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和解
    王寡妇哪肯让儿子低三下四的呀,抢在王大牛的前面:“丫头呀,这事是嫂子不对。”

    田野:“对不对我也分不清楚,你就当着你儿子的面,跟大伙说说到底是谁欺负谁就成。”

    王寡妇心说早知道我就第一时间过去给野丫头配不是了,哪用得着现在这样丢人现眼呀。

    脸上火辣辣的,看看边上的儿子:“丫头呀,这事是嫂子不该先去你家门口闹腾,你看在嫂子也是稀罕你,看重你的份上,就过去了成不?”

    田野冷飕飕的开口:“不敢,可不敢当你稀罕。你家怎么样,跟我没有关系,也别惦记我家,以后你在我家闹腾我就拿石头直接堵你家屋门。”

    王大牛眼睛憋得通红:“你放心,打死我也不会娶你的。”

    说完袄袖子就在脸上上擦了一下。不知道擦鼻涕还是擦眼泪呢。

    田野眼睛抽抽的,差点把手上的大石头给弄掉地上。谢谢你不娶之恩。这话注定憋在心里了。

    冷哼一声,转身就走了,手上的大石头也没有放下。

    看热闹的人还起哄,让田野把石头继续堵王寡妇家的栅栏呢。

    看着两家就这么散了,觉得怪没意思的,村里难得有热闹看呢。

    有人说王寡妇怂,怎么就道歉了呢。不管怎么说,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大伙都遗憾王寡妇家院墙算是换不上了。

    王寡妇在王大牛的身后:“牛,这事往后你别管了。”

    王大牛又抹了一把鼻子:“妈,以后你别去给我提亲,我不说媳妇,谁家的闺女也不娶,也不让人笑话咱们。”

    王寡妇那个心酸呀,咬着牙恨声说道:“妈往后肯定给你娶个老漂亮的媳妇,甩野丫头一个大队去,谁稀罕这个丧门星玩意呀。”

    王大牛脸红,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妈这话往后就别说了。”

    王寡妇讪讪的在儿子后面进屋了,院子外面的两块大石头注定成了村里人忘不了的话题。

    朱老二同田小武两个半大小子,走的最晚,男孩子野,大半夜的不回家,家里都没人管。

    田小武:“二儿呀,你说我看着王寡妇咋也不是那么讨厌呢,她对大牛还是很好的。”

    朱老二就不同情王寡妇,冷嗖嗖的说道:“不然让她去你家门口闹腾闹腾试试。”

    田小武怕了:“别,野丫头这样收拾她也不错,往后肯定绕着野丫头走。”

    朱老二没吭声,反正往后王寡妇肯定不会打野丫头的主意了,再说了王大牛都说了,打死都不娶野丫头的。

    他在盘算往后还有啥能往县里倒腾着换钱呢,跑县城换架杆算是给朱老二开启了一个新篇章。

    兜里攥着五块钱之后,朱老二夜里虽然依然饿的咕咕叫,可攥着钱的手心烫的慌。

    知道手里的钱能换来麻花,能吃饱,心立刻就不慌了。钱这东西虽然不能吃,可对朱老二来说解渴解饿的。

    田小武脑子有点散发:“二儿,你说往后你天天都看到没毛的黑猴精日子可怎么过呀。”

    朱老二抬头:“什么意思。”

    田小武神秘秘的说道:“刚才我不是溜回家了吗,听我妈说我爸挺看好你哥的,估计这亲事能成。哎,往后黑猴精可就是你嫂子了呢。”

    朱老二听到这消息就觉得脑门有点空,风都凉嗖嗖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什么心情。

    天色都老黑了,田小武就看到朱老二脸上一片惨白,大夜里的可吓人了:“二儿,没事,你别害怕,往后出门我都走在你前面,再说了,他就是真的克亲那也有你哥顶着呢,克不到你头上。”

    朱老二嘴唇动了半天都没出声,他不信这个,他不怕克,比起饿肚子他宁愿被克死。

    朱老二心里明白着呢,真要是赶上灾年,他们家第一个饿死的肯定是他。放在过去卖儿卖女的话,他也是最先被卖的那个。

    田小武看着朱老二有点担心:“二儿你说句话呀。”

    朱老二:“我不信这个,我就是觉得我家要没有消停日子过了,有点发愁。”

    田小武:“那不是喜事吗?”

    朱老二:“我哥啥人你能不知道,这亲事他就没有愿意过,真要是成了,那不得见天的闹腾呀。”

    田小武摸摸脑袋:“也是哈。”

    朱老二突然就觉得很没精神,干什么都没意思:“好了晚了,回吧。”

    田小武:“那明天咱们在去山上转悠。”

    朱老二答应的痛快:“好。”

    回家的路不是很远,朱老二走的特别快,想要去家里求证一下,亲事是不是妥了,又怕听到真的妥了的消息,他都不知道原来心还能这么纠结。

    话说明明定亲的是他大哥,他纠结个什么劲儿呀。

    甩甩脑袋。开始盘算自己的事情了,手里的五块钱不能留着,他得花了,要不然就藏好了。真要是野丫头到了他们家,把架杆的事情捅出来的话,他就死咬着钱没了。

    可惜往后在想靠这个当进项,怕是不能了。断了一条财路。

    忍住就又怨田野,想不开干嘛要定亲呀,自家一人过日子多自在呀。跟他大哥能有好日子过就怪了。

    一直到睡着的时候,朱老二还在想,脑子里面怎么就又凑不出来隔壁丫头的模样了呢。

    田野那边好吃好睡的,今儿心情好,昨天在空间里面栽了一颗黄瓜秧,为了贪嘴,空间时间调整了一下,今儿一进来,不光黄瓜能吃了,空间里面的玉米也都蔫巴巴的了。

    田野啃着黄瓜,把这一茬玉米棒子给收了。

    赶紧就把时间给换回来了,庄稼的成熟期太短,她每天就在空间里面一个小时,多了也忙活不过来。

    田野算计着连着储藏室里面的玉米放在一起,今年肯定能够吃了。

    连着掰玉米,在把玉米晾晒搓成玉米粒,田野算计着没有十天半月的不成。

    白天地里干活,晚上这点时间田野不想把自己弄得太累了,够吃就成。

    估摸着过上一个多月,自家后院园子里面的芝麻,小豆,黄豆什么的都能收了。

    田野就在空间的小院子里面,先种了一茬的黄豆还有芝麻,调好时间比家里后院的芝麻黄豆收的早点就成。

    要是年景稍微好点,周边人家过得都很好的话,田野的小日子在外面也不用表现的太艰难。

    说句实话,昨天那一盆粥,她确实没吃饱,可也撑到了,因为灌了个水饱,夜里可真不好受。

    她算是知道别人说的半夜饿醒是什么滋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