食都是有数的,支没了就没了。把公分都换成粮食在家放着,留点心眼。别说出去。”

    田大队长看来田野实在是不太机灵,闹灾荒就得存粮,这点事都不知道。

    村里的人差不多人家都跟大队打了欠条,在家里存粮了,就田野傻吧吧的守着这么多的工分,连先兑点粮食存着都不知道。边上看着的都跟着着急。

    田野一手拎一袋玉米进屋:“叔,你哼一声,我自己去扛就成。”

    田大队长忍不住指点两句:“队里库房还有粮食呢,你这丫头没从大队借过粮食,明儿要是没事,就去写张条子,借点回来,在家里存着心里也有底。”

    田野:“不用,这么多够吃,我怕家里有粮食,存不住。不然借了粮食先放叔家成不?”

    田大队长都不知道摆啥脸色好,这年头粮食多金贵呀,这份信任难找:“放你自家来,叔家搁粮食多了招眼。”

    田野心说我不也是怕粮食多了,招眼,让人惦记吗。

    也不知道大队长送粮食过来有多少人看到呢。她怕刺激到隔壁朱家,这亲事眼看着黄了,别回头在因为这点粮食有起了心思。

    田野顺着田大队长的意思:“哎,叔,明我就去,能换多少粮食就换多少粮食。”

    田大队长:“这就对了,你胃口大,不多准备点粮食,回头还不得天天饿肚子。”

    说完转身晃悠出院子,推着独轮车就走了。

    当然了这中间在田野家转了一圈,看到把粮食放在西屋了,一铺空空的炕,炕上小半袋子粮食,跟田野平时在大队换的粮食储量差不多。

    东屋除了铺盖就一口大板柜,扎眼的就是两个凳子,剩下啥都没有。

    灶房两个锅台,两口大锅,锅台上一个大陶盆,两个大碗,筷子大队长都没看到在哪。收拾的还算是干净。

    田大队长瞧了一圈,心中有数了,这次真的死心了,就没见过谁家日子还能过得这么干净的。

    田大队长从家里出去之后,田野也小心的把自家给看了一遍,没有出格的地方,连他做饭的粮食都是估摸着放到袋子里面的。这才安下心来。

    田野看着西屋的粮食发愁,村里把旱灾闹腾的邪乎,隔壁朱家怕是又要开始逼迫儿子了。今晚上有节目呀。

    田野这段将时间空间里面小鸡养得好,鸡蛋,公鸡,基本上可以随时供给了。

    田野就把养殖场那块的时间同外面调一样了。

    鸡蛋多了也发愁,不过田野打算,没事的时候,凿了一个石头缸,把吃不过来的鸡蛋就给腌上。就是这个盐不太好找。

    她平时的生活用度,都是田大队长去城里的时候给捎回来的。

    这也不稀奇,村里有小半的人家都是如此的。突然要那么多的盐,她的想想用什么借口。

    第二天田野一大早就按照田大队长说的,去大队借粮食,田野就看到朱会计拿出来一个大夹子,夹着一摞的白条。

    就跟田大队长说的一样,家家都借了粮食放在自家存着呢。

    朱会计:“丫头,你准备借多少粮食呀,先说下多了没有,村里大多也就是借个三五百斤的,还是人口多的人家。”

    田野:“我吃的多,能借三百斤不?”

    朱会计没说什么,给田野写了条子,让田野按的手印,队长又给她几张食品票。

    田野借大队的独轮车把三袋粮食推家去的,路上确实有点招眼。

    让牛大娘都红眼了:“哎呦丫头,这么多的粮食呀?”

    田野不得不应付两句:“大娘我饭量大,吃得多,这么多的粮食都不见的能吃到过年,昨天大叔推家的粮食可比这个还多呢。”

    牛大娘立刻就不乐意了:“懂什么,我家人口多,粮食可不得多准备点吗。”

    田野不搭理她走人了,牛大娘追过来神神叨叨的说道:“丫头呀,往后可的好好地看家,王寡妇家,本来就该着大队工分呢,借粮都没能借多少。这样的人家还有几户呢。”

    田野不想跟他唠嗑,闹心。

    牛大娘看着田野都把大门关上了,还扒着门缝往里看呢。

    田野觉得情景不大好。人口多的人家,平时粮食不够吃,都是拿着白条去大队借粮食的。

    这么一闹腾,那些早先借过粮食的人家,在大队借不出来粮食了,而且缺粮食的还都是他们这些人口多的人家。这就是一个死循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