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聚餐
    村里这两天光看田野同王寡妇家闹腾了,把眼前的旱灾都给忘了不少。

    可老朱家没有忘,朱铁柱冷眼看着隔壁丫头这两天闹腾,虽然看着不像话,可擦边擦沿的不算是出格,还能镇住人。

    朱铁柱觉得这丫头除了说话不招人待见,其他都还成,看着憨实心眼也算是够用。

    出门的时候还嘱咐朱大娘:“中午没事,就去队长家走走,低头娶媳妇,咱们上赶着点不算事。”

    朱大娘心里早就有点不乐意了,这亲事本来就委屈他家老大,可弄到现在,就跟自家怎么扒着隔壁野丫头是的。

    要不是好几户人家去大队拿白条支取粮食,都没能支来,说是不能随便支粮食了,朱大娘差点就要依着大儿子的心,不在提娶隔壁野丫头的事情了。

    朱大娘:“老大不省心的玩意,成天的闹腾呢,我这也是怕亲事成了也不能省心。”

    朱铁柱冷哼一声:“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让他吃点亏就不闹腾了。”

    朱大娘:“咱家自己孩子,你就真的看着他吃亏呀。”

    朱铁柱:“别把孩子惯的没边,成亲是大事,就不能由着他,有本事他自己出去蹦跶去,别指着家里,我就让他自由,他有这本事吗?”

    朱大娘立刻就软了:“你也别生气,我在劝劝他。”

    朱铁柱:“甭管他,等订了亲,有媳妇管着呢。”

    朱大娘心说,你也不看看野丫头那样,能收住儿子那心吗。

    也不敢在朱铁柱跟前深说,儿子回来又得挨收拾:“我知道,回头就去找队长媳妇唠嗑去。”

    朱铁柱才扛着扁担出门了,前几天浇的地,眼看着地上又晒的裂缝了。估摸着今儿还得挑水。

    出门的时候碰上田野,朱铁柱难得说句话:“丫头,把扁担带着吧,看这天旱的,怕是今儿还得挑水。”

    田野愣了一下,这上岗村上赶着跟自己说话的少见。还以为日头从西边出来了呢。

    田野:“知道了叔。”多一句话都没有,转身回头就去拿扁担跟水桶了。

    等田野再出门的时候,朱铁柱都走的老远了。

    响晴的天,田野愣是觉得头上乌云飞过,吹都吹不散,感觉特别的不好。

    队长分工的时候,拿着扁担水桶的,自然就去挑水了,剩下的就挑粪施肥。

    相比之下挑水自然是要好一点的。可田野一点感谢朱铁柱的心思都没有。

    这感觉遭透了,偏偏还不知道不好的苗头从哪来。

    队长说了,玉米就要吐穗了,敢在这两天给庄稼在浇一茬水,把肥顶上,大队就能放假休息几天。

    即便是年成不好,听说要放假,大伙还是很高兴,上午干活的时候,气氛都闹腾腾的。

    田野他们在前面挑水浇地,几个知情还有妇女就在后面挑粪施肥。

    整个村子最活跃的就是朱家老大,绕着几个知情满场跑,那劲头十足十的。

    田野心说,孔雀开屏,吸引雌鸟的注意呢,难道这人是在给知青们展示他挑粪的英姿吗。

    怎么蠢成这样?

    田野他们挑水的时候,总能同他们挑粪的走个碰头什么的,想要装作看不到都不成。

    田野偷瞄了朱铁柱好几眼,这位大家长脸色都要阴沉出来水了。

    在大井边上打水的时候,牛大叔笑呵呵的说道:“兄弟,你家老大整六分可真可惜了,看看这劲头足的。十分都不多。”

    田野险些笑喷出来,可不是劲头足吗,绕着几个知青跟三孙子是的满场跑。

    牛大叔这话可够戳心的。

    田大队长斜眼看了朱铁柱一眼。吧嗒吧嗒的摔打烟袋锅子。

    朱会计:“年轻人,就是有朝气,咱们可真是老了,比不了。”

    朱铁柱嘴巴都抿成一条线了。

    田野愣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挑水就走。任谁都看不出来这丫头什么想法。最后大家都想,这丫头就是个傻的。

    田大队长走在井边的大石头上:“老哥呀,不管怎么说,还得稳重点看着妥帖。”

    朱铁柱听到队长这么说,心里一喜:“那小子就是欠收拾了,有了媳妇拴着就好了。”

    田大队长:“那倒是那么回事。”

    朱铁柱脸色才好看点。

    田野挑水同朱老大走碰头,朱老大挑着粪框子劲头十足,还有力气瞪田野一眼呢。

    田野都不知道要不要成全他,故意上前亲亲近,估计这人就闹腾不起来了。

    等到中午太阳最大的时候,大队长那边就敲钟收工了。

    田野最后一挑水比别人晚了,回去的时候地里没有几个人,看到半日的功夫,大片的田地又被浇的湿润润的,田野都要感慨,大集体的力量就是大。

    这么大一片玉米,这么干旱的天气,靠个人的力量那肯定是保不住的。

    田野看过村边上一块离水井远,顾不上浇的一块地,玉米秧旱的叶子都黄了。看着抽穗都费劲。

    大队里面,田野赶上个尾巴,田大队长说了,下午在忙半日,把剩下的地给浇了,施肥完就可以收工回家了,从明天开始大队就放假几天。

    今天中午都在大队食堂吃饭,玉米饸饹面管饱,算是鼓舞士气,县里对他们上岗村集体抗旱精神的奖励。

    当然了粮食还是大队出,不过名目上很好听而已。

    大队长这话刚说完,田野就看到牛大娘跑着回家了,田野:“吃饭了,大娘这是做啥去呀。”

    孙家的大娘跟在后面:“能干啥去呀,回家取大盆去了呗。”

    这还真是牛大娘的作风。

    田野家里就一个陶盆,要是真拿来,就比牛大娘还出名了呢,直接去食堂,用平日的大碗就好。

    村里妇女孩子都在一块吃饭热热闹闹的,跟过年差不多。不过场面能顶五千只鸭子。

    光孩子摔一块打架,女人跟着吵吵的就好几户了。

    田野默默的躲在角落里面吃面。这些场合她都搀和不上去。躲得越远越好。

    不然谁家孩子磕了碰了,最后都是她给克的。要是放在过去,自己就是原罪,要被烧死驱邪的那种。

    不过眼下她这个身份挺好的,没人敢烧死她,还能一个人消停停的过日子。

    田野挑着扁担去上工的时候,就看到牛大娘吃的肚子都鼓起来,还端着一大盆的饸饹面出来,准备带回家晚上继续呢。

    这可真是管饱,连晚上饭都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