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相亲
    队长媳妇打开门,前所未有的笑容满面:“哎呦丫头来了,快进来。”

    看着田野的装扮队长媳妇笑容凝结了那么一下,才想起来,忘了让这丫头打扮打扮了。

    索性老朱家上赶着求亲,家里的事不用介绍都明白,应该不在意这个。再说了街坊住着,应该早就看习惯了。

    田野把手里的锤子,凿子,放在前满:“婶子,我过来给你凿个水池子。”说着把手上的锤子凿子给队长媳妇看看。

    队长媳妇大惊小怪的:“哎呦你这丫头,今儿可不用你干活,快院子里面呆着去。”

    田野头一次被队长媳妇给拉进院子里面去。热情的让人起鸡皮疙瘩。

    田野进门就看到朱铁柱,朱大娘带着哭丧脸的朱老大,在队长家院子里面坐着呢。

    就没见过谁家小子相亲,这么一脸倒霉样的,田野放心不少。

    边上陪着穿的簇新衣服,编着两条麻花辫的田花。小姑娘热情高涨,嘴巴甜的跟抹了蜜一样,满场跑。..

    田野嘴巴有点干,说自己是主角,她自己都不信。

    朱大娘看到田野这个样子进来,脸色都黑了,虽说都知道家里啥样,可好歹收拾收拾呀,这太不把亲事当回事了。

    朱老大看到田野,还有能当家雀窝的脑袋,咬着嘴唇差点哭了。

    他昨天晚上他就该坚持住,打死都不答应过来的。

    才抬脚想要动一下,就被边上的朱铁柱扫了一眼。吓的朱老大哆嗦一下,朱老大屁股都没敢动。昨天被鞋底子抽的地方反射性的疼痛。

    队长媳妇看到朱家人的脸色,立刻就把事情给揽过来了:“看我做的这事,昨天一高兴,忘了告诉丫头今天过来了,丫头不知道今儿这事,都没顾得上收拾收拾。”

    朱大娘笑的有点牵强,场面话勉强还能维持:“都是过日子人,成天的地里泥里打交道,丫头收拾不收拾都一样。”

    朱老大都不敢多看田野这边一眼,她妈这话说得对,这丫头收拾不收拾都那么磕碜。

    队长媳妇:“就是这么说,来野丫头这坐,隔壁你朱大叔,朱大娘,还有朱大哥都认识吧。”

    田野点点头,也没顺着队长媳妇的意思坐下,很是不自在的开口:“婶子,我给你凿水池子来了,你们说话我边上听着,不耽误我干活。”

    田大队长:“乐意做啥做啥吧,丫头就这样勤快。”

    在朱家眼里,这样的田野就有点小家子气,拿不出手,尤其是跟边上的田花比着。

    田花在边上看着朱老大的倒霉脸,笑的阳光明媚的,在看看田野,可真是逗死了:“大娘你们坐呀,我还要去知青点那边学习呢,我先走了呀。”

    朱大娘:“这孩子可真会说话,你忙你的,大娘不用你陪着。”

    田花骄傲的起身对着朱老大:“朱大壮同志,我会同知青点的同志们说明你今天不能过去一起学习一起进步的原因的。”

    朱老大咬着嘴唇看着他爸一声没敢哼。

    朱铁柱:“麻烦你了丫头。”

    田野看着朱老大的样子,再看朱铁柱的态度,觉得这事今儿要不能善了,终于知道为何昨天隔壁演了半夜武大片了。

    这还是男人吗?太怂了,几鞋底子就妥协了,连追求都不要了吗。知青们的魅力实在不咋样呀。

    她得好好地想想,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他需要好好地想想怎么周旋,这田大队长也不太给力。

    不是一直惦记他爸手里有好东西吗?怎么说撂挑子就撂挑子呢。

    田花甩着两个大辫子,高高兴兴的出门,恨不得哼着歌走。

    路过田野的时候:“高兴傻了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田野就看到朱老大听到这话,吓得直哆嗦。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田野就跟没听懂田花说什么一样:“叔,库房门口就有不错的石头,我搬进来去。不耽误说话。”说着就跟田花一块出去了。

    田花看不上田野,看到田野从身后跟着,哼了一声:“往后有了婆家,就少上我家来。”

    田野难得好声好气的同田花搭话:“你们不都是一块进步的吗,你就这么抛下同志好吗?”

    田花瞪眼田野急扯白脸的说道:“不懂别瞎说,那是朱大壮同志一心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自己不追求进步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田野心说那你才该发挥同志情,把他拉回到正道上去的吗?这丫头关键时候也指不上:“你们应该把理想定的在高点,不落下一个想要进步的同志。”

    田花都不知道田野能说出这话,她到底听没有听过这话都不记得了呢,结巴的说道:“你懂什么。”扭头就跑走了。

    田野心里哼唧,老婆、孩子、热炕头,朱老大要是跟自己成亲,这三样一样都不会有的。

    还朱大壮,头一次知道这人叫这名,咋不叫猪大肠呢。

    田野就恨田大队长不给力,还得自己想法子。

    在路边挑了一块最大的石头,搬进去的时候,咣当一声放地上。孔武有力的形象很是深入人心。

    田野眼角扫到朱老大跟着石头落地的震动,从小板凳上坐到地上了,倒霉脸吓得惨白惨白的,估计现在要跟说成亲的事情,这孩子夜里都得做噩梦。

    朱大娘在边上看着大儿子心酸的想掉泪,一点相亲的喜庆感觉都没有找到。

    队长媳妇看着田野这么粗犷的动作,跟着头皮发麻,在看到朱老大这个样子,呵呵是不是太委屈人家孩子了。

    老朱家为了三间大房子也太豁得出去了。

    就是沉稳的田大队长同朱铁柱脸上表情都没能维持的太标准。

    田大队长那是觉得野丫头表现的不是时候,这是满意这门亲事,在朱家人面前表现自己的本事呢。

    到底是没人教的孩子,连这点矜持都没有。而且看样子,还把人家老朱家人都给吓到了。

    朱铁柱那是嫌弃自家儿子太拿不出手,没有人家的力气就算了,连胆子都不行。

    田野没想那么多,打量两眼大石头,就开始拿着锤子凿子开始凿石头。

    脑子里面就没闲着,她说过亲事队长两口子做主,本来是给人家面子,这会要是自己反悔了,那就是出尔反尔。

    没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怕是交代不过去,而且田大队长对她的怀疑怕是也要比原来更加厉害。

    任谁都知道老朱家大儿子虽然不靠谱,对她田野来说那都是一门好亲事。这个突破口要在哪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