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以混称霸
    田小武不知道啥时候凑过来的:“这丫头说话可真混账。”

    朱老二看看田小武没表示意见,田野说话确实混账,可王寡妇做的事难道不混账吗?再说了应付王寡妇那样的人不混账点,就被她给拿捏住了。

    田野这样在朱老二看来,刚刚好。

    孙二癞子:“丫头,你饶了哥吧,你不能用这人埋汰哥呀。”

    田野踢了他一脚:“我爸就生我一个,少套近乎,你们两个不定谁埋汰谁呢。”

    王寡妇见田野不买账,坐在自家院子里面就开嚎了,她除了这个也没有别的招了。

    田野可不管王寡妇苦不苦,当初你去我家门口闹腾,也没有询问我的意见呀,扭头就回家了。她让孙二癞子这事折腾好几天没睡好觉了,今儿总算是能睡个踏实觉了。

    至于说王寡妇家的热闹到啥时候,田野根本就不愿意看。

    从今儿往后凡是想要招惹她田野的,都得掂量掂量,自己做事可不讲道理,混账有混账的好处。

    王寡妇哭的凄惨,村里有好几个老爷们看不过去,一个女人也怪不容易的,野丫头这事做的太混蛋了。

    几个人商量着过去想着把石头帮着挪开,也就把石头撬起来个小缝把拴着孙二癞子的绳头给拉出来了,大石头根本就没有动。

    村里的媳妇没人愿意自家男人搭理王寡妇,让她沾上没准就把自家男人的魂儿给勾了,剩下两个那么不怕媳妇的,人少力量小,根本就搬不动。

    还有诚心添乱想看笑话的根本就不下力气。不然一块石头,凭的在大,哪能挪不开呀。

    就这样一直到天亮,王寡妇家门口的大石头也没挪开。

    田野第二天该干嘛干嘛,根本就没有影响。就跟昨天闹腾的事情跟她没关系一样。

    王寡妇哭了半夜,石头也没弄走,就后悔不该出昏招,沾惹这个女煞星。

    没办法只能把栅栏给拆了一节,换了个大门先凑合着,出门的时候还要被人笑:“哎呦嫂子,不花钱就有人给你家换院墙了呀。”

    王寡妇被人奚落的恨不得不出门了,可她家里大门也不能总是这么堵着呀。

    王寡妇自己跟田野说不通,没法子坐大队哭去了。

    大队人来人往的,让王寡妇这么一闹腾,村里人一天光看热闹了。

    田大队长心里明白这点事,田野说的‘队长心善,罚不恶人’这话,田大队长心里挺受用的。

    对王寡妇能顺眼就怪了:“你哭啥?谁让你嘴巴不留把门的,心眼还不正,连个没爸妈的丫头都算计着,活该。”

    王寡妇哭哭啼啼的:“队长那丫头除了我家还谁家敢娶呀,我也是好心呀。”

    田大队长敲打烟袋锅子:“你可真有本事,还敢惦记呢,这事我管不了,你去同野丫头说去。”

    王寡妇哪敢去跟田野说呀,嘴上还不服输:“本来就是。”

    田大队长转身走了,王寡妇知道说错话,把人得罪了,可这事还得找大队解决:“你是大队长你不能看着野丫头欺负我们孤儿寡母。”

    田大队长扫了一眼王寡妇,直接打官腔:“解决肯定要解决的,等这阵子忙过了吧。”

    王寡妇傻眼了:“那我家大门咋办呀?我咋进进出出的呀?”

    田大队长:“你不是出来了吗。”说着就走人了,根本不搭理王寡妇这茬。可见田大队长多不待见王寡妇这人。

    王寡妇没法回家了。一路上都在叨咕,田大队长偏心一个丧门星,没地方说理去了。

    田大队长也没有找田野说话,这事不急。

    田野干了一天活,回家在吃老母鸡的时候,肚子适应了油水,终于不在拉肚子了。

    没有了孙二癞子的事情,心里也舒坦,在空间里面挖了一个多小时的矿洞,出来睡得昏天黑地的,这几天的疲惫终于缓过来了。

    不过第二天王寡妇家昨天拆开的临时栅栏门又让人给堵上了。

    王寡妇欲哭无泪,坐在院子里面干嚎了大半天,没法子,只能又拆开一节栅栏当大门才能跑大队哭诉去。

    王寡妇家的栅栏都要成村里一道风景线了。村里人没事就过来瞭望瞭望。

    王大牛在家里气的眼睛都憋红了。

    要不是田小武还有朱老二拦着,早就去找田野拼命了。

    田小武说的实在:“大牛,你认了吧,你家门口的大石头,咱们三挪不开,那丫头一个人就能搬动,你拼命也拼不过她呀。”

    朱老二在后面补刀:“咱们都是老爷们,这事你得讲理,本来就是你妈去招惹人家的。”

    王大牛怒瞪过来:“朱老二站你哪头的。”

    田小武和稀泥:“大牛,二儿说的没错,这事你妈不对,求亲就求亲,哪有撒赖的,这不是结仇吗。”

    朱老二继续落井下石:“你妈就是在欺负人家没有父母呢。你妈做了初一,人家可不得做十五吗。”

    王大牛臊的脸色黑红黑红的:“不愿意就不愿意,也不能这么臊人呀。我妈都让我拉回来了,她还这么不依不饶的。”

    朱老二又把话给说回来了:“是你妈非得找事,你敢说你妈不是欺负人家一个丫头家,换个人家看你妈敢去谁家门口闹腾?”

    田小武:“是呀,你妈在人家门口闹腾的,真的有点欺负人。”

    王大牛听出来了,朱老二这小子根本不是跟他一心的:“朱老二没毛的黑猴精还不是你嫂子呢。”

    朱老二:“你爱咋咋,告诉你野丫头家的院墙里面都是一米多深的大壕沟,不怕死你就进去。”

    田小武咋咋呼呼的:“真的呀,我光听牛大娘说了,没亲眼见过呢,那丫头可真狠。爷们做派。”

    朱老二懒得搭理他,从这两伙伴嘴里听到野丫头不好,他不太乐意听,听到两人说野丫头好,他心里也没咋舒服。

    王大牛让两人给挤兑的不好意思找田野拼命了。

    田野心里高兴着呢,这一次一定要把王寡妇给收拾老实了。

    本来就想着磕碜她两句,但凡还要脸面的就不会在过来招惹自己,可就没想到这人脸皮比自己想的厚多了。竟然还敢跟自己耍无赖,吸取上次的教训,田野那是准备让王寡妇看她就绕着走,天上下刀子都不敢在拿她田野顶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