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饭量
    从空间里面出来田野才开始点火做饭,明明知道吃不饱还是煮了一大锅的棒米粥,田野估摸着,王寡妇那人昨天没能说动大队干部管这事,今儿肯定躲不过去。

    她分到手那点口粮,顿顿吃粥都勉强,可不敢在人前吃棒米饭,万一田大队长因为自己的饭量怀疑自家粮食的出处就糟了。

    田野在空间里面做的大木盆,是不敢放在院子里面用的,不然她没法说这木盆哪来的。

    可自从昨天看到村里那么多的大石头之后,田野不发愁了,不能用木头的大盆,可以用石头的水池子。村里最不缺的就是石头。

    她自己在家里用石头练手,凿一个水池子出来,这事谁能说她啥?

    撑死了也就是自己脑子不好用,手还算是灵巧。还是跟自己一身力气相辅相成的一门手艺。

    弄好了相当于给自己找了条生路,还不会引起田大队长注意。

    凿石头这个活计她能应付的,空间里面用石头凿的碾盘,磨盘,那都是练手作品。至少能保证石头不会凿两半了。

    田野煮粥的时候,就去路边把相看好的石头搬了回来,本来想着拿去堵王寡妇家大门的。

    田野搬石头回家的时候,村里人就在背后嘀咕,这丫头蛮横的早早的就把石头都准备好了,这是准备今天继续堵王寡妇大门呢。

    大伙都私下里面商量好了,今晚上不睡觉,专门等着看野丫头搬石头堵王寡妇大门。

    开始的时候就是半大孩子讨厌,私下里面约定,跟着凑事的妇女也填热闹。闹得比大队放电影还热闹呢。

    田大队长同朱会计来田野家的时候,田野正拿着镐楔子在大石头上敲打呢。

    镐楔子这东西是田野从镐头上卸下来的,唯一能用来凿大石头的铁器。出格一点的东西田野都不敢用,人前背后都不敢用。唯恐被田大队长给盯上。

    田野对田大队长热情多了,扔下手上的家伙事:“叔来了,朱会计,你们屋里坐。”

    对两人的称呼能听出来,就能听出来亲厚有别。

    田大队长对野丫头这份直性也是服了。

    朱会计也不挑理,同队长家相比,他同这丫头没有那么亲厚,也不敢亲厚,要不是田大队长劝说,王寡妇苦求,他都不愿意进田野家。这丫头命硬邪乎的很。

    笑呵呵的:“哎呦,你这丫头还没吃饭呢呀,一堆的石头弄院子里面来,这是做什么呢?”

    田野:“天热,饭做晚了,这两天我搬石头顺手,想着自己凿个水槽子用。”

    朱会计心说,这都不用他们开口,这丫头自动就说起来搬石头了,倒不用发愁怎么开口了。

    朱会计:“还会凿水池子呀。”

    田野看看碎石头:“瞎凿,不太会。”

    从院子里面的碎石头就能看出来,真不太会,瞎凿的。

    田野:“叔屋里坐。”

    田大队长:“不了,屋子闷热,就在院子里面坐坐吧。”

    朱会计:“锅里粥都要糊了你先忙你的,你叔我两外面凉快会。”

    田野实在,直接去屋子里面搬了两个小板凳出来:“叔,朱会计你们坐。”

    说着就当着田大队长还有朱会计的面,把眼前锅台大小的石头给翻个骨碌,石头上面才凿出来脸盆大小的窝窝,把里面的碎石屑都给倒出去了,然后再把石头给翻过来。

    整个过程,看的朱会计心口乱跳,那么大块的石头,在这丫头手里跟小孩玩意是的,这得多大力气呀。

    田野三两下去井边弄了一桶水上来,哗啦倒进大石头槽里面:“叔,朱会计,你们这边坐着看看凉快不。”

    看的朱会计脸都变色了,这力气也太恐怖了。咽口吐沫,难怪堂哥家要娶这么一个丫头进门呀,一个人顶三人干活了。

    田大队长早知道田野这身力气,没有朱会计那么多的想法,就看出来田野实在了,这么折腾,那不就是听自己说热吗。

    田大队长抽着烟袋招呼田野:“别折腾了,叔还能热到,赶紧去锅里把粥舀出来,这都出来焦糊味了。”

    朱会计嘴上客气多了:“可不是,别忙活了。”

    田野痛快的应了一声,转身就进屋忙活灶台上的活计去了。

    朱会计绕着大石头转了两圈:“这丫头倒是能想。真能凿个水池子出来,洗洗涮涮的方便多了。”

    田大队长扫了一眼:“没有一身力气,别人想了也白搭。”

    朱会计想到丫头摆弄石墩的随意劲头:“可不是咋地呢。”

    看着队长坐在板凳上又开始抽大烟袋,朱会计跟着坐下:“给这丫头十分工咱们大队真不亏,就这把子力气,顶的上好几个壮劳力了。”

    田大队长叹气:‘“然咋让王寡妇那样的人给缠上呢。”

    朱会计眼角抽抽两下,田大队长倒是真的处处都为丫头着想。

    田野干活还是很麻利的,一张黑黢黢的饭桌摆在院子里面,后面端出来一大陶盆的稀粥。

    朱会计让田野搬出来的陶盆又给震撼了一下,他们大队虽然不富裕,陶盆家家也都有,可还用这么大的陶盆盛饭的人家还真是没见过呢。这都顶的上小锅了。

    而且这粥也忒多了吧。

    田野不太好意思的拿出来两个大碗,一双筷子,一双现掰来的玉米杆筷子:“叔你跟田会计先吃,家里就这两碗。”

    朱会计忍不住揉揉脸上僵硬的肌肉,这日子咋过的呀:“不用,你吃,我们老哥两吃过了。”

    田野:“叔,会计,吃吧,没事,我不缺这点粮食。”

    不吃就跟看不起我一样,人家让的特别实在。

    朱会计忍不住看向田大队长,赶紧推辞了吧。

    田大队长:“叔吃过了,你吃吧,吃过饭咱们说说话。”

    田野纠结自己现在是吃还是不吃,想想她的身份,可没人教过她,来人的时候不能吃东西。

    那就只能吃了,粗鲁,没有礼数,这是自己的人设。

    也不客气,拿起大碗就开吃,桌子上就一个豁牙盘子里面咸阳拌葱。

    以下十分钟是田野喝粥的十分钟,是朱会计震撼的十分钟,是田大队长眼角抽动的十分钟。

    田野在两个大队干部眼前快速的吃粥,一盘拌葱,一陶盆的粥,连个米粒都没剩下。

    朱会计都没有记住田野到底盛了多少回,太震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