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惊退
    看着出门的一家三口,田野心情好的不要不要的,在队长家里跟没事人一样继续敲敲打打的。

    锤子敲打在石头上的清脆声响,调子都是轻快的。

    妥妥的一区欢乐颂。田野想自己音乐细胞不错。

    田大队长隐晦的看了一眼田野,这咋看着没心没肺的呢。

    队长媳妇很无奈的看了一眼他们当家的,这事朱家没跟他们家孩子说好呀。做蜡了。

    怕是成不成还不一定呢?

    对着野丫头:“丫头,这亲事,也不急。”

    田野表情没变,声音还那样:“叔婶,没事,我也没想着能成,村里人都说我命硬,本来我还不信呢,今儿朱老大刚跟我提亲,人就病了,这要是成了亲,那还能有命呀,叔往后这事还是算了吧。”

    朱老大今儿的表现太给力了,比说不愿意还棒呢,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助攻。一劳永逸。就不信自己这话要是传出去,朱家还舍得拿朱老大以身犯险。

    队长媳妇对这事最是讳莫如深,听了田野这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那表情能做表情包。

    田大队长吸口冷气:“胡扯,他有病,管你什么事,这话往后不许说。”

    田野难得同田大队长认真的掰扯:“叔,我看着村里人说的这事挺准,等我今儿把池子给婶子凿出来,往后叔这里我也少来点,心里踏实。”

    这孩子咋就这贴心呢,队长媳妇心里想的,她都说出来了,队长媳妇哆嗦半天也没说什么,让田野来吧,她真怕的慌。

    人心都是肉做的,看到田野啥事都第一个想到他,田大队长恨声说道:“胡闹,没有的事。我看那朱老大是心里有鬼。”

    队长媳妇想着田野这么为他们家着想,跟着心也软了:“丫头,这事要是朱老大点头,亲事还是不错的,老朱家那是正经人家,嫁过去不吃亏。别的你就别多想。”

    田野没多说,朱老大点头估计没可能了。也就说他愿意嫁,别人不见得愿意娶。继续凿水池子。

    队长媳妇看着田野认真劲儿,忍不住说道:“丫头,这池子,你也不用凿,盛水是挺方便的,可我跟你叔都没有那么大劲儿,倒脏水,可没你那么方便。”

    田野手上的活计都愣了,忘了,她搬着大石头池子倒水跟端着盆子倒水差不多,别人搬不动池子的。

    看着田野的样子,队长媳妇怪不得劲儿的,甭管怎么说,田野是好心:“没事,当猪槽子用也挺好的。”

    田野没觉得多高兴,她弄得是小资情调的石头池子,这份情调没指着别人能看懂,可跟猪槽子相差好远好远的。这是水准问题。

    田大队长跟着安慰:“丫头甭管是啥,也算是门手艺。”

    在看看不太规则的大石头,就中间凿了个水窝窝,搁在院子里面碍眼,跟手艺不搭边。

    田大队长心思没在水池子上,这人心思深想的远,连野丫头都说是她自己把朱老大克成这样的,老朱家肯定也得这样想。

    这亲事估摸着成不了了,看着田野对他们家这份心,心里有点软:“不然你去跟石匠学两天。”

    田野:“不用,我就是凿出来留着自家用的,又不指着它吃饭。婶子,没事,我给你凿个孔,用就堵上,不用就把水放出去,平时你弄块破布堵着点就行。”

    队长媳妇一听就高兴了:“那敢情好,你真能弄呀。”

    田野:“肯定能,这块凿不出来,回头我在搬几块也能凿出来。”

    这个实在劲儿让队长媳妇都不知道说啥好了:“丫头呀,左右你还小呢,这亲事也别多想,回头婶子帮你好好地同朱家说说。”

    田野心说真不用,我给你家凿池子纯粹在抱队长大腿,跟朱家半点关系都没有。

    田野在队长家半天,别说还真是小心翼翼的给队长媳妇凿出来一个带着出水孔的石头池子,就是里面打磨的不咋好。粗糙刮手。

    队长媳妇说了,没事,回头他在搬进来块石头在池子里面闯闯就好使了。

    宁可自己干这费事的活,也不愿意田野在家里多呆。队长媳妇的心思田野还是能听明白的。

    田野忙了半天,队长媳妇留饭都没吃就走了,把队长媳妇感动的就差直接跑朱家在问问这门亲事了。

    田野才出门,队长媳妇就说了:“你说这孩子多好呀,可惜就是命硬。”

    队长吧嗒烟袋没吭声,队长媳妇小心翼翼的开口:“你说今儿朱家老大好好地突然就病了,是不是真的被野丫头克的呀。”

    队长白了一眼媳妇,说是被野丫头一身力气给吓得他也信呀。

    可田大队长这话愣是没跟媳妇说。

    队长媳妇只当是田大队长默认,看吧连自家男人都这么认为了,往后还得同野丫头在疏远点,人再好,不如命好,不然老话咋说人争不过命呢。

    田野在家里高兴着呢,锤子凿子用着顺手,到家就把自家的水池子也给凿了一个出水孔,咋把这么重要的一个步骤给忘记了。

    再看看自家大水池子,简直就是艺术品,外表不规则,纯天然雕琢出来的大石头块,里面的水盆凿的也很有艺术感。在这地方能用上这样的东西,除了她田野也就没谁了。

    关键是别人肯定欣赏不了这份手艺。

    隔壁朱家气氛沉重,从田野回家,就没有听见隔壁发出过声音。

    朱大娘在家鸟悄的做活,听着隔壁田野敲敲打打的声音,那就没舒坦了过。

    在看看炕上躺着的大儿子,还有院子里面阴沉着脸抽烟的男人,这是要逼死儿子呀。你说这丫头咋就不能消停点呢。

    朱老大在炕上躺着挺好的,嗓子也不堵着慌了,可自从田野回来,还有那敲敲打打的声音一传过来,整个人都跟着瑟缩了那么一下。

    脸色青白青白的,这亲事不搅合黄了,他是分分秒秒就不塌心。

    田小武一早就找朱老二,哥两把昨天藏好的苹果拿着去县里准备发财。

    路上朱老二没有往日精神,田小武:“喂,往后你就多个嫂子了,咋看着不高兴呢?”

    朱老二跟沉默了。

    田小武:“也是哈,二儿呀,没事,你要是觉得那丫头犯忌,往少回家去我家住吧。等你们兄弟分家,她就克不到你了。”

    田小武还是很够义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