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说情(求收藏,求推荐)
    田大队长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唯独在野丫头父女身上,他不是那么理直气壮。

    野丫头身上没有那邪乎的玩意,他少了这份惦记,心里松快不少。

    还能暗自得意的安慰自己,他这么多年对野丫头的关照,也算对得起田大兴。..

    即便是田大兴活着也就这样了。

    何况田大兴不算是他害死的,他只是救人的时候,脑子突然闪过了点念头,啥事都没做,都是老天爷要收田大兴。

    可就这么念头,这么多年就没少做噩梦。

    田大队长不知道该庆幸田野身上没有让他心动到作恶的东西,还是遗憾真的没有那东西。

    田大队长真不知道要是田野身上有那玩意,他会做出点啥来。

    他在野丫头身上用心虽然不纯粹,可这么多年明里暗里帮衬着那丫头总算是能睡个好觉的。

    不惦记那点事了,突然就坦然了。

    没人知道过他心里这点念头,无从评判他的对错,反正田大队长就觉得之于野丫头,到目前为止他算是个善人。

    田大队长家大张旗鼓的把田野给招呼过去,根本就没打算瞒着村里人。

    王寡妇不出屋,晚上在她们家院子跟前等着看笑话的人,就把消息给带到了:“你还是去跟人家野丫头服个软吧,丫头可是才从队长家出来呢。”

    王寡妇纠结的很,田大队长明里暗里护着野丫头,田大队长就差明说看不上自己平日的做派了。这点事村里人都知道。

    他王寡妇在上岗村过得不如意,可以说田大队长的态度占绝大一部分原因。

    从平时分配活计上就能看出来,田大队长看不上自己。

    朱会计说的话‘认个错’对王寡妇这样厚脸皮的人来说也不算是个啥,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答应下来,忒没脸。

    王寡妇那也是想着等回头没人的时候私下去找野丫头说说。

    当着朱会计的面上外强中干强撑着那点脸面呢。

    田小武同朱老二在王寡妇家后门把王大牛招呼出去的。

    村里人都在前面等着看晚上田野怎么搬石头堵王寡妇家大门呢。

    王大牛根本就不想回家,找田野打架的事他也不想了。打也打不过。

    刚才听到大队的说和,王大牛心里沉沉的:“你们两说,我要是去找野丫头认个错成不。”

    朱老二眼皮直跳,下意识就觉得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为啥不好他也说不清楚。

    田小武:“你去找野丫头,那丫头做出来的事情可不像个讲理的,别说你妈把她给惹怒了,我爸我妈见天的给粮食衣服的,刚才我去他家都没看到个好脸。”

    言外之意,你这么找过去,那不是去看脸色吗。

    朱老二抿嘴,他虽然没看见过田野笑,也没看她冷过脸子,仔细想想,好像就没记住过那丫头的模样。竟然连眉眼都不太能记起来呢,这个不合常理。

    他脑子似然不算是顶好用,可只要是见过一面的人,大概都有个印象,野丫头这样常见面的没道理连模样的印象都没有。

    朱老二使劲的想,也没能想起来田野那张脸到底有没有过表情。除了两坨虫子一样的眉毛,真没有别的影响。

    田小武冷不丁的给了朱老二一胳膊肘子:“二儿,想啥呢?”

    朱老二不经意的看看边上的王大牛:“我就是想那丫头蛮横的很,大牛去了别以为是示弱了吧。”

    田小武挠挠脑袋,老二今儿心眼不够使呀,去认错不就等于去示弱了吗。

    王大牛眼圈都红红的,显然憋着气呢:“只要她别欺负我妈,我示弱就示弱。”

    朱老二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脑袋被门板子夹了,说话不过脑子:“不是,大牛,我是想着,你妈多看重你呀,肯定不愿意你低了丫头一头,宁可自己去认错,也不愿意你去。”

    田小武:“那是肯定的,你妈对你那是真好。”

    王大牛:“那我就更不能让我妈被欺负。”

    朱老二看着王大牛一根筋要去找野丫头的劲头,头一次急的绕圈圈:“去也得想周全了呀,你这样去,进得去门吗?”

    王大牛眼睛都瞪圆了,心里满是不忿:“咋地还满村的嚷嚷着去?那也太欺负人了。”

    朱老二不吭声了,真要这样去,他就没啥不放心的了,野丫头那性子这事肯定没完。

    话说回来,自己不放心什么呀?这事跟他有关系吗?

    田小武:“哪能这样去呀,你诚心想让她给你家换院墙呀。”

    一句话差点给王大牛气炸了:“她不就是仗着力气大吗,我要是有那么一身力气还能怕她。”

    哥三都不吭声了,那不是大伙都没有那么一身恐怖的力气吗。

    朱老二心说我要是有那么一身力气,肯定不挨饿。

    王大牛:“这也不成,那也不成,我总得去试试吧。”

    这是个孝顺孩子,舍不得看王寡妇哭嚎,偏偏王寡妇惯常就那做派,动不动就哭嚎。

    田小武也发愁:“不然我们两个去帮你试试。”

    朱老二挑眉,啥意思,田小武凭什么觉得他在野丫头跟前有这份脸面呀。

    王大牛不这么想,病急乱投医:“那你们两个帮我问问,我给她咋道歉都成,让她别为难我妈了。”

    田小武豪气干云的应承:“行了行了,你等着吧,我两这就跑一趟。”

    田小武跟朱老二绕过拐角看不到王大牛了,朱老二问的不经心:“你跟野丫头熟呀?”

    田小武心里正转轴呢,愁死了:“熟不熟你还不知道呀,这么多年也没说过五句话。”

    朱老二:“那你咋答应大牛跑一趟呢?”

    田小武:“我不是看你替王大牛发愁吗。”朱老二终于抬头看着田小武:‘我替王大牛发愁。’田小武:“是呀,刚才你不是急的都转圈了吗,我可没见过你着急成这样时候,不然我能应下吗。再说了大牛跟咱们哥两这阵子处的不错。”

    朱老二特别的憋屈,我着急个什么呀,田小武啥破眼神呀。

    而且同田小武比,自己少了那份阳光朝气,少了对朋友的义气。自己跟田小武这么铁,肯定是自己心向阳光。

    朱老二闷不吭声的习惯了,田小武叹口气,后悔死了,怎么就应承了,万一野丫头不答应,多丢面呀。

    田小武知道田野去他们家了,一时半会的回不来,两人就在朱家门口坐着等。哥两各自烦恼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