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使坏
    本来给田大队长挖坑看乐子,现在好了,弄不好自己要把村里两大姓氏都给得罪了。

    想到这里,田野抡锤子的劲头更大了,胳膊都抡圆了,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边上的朱老大。田野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这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从朱老大这边找突破口。

    朱老大从田野抡锤子开始凿石头开始,心脏就揪紧紧的,这往后要是过日子,一个惹黑猴精不如意,还不天天这么被收拾呀。

    田野手上的重锤,一下一下跟凿在他心口上没啥区别,绝对比他爹的鞋底子打的疼。

    一会的功夫朱老大脑门都冒出来一层虚汗,心脏都要从心口跳出来了。

    队长媳妇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大壮呀,起来坐,地上凉。”

    田大队长:“咳咳,丫头呀,那东西不着急,也不是紧着用的东西,过来说说话吧。”

    田野对着朱老大咧着嘴巴一笑:“不用,叔你们说吧,我听着。”手上的锤子就没有放下过,一下一下跟紧箍咒一样在朱老大心口上敲打。

    妈呀,朱老大吓得险些哭出来,田野的笑容真的勾魂。地府使者是的。

    朱大娘看着大儿子的样子,真心疼了,咬咬牙险些就打退堂鼓了。

    朱铁柱看着田野的手把式跟他家媳妇想的刚好相反,勤快,有力气,没准还能有个凿猪槽子的好手艺,好歹能贴补家里点。

    这就是闺女,这要是儿子说个媳妇都能养家。

    瞪了一眼坐卧不安的媳妇,顺便烟袋锅子敲打两下儿子,也不管田野那边乒乒乓乓的伴奏声,开口就同队长唠嗑说正事。

    村里人说话直接:“队长兄弟,大小子跟野丫头这亲事,一直都是你嫂子在张罗,今儿我过来,就是想着跟大兄弟正经的说说这事,要是两孩子都没事,就早点过个明路。”

    田野不知道原来说亲竟然这么直接的,这也太刺激心脏了。

    幸好还有前提一句‘两孩子都同意’呢,不然那不就因为耍小聪明,把自己给卖了吗。

    心里着急,田野敲石头的节奏都快了。乒乒乓乓的透着一股子喜庆。

    田大队长愣是从田野凿石头的节奏中,感受到一股田野对这门亲事的欣喜。不然咋就听到亲事就激动成这样呢。

    觉得丫头有点丢人,好歹是咱们是女方,不能这么上赶着,回头就让媳妇跟丫头说说这个理。

    朱老大听到他爹这话,就跟催命符一样,这在加上田野这边的紧箍咒,朱老大都觉得没活路了。

    昨晚上挨打同今儿比起来,根本就不叫事。

    田大队长怕开口问田野,田野把乐意说的太快了,显得自家没有面子。

    所以把眼睛对准了朱老大:“老哥,这是好事,丫头亲事定了,对大兴兄弟也算是有个交代,只要两孩子乐意,咋都成。大壮呀,你自己的事,你表个态,你看着丫头还成不?”

    这事吧本来应该相亲之后私下询问的,可他们两家的亲事不同,大家邻居住着,相亲都是虚话。

    人家田大队长把话说的明白,两孩子当这大伙的面点个头,这事就算是成了,就等着商量定亲。

    朱铁柱晚上把儿子给打服了,野丫头那边早就没问题,可不就差当面点头了吗?..

    田大队长跟田野想的差不多,这事要是不想成,除了从朱家大小子出岔子,也没有别的地方能插手。朱家大小子的怂样,田大队长那是看不上的。

    田野敲打石头的时候田大队长就看到朱家小子的反应了,他也不吭声,下意识的就想着这小子要是不吐口,他还能在把野丫头放在眼皮子底下看几年。

    万一田大兴要是给丫头留下东西了呢?田大队长心里也跟拉锯是的,纠结着呢。

    这院子里面唯一啥都不想,光凑热闹的就是队长媳妇了。

    看着朱老大好半天不开口,开始给打哈哈:“这孩子害羞了。”

    朱老大就听朱铁柱那边哼了一声。

    朱老大吓得哆嗦一下,嘴巴张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队长媳妇:“哈哈,看看这孩子紧张的,你同丫头妹子隔墙住着这么多年了,有啥可不好意思的呀?”

    朱家老大跟丢了魂一样下意识的看向田野的方向,田野没做多余的动作,就是脚底下挪了一步,把从大石头上凿下来的脚丫子那么大的碎石块,给踩土里面去了。

    朱老大眼睛都直了,石头跟地都平了。虽说是土地,那也是来来回回踩的瓷实的土地呀,这丫头到底多恐怖的力气呀。

    跟他心里的白月光小张同志,差距实在是太大。

    朱老大眼泪都飚出来了,嗓子就跟有东西堵着一样,这次是真的想说话都说不出来了。

    朱大娘心疼儿子,眼睛就没离开过朱老大,看着大儿子眼圈通红,立刻过来了:“老大,老大,你咋了这事?”

    朱老大拉着他妈就没撒手。

    朱铁柱气的恨不得把儿子现在就给抽一顿。

    田大队长:“老哥呀,这是咋了?不是孩子心里有别的想法吧,现在可不兴包办婚姻,咱们得让孩子自己愿意才成呢。”

    朱铁柱:“没有,没有,肯定没有,昨天他妈我两闹气,让孩子跟着受罪,夜里跟着凉了。”

    田大队长:“你看这事闹的,等孩子病好了再说也一样的,老哥,这亲事我没说的,可就一句话,得两孩子乐意,咱们也不行封建家长那一套,不然两孩子将来不过好,回头咱们还得落埋怨。”

    田大队长接着说了:“老哥你也知道,是丫头信任我们两口子,我们两口子才做这个主,可毕竟隔着一层呢,我们两口子毕竟不是丫头的亲父母。”

    朱铁柱不等田大队长说出来别的,赶紧就接口了:“队长你别说了,这孩子今儿病了,真没别的意思,不然我们三口今儿也不能过来。”

    朱大娘跟着说道:“对对,队长呀,这孩子脑袋都发热了,也是我没注意到,今儿来的不是时候,改天我们在过来。”

    朱铁柱说的实在:“我也不能让队长中间作难,就跟队长说的是的,这事两孩子点头才算呢,咱们也算是对大兴兄弟有个交代。”

    队长媳妇:“看老哥说的,孩子不舒服,那不是赶上了吗,这不是事,哪天在咱们再说这事。”

    田大队长:“没事,给孩子看病要紧。”

    朱铁柱领着老婆孩子从队长家出来的时候脸色都能滴答水了,忍着气才没立刻就抽朱老大一顿。

    朱大娘对田野的怨气,亚都压不住:“就没见过这么没教养的,敲敲打打的,想干什么呀?看吧老大吓的。”

    朱铁柱:“闭嘴,看他那怂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