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桃花
    连朱老大都愣住了,他从小就没有姥姥姥爷,可也没人说过她妈命不好什么的呀,当然了他也不是很信这个,那不是不想同隔壁的黑猴精沾上吗。

    朱铁柱打累了,把朱老大嘴巴上东西扒出来:“告诉你,知青点往后你要是再去,老子削断你两条大腿。”

    朱老大个怂货,见反抗不管用,哭哭啼啼的抱着朱铁柱的大腿:“爸,你要是非得娶隔壁黑猴精,就让老二娶呗,我看着她就做噩梦,我听知青们说,过几年没准高考呢,我准备考试去城里,我不娶黑猴精。”

    朱铁柱气的都没话说了:“呸,你连高中都没上过,真高考也轮不到你,你的事别往老二身上扯。再扯一次,我就揍你。”

    朱铁柱挺心疼大儿子的,不过大儿子说话实在不靠谱,兄弟那都是将来的帮衬,哪有这么说话的呀,不是结仇吗。你不稀罕才推给兄弟,像样吗。

    所以打朱老大大多数还是给两个儿子看的,真没有多疼。

    可朱老大人怂,哭哭啼啼的大半夜,开始的时候,就是畅想美好未来,同知青在一起努力学习的美好未来,后来翻来覆去一句话,不娶黑猴精。

    田野心说就这么缺心眼的脑子,要是真能考上大学,这录取的标准线得多低呀。这是典型的志大才疏。

    朱老二一夜没睡觉,心里一会酸一会涩都不知道什么感受。

    脑子里面乱糟糟的,想他妈,想他爸,想他哥,还有这个家。

    他朱老二在这些人眼里,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位置,朱老大怕被丫头克死,所以让他娶隔壁丫头,朱老大就不怕自己这个兄弟被克死吗。他把自己当成兄弟了吗。

    最后脑子里面乱乱的,好像什么都没有想明白。

    都是让老大给搅合的,恨恨的想,隔壁的丫头要是丧门星,朱老大就是个搅家精,这两人倒是般配。

    朱老二突然想,这两人真要是成了亲,家里还能有好呀,他得早点给自己打算打算,做什么都好,也比在家里呆着。

    不想看着搅嫁精把家搅的没有宁日,也不想在家里看到隔壁的没心眼玩意,朱老大那样自私的人也愿意嫁,得多缺心眼呀。不用脑子都能知道,往后家里啥样。

    老朱家闹腾的事情,第二天村里就风言风语的,田野不出屋,凑事的牛大娘敲门过来探消息,张口就是恭喜田野。

    那小表情丰富的,田野觉得牛大娘不在文工团工作都可惜了。

    田野堵着大门口,一句话就把牛大娘给打发了:“大娘要是想知道啥,去隔壁打听去。”说完就把门给关上了。

    朱大娘都没能进院,不过转眼就把闲话给说的有声有色的,而且是对着全村的妇女逢人便说:“这亲事老朱家大小子不愿意,野丫头怕是中意的很,心里难受,都不开门说话了。哎呦,我都怕丫头憋出来点病来。”

    等田野知道这个的时候,整个村子都传遍了。

    在村里走一圈,大家看过来的眼神,都是那么的怪异。弄得田野头皮发麻。

    这两天队里放假,田野都是一大早的直接锁门去前山了,反正家里也不消停,左右邻居住的近,有点动静都能听见,烦不胜烦。

    田野在山里转悠,也没好运气碰上点野兔子,野鸡的,连点野菜都没有挖到。

    倒是找到一颗野桃树,上面稀稀落落的挂着几个桃子。

    田野安慰自己,胜在纯天然,连药都没有打过,桃子个头虽然小,可味道不错。

    田野稀罕,不光把桃子给摘吃了,连着桃树都回家拿工具给挖回来了。

    田野扛着这么一大棵树回来的时候,村里人都看呆了。这丫头一身力气也太蛮横了。

    孙家新媳妇看到桃树挺稀罕的,想弄自家院子里面栽上,田野没同意。

    转脸人家孙家小嫂子就说了:“野丫头,咋地,特意挖棵桃树回来,招桃花的呀。”

    田野都想翻白眼,不就是一棵桃树没给你吗?至于这么变着法的磕碜人吗?也佩服这位小嫂子这都能联想到一块,村里人的嘴巴也真是绝了。

    嘴长在别人身上,随他们说吧,反正他这名声也就这样了。

    半路遇到田花的时候,这丫头昂着脖子趾高气昂的安慰一句:“朱老大看不上你也是正常的,不用想不开。”

    田野一声不吭,扛着桃树就回家了。都啥事呀?

    蠢死朱老大得了,非得嚷嚷的满世界都知道,这是生怕亲事成不了呢是吧,田野气的恨不得立刻嫁给朱老大,直接克死他省心。

    田野把大门一关,抡着锄头在井边挖了一个大坑,把桃树栽进去,填土,浇水。力气用过之后,才觉得心口舒畅了那么点。

    桃树根下面是半人高的石头水池子。这要是到了来年春天,闭眼上进幻想出来绚烂的精致。

    自家小院得多漂亮呀,心情更好那么点。

    不过没能维持多久,大晚上的就让陌生人堵门了,田花带着知青点的两个女同志到自家来的时候,田野心里膈应透了。

    把三人堵在大门口外面:“我家不进外人。”

    田花没吭声,她妈本来就不让他进野丫头家。

    知青点的张月娥同志大大方方的上前套近乎:“野丫头同志,我们有些话想对你说,在外面说不太好。”

    田野不想跟她们搀和:“不好的话,就别说。”说完就要插门。

    田花仗着队长家闺女的身份,也不是霸道一天了,单手堵着田野的大门:“哎,你咋这么没礼貌呢,这可是城里来的同志。”

    田野瞪了田花一眼,蠢货,城里来的同志,长八条腿呀,凭什么我就得对他们有礼貌:“你稀罕带你家去。”

    田花气的眼睛都鼓了,怎么说话呢。

    张月娥觉得没有面子,不同刚才那样客气柔和了:“野丫头同志,咱们都是女人,我们就是想要劝你两句,现代社会了,包办婚姻可不好。”

    田野气的肚子疼,这些都是什么人,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了不成:“那你该去隔壁说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