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迫近
    朱老大端着一大饭盒的饸饹面跟在知青里面一位女同志的后面,献宝一样:“张同志,我这给你留了一饭盒呢,你带回去知青点留着晚上吃吧。”

    田野就扫了一眼,心说朱老大这么蠢的玩意,还知道献殷勤呢,有进步吗。

    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朱老大献殷勤的张同志,长得还成,就是鄙夷朱老大的眼神实在是太明显了,这得多没有眼色还能死乞白赖的在人家跟前转悠呀。

    就朱老大现在神情,在田野看来跟打了鸡血是的。

    不巧,朱老大看到田野了,脸上一阵的不自在,然后上前两步:“看什么看,这是咱们村的知青张同志,看了你也只能自行惭愧。”

    田野都懒得搭理他。二货。

    张同志倒是和和气气的过来同田野打招呼,伸出一只手大大方方的开口:“野丫头是吧,上次多亏了你教我们倒粪呢。我是张月娥,你好。”

    装羞涩田野有点做不来,跟这人握手也不是自己这个乡下丫头能做出来的,田野有点作难怎么办好呢?毕竟是一个热情洋溢,带着时代特色的小姑娘呢。

    就看到朱老大跳出来了:“张同志,她一个野丫头,不懂这些的。”

    张月娥脸色通红的对着朱老大:“朱同志我在跟野丫头说话呢。”

    朱老大不蹦跶了,不过等张月娥回头在找田野说话的时候,田野已经走开好久了。

    听说干完活就能收工,大伙干劲十足,中午都没有歇着,不到下午四点,就把地里的活计给做完了。

    田野都不知道那么足的太阳晒着,大家哪来的精神愣是能提前完成任务。

    田野回家的时候就把灶膛给点上了,顺手往锅里撒了一把绿豆,煮点汤祛暑。这算是苦日子里面唯一的奢侈了。

    回来的早,明天还放假,时间充裕,田野把院子里面的小白菜给摘了一大盆,准备做一大锅的玉米面菜团子。

    都弄好了,绿豆汤也煮出来了,田野弄了一大碗出来,放在院子里面大石头盆里面用凉水冰着,把菜团子放到锅里蒸上,绿豆汤也刚好能喝。

    可惜少了点白糖,田野恨不得把绿豆沙都给舔干净。

    等回头芝麻,黄豆都收了,他就在空间里面在种一茬绿豆。绿豆这东西在村里都能当中药用。稀罕着呢,家里多备着点准没错。

    趁着没事,田野把昨天田大队长给的锤子,凿子拿出来,继续敲打院子里面的石头盆子,这次工具顺手,菜团子蒸好的时候,大石头中间的窝窝都能放一桶水了。

    田野绕着石头水池子,满意的不要不要的,这东西往井边一放,实用还美观。

    感谢田大队长的大方,田野想了,回头他就给大队长的院子里面也凿这么一个东西过去。以示自己但凡有好东西都愿意同田大队长分享的决心。

    隔壁老朱家,早早的就吃饭了,至于说一天到晚没看到人影的朱老二,朱大娘骂了几声儿子不着家,根本就没人找儿子回家吃饭。

    朱大娘天才擦黑就去队长家里面了。

    队长媳妇看到朱大娘这次热情的很,朱大娘看队长媳妇的脸色,心说总算是要有点好消息了:“弟妹呀,又来麻烦你了。”

    队长媳妇:“看嫂子说的,咱们谁跟谁呀,这阵子大队忙着抗旱的事情,也没顾得上老嫂子的托付,这不是才歇下来,当家的就想着这事了。”

    朱大娘听了高兴地表示:“哎呦,等回头老大的亲事成了,一定让他们两口子好好地谢谢弟妹两口子。”

    队长媳妇:“那我可是不客气的,嫂子,当家的说了,虽说野丫头不拿我们两口子当外人,这事毕竟还是要丫头自己点头才算。

    然后说道:“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怎么说咱们也不是丫头的父母不是。”

    朱大娘通情达理的:“也是难为你们两口子了,你放心,不会让你们两口子中间落了埋怨的。”

    队长媳妇:“那是您通情达理,往后的事情他们越好越好,咱们都是这么盼着的。当家的意思是,嫂子你看哪天不错,咱们把野丫头招呼过来,让两孩子当面点个头。咱们也不兴包办婚姻那一套,嫂子你说怎么样。”

    合情合理,谁家亲事都是这么办的,等两孩子都点头乐意了,就能商量定亲的日子了。

    朱大娘能说什么呀:“这事就该这么办,到底是你们两口子想的周到。”

    队长媳妇笑呵呵的:“那成我就等着嫂子看哪天合适,反正丫头那里,随时都能过来。”作为女方来说,队长媳妇的拿捏得不是很高。

    朱大娘心里着急,按照他的意思,今晚上就叫过来说说才好呢。

    问题是他们家糟心的老大,她是真的没把握,怕愣小子到时候说点不找边际的,到时候野丫头好说话,可队长两口子肯定不能答应。

    朱大娘痛快快的应下来:“就听弟妹的,我去找个好日子去。”

    队长媳妇:“不过是走个过程,哪用得着那么正经呀,嫂子要是有空晚上带着孩子过来走一趟就成。”

    朱大娘:“哪成呀,毕竟是丫头的大事,不能因为丫头不懂就怠慢了。回头嫂子还不让人笑话死。”话里话外的透着对野丫头的重视。

    等送走了朱大娘,队长媳妇满意的不得了:“你说老朱家这事做的多透亮呀,连日子都不将就。可是一点没有小瞧野丫头呢。”

    田大队长用鼻子哼了一声,就他们家老大今儿那劲头,老朱家敢今儿就领出来吗。

    明摆着贪图人家家产,这面上不做的圆满些,跟王寡妇有区别吗,老朱家丢不起这人。

    所以说人平时就要积攒点‘人缘’,也可以说‘德行’,不然同样的事情放在不同的人身上,结果就不一样。

    王寡妇求亲惦记的无非就是田野那点家产,因为王寡妇平时人缘差,不休德行,田野就敢把这事给推了。

    换成朱家田野就得掂量,推脱都得找好退路。

    大队长对着媳妇叮嘱:“这事你别多嘴,成就成,不成就不成,必须得两孩子点头。”

    田大队长觉得就冲朱家老大的态度这亲事他同意了也没用。

    所有人基本上都没有考虑过田野对这门亲事不同意的可能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