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认知
    朱老二不高兴跟这个没关系,而且也不愿意听别人说这个:“你也信这个?”

    田小武看着朱老二的脸色不对,拍着胸脯保证:“我不信呀,我这不是看你不高兴吗。”

    朱老二说的斩钉截铁:“我也不信。”就是怎么都提不起劲来,形容不上来的一种心情,干啥都没心气。

    连他们的苹果在县城真的换了钱,朱老二都没有多高兴。

    田小武倒是挺满足的,挑朱老二喜欢的说:“二儿你说这人咋想的,那么青涩的果子竟然真的换成钱了,这城里的人的口味可真是独。”

    朱老二脸色总算是缓和些,不过也没说什么。

    田小武搓搓手:“总算是没亏了咱们哥两,昨天连集体食堂的饸饹面都没吃上呢。走兄弟请你吃饭去。”

    朱老二舍不得花钱:“省着点吧,走了回家。”

    田小武砸吧砸吧嘴:“你这人真没劲,咋还不高兴呢?”

    朱老二有点颓废,跟败犬是的:“没事,就是没啥精神。”

    田小武:“别是这丫头真有这么邪性,还没近你家大门呢,就开始克你了吧。”谁刚才拍着胸脯保证不信这个的。

    朱老二看看田小武,这话田小武猜对一半,不过跟克不克没有关系,他倒卖架杆的事情这丫头知道,朱老二担心这丫头成了他嫂子,就把他给卖了。

    所以现在尤其的看重手里这点钱,舍不得乱花一分:“行了,都说了不信这个,村里跟隔壁丫头一样没爹没妈的人多了,还不是隔壁丫头没人护着,才让村里一群的破嘴妇女给嚼舌头的吗,你见过谁家爷们没事说这个。”

    田小这次真的不好说了,再说那不就是不爷们了吗。

    朱老二看田小武消停了,叹口气才想自己这点破事,家里成天的吃不饱,大的宝贝,小的娇贵,就他这个不大不小的活该饿肚子。

    顿顿少吃一口,贴补完大的,贴补小的。还一天到晚看不到他妈的好脸色。

    要是手里没有这点钱攥着,朱老二都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去。朱老二心里早就暗暗地打算过,等有钱了,自己就出去找活干,好歹能吃饱。不用吃东西的时候看人脸色。

    他跟小武同年,两人身高差不多,可小武比他壮实一半还多呢。朱老二自己知道肚子上除了肋巴骨就一层皮。

    田小武兴奋劲儿还没过去呢:“二儿你咋就知道在医院这块能卖出去苹果呢。”

    朱老二:“就是试试。没想真成。”

    田小武嘴巴都闭不上了:“你说村里女人生孩子,哪有这么娇贵呀,看到没,买咱们苹果的男人的,连价都不问。不就怀个孩子吗,怎么跟揣个金嘎达是的。”

    朱老二点头,要不然也不能两兜苹果换两块钱呀。

    朱老二想要有人这么惯着他,可惜没这命,只能退而求其次:“等我有了媳妇,我也这么惯着,我的孩子让他想吃啥吃啥。”

    把自己的那点向往都放在自家孩子身上了。

    田小武贼兮兮的:“老二呀,你想媳妇了呀?不过这个你可别想了,就你妈,你媳妇能吃饱就不错了。”

    朱老二的脸色立刻就耷拉下来了,按照他在家里的地位,将来的媳妇跟小武说的差不多,跟他一样在家里受气,吃东西也得吃老大,老三剩下的,光想心里就不痛快。

    怎么感觉人生没有期望了呢。

    田小武一个人闹腾没劲,两人回去的路上头一次谁也不说话,连未来都不畅想了。

    朱老二回家的时候天都擦黑了,难得他妈竟然都没有骂他。

    他大哥竟然也这么早就在家里了,朱老二有心事问一句,亲事定了没。想想怪没意思的,关键是也不见得有人把他当回事,跟他说道这事。

    洗手,从锅里拿出来稀粥喝了两口。

    小四丫凑过来,在边上眼巴巴的看着,朱老二就给小四丫喝两口。

    对小妹子好,完全是同病相怜,别看家里就一个闺女,她妈一点都没觉得金贵,这么大就开始骂来骂去的。

    有时候朱老二都觉得,除了朱老大家里的孩子都是牲口一样养活着呢。

    小四丫小声的跟朱老二嘀咕:“二哥,你小声点,爸妈大哥都一天不说话了。”

    朱老二心跳有点快,这到底是成了还是没成呀?按说亲事妥了,该高兴的。

    可依着他大哥的性子,还有对隔壁丫头的态度,成了肯定也高兴不起来。所以猜不准。

    田野下午的时候把后院自留地的芝麻,黄豆又给浇了一遍。上午相亲对她一点妨碍都没有。

    当然了在老朱家看来,隔壁野丫头就是稀罕他们家老大,可劲的显摆能干呢,不然谁家这时候还浇一遍地。

    田野不管别人怎么想,晚上奖励自己蒸了一大盆的鸡蛋糕子,里面还放了一块鸡油。

    那味飘的隔壁牛大娘鼻子直打喷嚏,一直再嚷嚷谁家馋婆娘没事偷嘴吃呢。

    田野把鸡蛋糕子放在水池子里面冰的刚好入口,听着隔壁牛大娘的羡慕嫉妒恨,吃的贼香。

    从空间里面挖矿出来,田野还试着在操作台上钉了一把躺椅,因为手艺不够纯属,有操作台的加成,这椅子样子也有点奇怪。

    不过自己放在院子里面躺着乘凉还是足够的,还是自己亲手做的,这份意境够美。

    清朗的夜空,徐徐的凉风,田野舒心的躺在椅子上,打算今儿就在外面睡了。

    田野就觉得今儿夜咋这静呢?啥时候院子里面的水池子里面能够种一颗水莲,她这小日子就真的能养老了。

    话说想的有点远,还是想着咋才能吃上肉吧。隔壁朱大娘最近真的是太不给力了,咋就不炖肉吃了呢。他空间里面的大公鸡可是早就处理好了,就等着上锅炖了。

    田野是被隔壁的声音给惊醒的,夜静,有点声音,就能听到。

    朱家两口子肯定在院子里面乘凉呢。

    朱大娘:“要不就算了吧,你看把老大给逼的嗓子都堵严实了。你要是给孩子逼死了,多少家产,多少粮食都是白搭。”

    朱铁柱冷哼:“我看是把他给惯的。”

    朱大娘:“这才刚提这事,老大就这样了,这要是真成了,儿子真要是给她克死,你就不心疼呀。”

    田野心说自己就没说在后头,看吧,真要是同朱家的亲事成了,早晚都有这一天。

    好事算不到自己头上,朱家但凡有丁点的坏事发生,都得放在自己身上扛着。一句丧门星能压自己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