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初定
    朱老二同田小武漫山遍野的跑了一天,连食堂的管饱饸饹面都没有吃到,就弄回来两兜青苹果,还没长开呢。

    说句实话一点都不好吃酸涩的很,这还是朱老二上次跟人家换苹果的时候,特意留心询问出来的消息呢,两人在跑大老远,在山上找了一天才找到这么两兜野果子。

    回家听说中午吃食堂,田小武同朱老二差点后悔死。

    两人褂子裤子上都是树枝刮的大口子。狼狈的跟要饭的差不多。

    田小武到家就被他妈给踢了一脚:“你个败家玩意,整天就知道疯跑。”

    田小武拿着两个小苹果,笑嘻嘻的就把他妈给哄高兴了。

    队长媳妇娇惯孩子,倒也不真打。

    朱老二就不一样了,朱大娘家四个孩子,洗洗涮涮,缝缝补补哪有那么多的功夫呀。

    看到朱老二一身狼狈的进家,脸色黑的比锅底都难看:“要账呢,整天就知道到处撒野,不干活还添堵。告诉你家里没饭吃。衣服穿成这样,甭指着我给你缝。”

    朱老二兴冲冲的回来,听了朱大娘这话,兜里的两苹果愣是没拿出来。

    就知道他拿不拿回来东西,家里人的态度不会有什么变化。

    朱老二耷拉着脑袋进屋:“不用你缝,我自己缝。”

    朱大娘气不打一处来:“有本事你就别用我。”

    朱铁柱在边上扫了一眼儿子,好歹没吭声,这阵子朱铁柱看着老二比老大顺眼多了,好歹不在眼皮底下膈应人:“你哥呢。”

    朱老二僵硬着瘦竹竿一样的身形,刀削脸绷着,薄嘴唇抿成一条线:“不知道。”

    朱大娘手里就的活计就没有放下过,他们家人多,光纳鞋底子都比别人家忙个半死。对着二儿子怎么都看不上眼。一张哭丧脸给谁看呢。

    朱铁柱:“三儿去把你哥找回来去。”

    朱老三那个嘴欠的:“爸我哥丢不了,肯定在知青点呢,比我二哥好找多了。”

    朱铁柱才要脱鞋,朱老三一溜烟的就跑了。

    朱老二在院子里面洗脸洗手,才进屋,没有一会,小四丫手里拿着青苹果蛋子就出来了,显摆的在朱大娘还有朱铁柱眼前晃了一圈。

    朱大娘看了一眼自己屋里倒腾衣服的朱老二:“有个屁用,顶饿呀。”

    到底是亲儿子,不过嘴上依然刻薄的很,:“要账呢,你当针线白给的呀,放那等着老娘伺候你,老娘就是该你们的。”

    朱老二在屋子里面拿着针线,根本就不搭理外面的朱大娘。

    气的朱大娘:“有本事你就倔。”

    朱铁柱在院子里面不吭声,朱铁柱倚重大儿子,可老大要是不乖顺,朱铁柱抄起鞋底子就打。

    朱老大这个软骨头,一打一赎嘴。

    朱铁柱稀罕老嘎达,可朱老三那小子要是闹腾,朱铁柱打两鞋底子也不心疼,村里的孩子都是这么长大的。

    朱老三贼滑的很,顶多挨两下,就能跑没影了。朱铁柱不消气他都不上家。

    可就是对朱老二,轻易朱铁柱不动手,这孩子死犟,打他的时候,动都不动就那么等着,让朱铁柱这个打人的都犯怵。

    越打越火大,连个下台的台阶都没有。

    在朱铁柱心里,朱老二比老大老三都懂事,老大嘴馋,老三那是又懒又嘴馋。

    老二有东西都知道给小四丫吃,换成那两货,根本就不会有这事。

    可朱铁柱就是觉得跟老二亲不起来。都是亲生的儿子也不成。

    要不说五根手指头伸出去都不一边长呢。

    小四丫嘴里吃一个,兜里捂着一个坐在朱铁柱跟前啃酸苹果。

    朱铁柱大老爷们,稀罕闺女也不会温言软语:“看你酸的,留起来一个明天吃。”

    小四丫啃着苹果含含糊糊的坚持:“酸也得吃,三哥回来就没了。”

    朱铁柱吧嗒口咽,到是没吭声,他们家老三不知道让人,就是锅里抢食的主。

    朱铁柱:“锅里有饭,让你二哥吃饭。”

    小四丫啃着苹果就跑了:“二哥锅里妈给你留着烦呢。”吃谁向谁这话说的也没错,这么大的丫头都知道谁给她好吃的。

    朱老二跑了一天,肚子里面就那点苹果肯定不顶饿,还是拿着针死犟的在那戳衣服。..

    朱大娘差点给气蹦起来,疯跑出去一天,回来他还犟上了:“我欠你的呀,我看你有多能。”

    朱铁柱:“得了,成天的吵吵,孩儿都给吵吵不耐烦了。”

    朱大娘从锅里端出来一碗粥,放在院子里面的饭桌上,进屋就把朱老二手里的破衣服给抻过来了,顺手给了朱老二脑袋一巴掌:“滚出去吃饭去。”

    朱老二蔫头耷拉脑的到院子里面吃饭。够不够吃就这么多。

    爷三在院子里面连句话都没有。

    朱大娘拿着破衣服坐在桌子边上:“等你哥有了媳妇,你在这这么疯跑,连饭碗都赶不上,看谁还给你留饭。”

    朱老二闷不吭声的喝粥。这么一碗稀粥,还不如朱老大平时坐在门槛子上啃的白薯干经饿呢。半夜肚子肯定得饿醒。

    朱大娘:“也不知道随了谁了,一脚都踹不出来个屁。”

    朱铁柱:“成天的叨叨,烦不烦。”

    朱大娘:“队长媳妇说了,哪天有空,让两孩子碰面都点个头,这事就算是成了。”

    朱铁柱询问媳妇:“这算是定亲?”

    朱老二筷子好半天都没有动。这亲事就成了?

    朱大娘:“听话头应该是算是相亲,队长媳妇说,这事丫头点头才算,定亲什么的他们两口子帮衬着操持。”

    朱老二的筷子才继续搅合粥碗,话说相亲跟定亲有区别吗,他放心个屁呀,有他什么事呀。

    再说了就看野丫头盯着他哥乐的神经病似的样,还用相吗,就差贴过去了。

    朱老二难得吃东西的时候,还能哼了一声,不过只有他自己能听得见。

    朱铁柱拍板:“就明天吧,早点把亲事定下来省心。”

    朱大娘发愁,自家大儿子可不见得给力:“这要两孩子点头这事,我这心里不踏实,你说老大这心里也不知道想啥,连点谱都没有。”

    想起白日里朱老大丢人现眼的样子,朱铁柱冷哼:“别操心了,等老大回来我就让他知道该想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