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说和(求推荐,求收藏)
    王寡妇坐在大队,拽着田大队长的衣服不撒手:“真的没法过了,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又把门给我堵了呀,队长,你是咱们大队的晴天老爷呢,你不能不管这事。”

    大队门口坐了一群纳鞋底子的妇女:“王寡妇,好好的人家野丫头怎么不堵别人家的门呢,你光说人家欺负你,可也得有原因,为啥欺负你吧。”

    还有人跟着起哄:“不对呀,昨天你从大队出去,可不是这么说的,队长多忙呀,回头别管了闲事还遭你埋怨。”

    王寡妇哭声一声高过一声,管不了那么多落井下石的女人。平时村里这些女人也没少挤兑她。

    王寡妇就卖惨,拉着田大队长不撒手:“那也不能没完没了的欺负人呀。”言外之意,她招惹人家野丫头了。边上的妇女都跟着冷哼。

    田大队长吧嗒着烟袋锅子:“弟妹呀,你是要跟人和解还是要我帮你找个说法。”

    王寡妇哭声就停了,她也不蠢,昨天过来的时候大队长就一句话说‘没空’,今天能有这么一句话就是有门。

    王寡妇看着田大队长的脸色抽噎两下:“都敢用石头堵门欺负到我家门口了,我还不得跟她要个说法呀。”

    田大队长拍拍屁股,一句话都没多说就要走人。

    王寡妇哪能撒手呀,拉着队长的衣服:“和解,我和解总行了吧。”

    田大队长:“弟妹呀,你也别说满大队的人都欺负你们孤儿寡母,你做这事情拿到哪说,也不占理。你家过不下去你就去闹人家野丫头,凭什么呀?天下没有这么好的事。”

    王寡妇强词夺理,不愿意在一堆的妇女面前丢了面子:“我那不是看重她吗。”

    田大队长:“弟妹你要是这么说,这事我没法管,也管不了。”

    王寡妇:“队长,别呀,你要是不管,这丫头谁还能听谁的呀,我嘴不主贵,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田大队长叹口气:“野丫头没个父母在,咱们也不能就欺负了人家。”

    王寡妇张嘴就哭了:“我家门口两个大石头堵门呢,这到底是谁欺负了谁呀,还有没有个说理的地方呀。你要是不管,我就一头撞死在大队好了。”

    田大队长脸色黑了:“行了,你也别说我不管,我去同野丫头说说,能说道啥份上,可是不做准。”

    说完背着手就走了。

    王寡妇哭哭啼啼的回家了。

    路上跟她开玩笑的都变成了,哎呦嫂子你家这是请野丫头给换院墙呀?咋不一天全换成大石头的呢,这一天一块啥时候换完呀?

    王寡妇气的低头就回家了。

    田野收拾王寡妇手段粗暴,混不讲理,不过拿捏得度还算正好,让人不愿意招惹她,还不至于跟个丫头一般见识。

    王寡妇同样招人嫌,比起田野来,这人就不得人心。

    平时行事不稳重,让村里妇女打心眼里就不愿意搭理她。所以同样招人膈应的两人,田野就占了理论的上峰。大家觉得还好。

    田野收工回来,边走边相看大石头,哪块合适,晚上就过来搬过去堵王寡妇家大门。

    牛大娘笑嘻嘻的过来:“呦,丫头呀,你这是挑石头准备给王寡妇家换院墙呢呀?”

    这人刚才听了村里人的乐子,立刻拿过来逗弄田野了。唯恐天下不乱说的就是牛大娘。

    田野撇撇嘴,换院墙美得她。看看牛大娘没吭声,自己一人回家了。

    这孙二癞子说话算话,这几天田野家周边就没看到二流子。

    牛大娘看田野没说话也不觉得脸上不好看,该怎么跟人说话怎么说话,边上的几个媳妇都佩服牛大娘这副脸皮,可真够厚的。

    换成自己可没这副好本事。

    田野自己都要感叹牛大娘心里素质好,前天晚上的时候,牛大娘一脸的灰哒哒,让自家院子里面的壕沟吓得腿脚都是软的。

    这才过了多大会呀,到她嘴里前天晚上的事情绘声绘色的,倒成了第一手资料了。

    这人生错了时代,不然就凭这手狗仔的好本事,配着一张厚脸皮,肯定是事业有成。

    田野回家打水把院子里面的豆角黄瓜浇了一遍,等晚上稍微凉快一些,他就把豆角黄瓜插上架,再过一段时间就能摘黄瓜吃了。

    想到嫩生生的黄瓜田野有点嘴馋,在院子里面挖了一颗黄瓜秧,转身进屋直接去空间里面了。

    空间小院的栅栏都用矿石给换过来了,这院子除了没有大门基本上同自家小院差不多。

    不过原本住人的屋子,被田野变成了加工厂,储藏室,操作台,后院直接变成了养殖场。

    田野肚量大,空间小院的吃食都是以玉米为主的。

    蔬菜什么的也不是不能种,田野就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在人前漏了行藏,让田大队长看出来破绽,对现在的自己来说绝对是毁天灭地的灾难。

    为了保险,田野除了玉米,白薯,愣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往空间里面种。

    就是那点黄豆,芝麻,还是实在忍不住了,在自家后院先弄两垄,才敢在空间里面储备上一点呢。

    说句不好听的话,田野连自家茅厕的大粪从来都是在院子里面沤肥的。唯恐被人从各种地方看出点什么来。

    想到自己过这份战战兢兢地日子,田野都忍不住要怪田大兴,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就敢随便在人前漏了底子呢,这人心地怎么就那么好呀。

    田野不是一次的认定,便宜爸爸田大兴是个带着圣父光环的人。

    田野虽然不知道田大兴手里有什么宝贝,可听田大队长说过,那人总是能够在最艰苦的时候弄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这要是自己带着闺女独自过日子,哪能让闺女受苦呀,还被自己给捡了便宜。特别对幼小没人照顾,就那么消失了的小姑娘不值。

    田野把黄瓜秧种在空间小院里面,又去后面捡了鸡蛋,早就相中了几只雄赳赳的大屁股公鸡。

    等回头夜里就进空间把他们给收拾出来,等哪天牛大娘家里改善伙食的时候,自己就捎边把鸡给炖出来放到储藏室里面。

    什么时候想肉吃了,端一碗放在棒米饭上蒸一下就能吃,还没有炖肉时候那股子捂都捂不住的香味。

    就是吃着口味差了点,不过也是没法子,谁让周围大环境不准许她大吃大喝呢。

    光想想田野就流口水,这人不能沾荤腥,越沾越馋。

    那只老母鸡田野恨不得当成人参果在吃,因为饭量实在是非常人能比,还是没有两三次吃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