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见面
    朱老二心说老大又做什么没脑子的事情了,可惜老三不在这,不然能探探口风。

    朱大娘心疼大儿子:“孩子大了,你也不能这么打他,回头心都给打跑了。”

    朱铁柱气的手上的烟袋锅子敲的蹦蹦响:“再不打,人都跟着跑了。”

    朱大娘听的风言风语肯定比朱铁柱听到的多,自家大儿子在知青点没谱的事情做得多了,都要让村里人笑话死了。

    可朱大娘不这么想,知青怎么了,要不是年头不好,她没准就成全儿子了,城里儿媳妇至少看着顺眼。

    怎么都比野丫头强,不过眼下还得顾着一家子的吃喝:“队长两口子没拿捏这事,我心里可是放心多了。”..

    朱铁柱心里有数:“这亲事谁拿捏,他们家都不能说道拿捏,他们家田花没比老大强多少。”

    朱大娘心说到底是自家男人心里有数:“那倒是,说实话,要是门当户对,还是田花跟咱们老大般配合适。”

    朱铁柱:“拉倒吧,那样两孩子你想操心到死呀?”

    朱老二心说,那就组团给知青点消遣玩了。

    田野这两天休息的好,左右无事在空间里面抓大公鸡,准备吃鸡肉呢,根本就没有听见隔壁朱家的唠嗑。

    等田野端着一大碗鸡油出来的时候,隔壁已经打上了。

    难得朱老大这次哭嚎的声音挺压抑的,竟然没有震天响。

    田野心说可惜没听到开头不知道这朱老大又干了什么好事了。

    不过跑不了今白天上蹿下跳那点事。

    这段时间他们这片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气了,天天晚上有节目。

    田野没事在院子里面边听乐子,边拿着锤子敲打自家水池子。一直到隔壁消停了,田野才进屋休息。

    可惜今儿隔壁全程武打电影,没啥剧情,他都没弄懂怎么回事。朱铁柱憋着劲的闷声揍儿子,朱老大除了哭嚎连句话都没有。不寻常呀。

    第二天不出工,田野不用早起,一大早啃过玉米,玉米汤煮了草籽粉,把自己浑身上下都给涂抹了一遍。在水池里面打量自己两眼,还不错。

    拿着新到手的工具锤子,凿子,正准备去队长家献殷勤,大门就被敲开了。

    田野开门:“做啥?”

    田小武扫了一眼田野,就这模样磕碜死了,竟然还有人提亲,朱老大虽然不咋样,配黑猴精,那也是被猪拱了:“我家里有人等着你呢。”

    田野也不多问,拿着工具就跟田小武出门了,田小武看着田野的一身打扮,还有鸡窝头:“你不回去打扮打扮。”

    田野差异,上岗村谁拿正眼瞧她呀,打扮给瞎子看吗。

    脚步飞快,拉了田小武半个身子:“不用,我衣服不脏。”

    田小武撇撇嘴,心说也就没有馊味,跟干净可不搭边。

    田小武都要小跑着了,良心的建议:“你还是去换换吧。”

    田野根本就不愿意同田小武多说话,回头田小武要有个好歹的,队长媳妇肯定记恨她。说她克的。

    田小武怎么看田野都怪可怜的,这朱老大一心盯着知青点呢,看着这样的野丫头能乐意亲事,他能逮鬼吃去。偏偏黑猴精还不知道打扮。

    田小武难得好心,想着安慰安慰野丫头,省得回头朱老大不愿意了亲事不成,这丫头一点准备都没有。多难堪呀。

    田小武试着说道:“其实我觉得吧,朱家老大那人也不咋样。成天的吊着眼,谁都看不上,在知青点跟小丑是的,给咱们上岗村的人掉价。”

    田野心说这小子还成有点眼光。

    看田野不吭声,一门心思的往前走,田小武急的抓耳挠腮的,我为了谁呀:“你听到没有?”

    田野回答的干脆利索:“听到了。”

    听到了怎么连句话都没有,可真是急死人了,田小武:“那你啥意思?”

    田野心说不需要我有意思,随口说道:“没意思。”

    田小武心说不能呀,不是说这丫头对朱家的亲事很乐意吗。怎么就没有意思?

    看着田野傻傻的样子,田小武心说自己白瞎操心了,这丫头根本就没听明白。

    眼看着快到家门口了,田小武来一句:“哎,好歹你走慢点,跟你多急着见人家是的,谁家丫头相亲跟你这样着急呀,多丢人呀。”

    田野脚步突然就停下了,用正脸对着田小武确定:“相亲,跟朱老大?”

    同田野面对面的田小武险些惊倒,额,可真没法看了,这丫头怎么丑成这样,有眼睛的人都看不上这丫头。老朱家两口子对儿子也是够狠的。

    田小武立刻扭头看向一边,伤眼,太伤眼了:“还能是谁呀,孙二癞子还敢想娶你吗。再说了我爸也不能把你给介绍那样的人呀。”

    田野有点反应不过来,田大队长脑袋撞门上了,竟然让我跟朱家相亲,这事怎么有点超出预料呢。

    难道自己表现的太好,让田大队长真的放弃对自己的控制了。

    要是没有眼前相亲这件事,她是不是要庆幸一番呢。

    可眼下,有点略糟心呦。朱老大,额,想起这人就膈应,还跟自己相亲,谁恶心谁呢?

    田小武挑眉:“怎么不走了?”

    田野一时半会的没想明白呢,没动。关键是要想想怎么才能不让自己被朱老大恶心到。田大队长关键时候太不给力了。

    田小武看着田野突然墨迹了,就以为他中意朱老大,害羞,怯场了呢:“走吧,让你打扮的时候你不打扮,现在打扮也晚了。再说了隔壁住着,人家老朱家还能不知道你是个没毛的黑猴精吗。”

    田野听到这话,脑子里面就四个字‘艳名远播’抬眼看注田小武,这没毛黑猴精的外号,竟然连田小武都知道。多糟心呀。

    田小武看着田野的样子不耐烦了,隔着大门招呼:“妈,我把野丫头叫来了,门外头呢,我出去玩了呀。”

    说完这小子就跑了,他还等着跟朱老二一块去县里呢,今儿不用推车子,他们晚点走也没事。

    田野脸色真不好看,她还没想出来办法脱身呢,田小武这个大嘴巴,怎么碰上这么一个糟心的东西呀。不喊我还能跑了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