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穷光棍
    牛大叔不想搀和破事,想要拉着婆娘一起走的,可惜牛大娘那就是个滚刀肉,哪有热闹往哪钻,早就到人群里面去了。

    田野心里憋火,闷头过日子,竟然还让人给闹腾的晚上一场夜里一场的,她就该杀鸡儆猴。得让人知道,憨人有憨人的轴性,不是谁想招惹就能招惹的。

    拎着孙二癞子就往王寡妇家门口去了。

    漆黑麻瞎的田野瞟到了朱老二的影子,静下心来才想起来,刚才跟着孙二癞子那声惊呼后面的声音就是这小子喊的。

    没想到她不过是随手让人在家里寄存了几天架杆而已,朱家老二竟然还知道投桃报李,关键时候帮自己招呼人。

    不过看着朱家的反应,田野把这份人情记在心里了,真要是挑明了感谢人家,没准给人家孩子惹麻烦的。

    孙二癞子一路被田野拎着走,那感觉别提多臊得慌了,这哪是女人呀,自己眼睛当初多瞎,竟然敢惦记着占她的便宜呀:“妹子,这是去哪呀。”

    王寡妇家门口,田野阴沉着一张脸,拎着嘴巴一直就没有停下过的孙二癞子,在篱笆墙周围扫了一圈。

    田野看出来了这孙二癞子远看着还吓人,近了接触就是个厚脸皮的二癞子,屁都不是。亏得自己因为这么一个东西,吓的好长时间睡觉都不踏实。

    田野身后还跟着一群凑热闹的人呢,动静不小,村里人都有凑热闹的喜好。

    王寡妇听着外面热闹,早就开门出去看热闹了,后来看着田野拉着孙二癞子来的方向不对,越看越像是自家的方向,才偷偷摸摸的跑了。

    赶紧的进了院子把大门给插上了。

    一个破栅栏根本就拦不住田野,不过田野也不准备踹人家大门。那样犯法。

    把孙二癞子往王寡妇大门一扔,警告孙二癞子:“别跑,不然我搬大石头天天堵你家大门。”

    孙二癞子对田野的蛮横真的是怕了:“不跑,保准不跑,就冲妹子你没把我送大队,我也不跑。”

    就差跟田野保证,你指哪我打哪了。

    牛大娘不长记性,在后面起哄:“野丫头呀,你这是想做啥呀,难道你还能把孙二癞子扔王寡妇被窝不成。”

    这话说的糟,一帮的人跟着笑了,还有后面跟着起哄的。

    王寡妇在家里脑门都急出来汗了,她咋忘了呢,这丫头可是说过,谁要敢跟她提孙二癞子的亲事,她就把人弄谁家去的。

    王大牛早就醒了,阴着一张脸就要开门出去,被王寡妇死死的按着:“没事,你别吭声,有娘呢。”

    王大牛暴怒的边缘:“你躲开,我看这丫头有多狂。”

    王寡妇不怕闹腾,也不怕被埋汰,她就怕在儿子跟前被人埋汰:“娘求你了。”

    王大牛气的喘粗气,到底没吭声。这孩子憨,可孝顺知道她娘养他不容易。

    田野对牛大娘一点好感都没有:“腌遭的事情大娘想的出来,我做不出来。”

    牛大娘被人哄笑,不吭声了,这死丫头。

    一路过来时候,田野就借着月亮光找大石头,越大越好。

    乡下地方道边隔个几米就有几块大石头,大伙出门坐着乘凉歇脚的,不过要想找特大块的也不容易,田野挑挑拣拣的从二十几米远的地方才找到一块。

    田野力气大,这东西也不好搬起来,田野这么大的力气,还是给滚过来的呢。

    大伙都懵了,一来震撼于这丫头的力气,三五个大老爷们都不见得能挪动这块石头。田野一人给滚了二十几米。

    二来就没想明白田野要做啥。

    孙二癞子看到滚过来的大石头,就跟被石头给压扁了一样,吓得脸色都紫了:“姑奶奶你这是要命呀。”

    田野冷笑:“不要你命。”

    说着就把大石头滚到了王寡妇家的栅栏门跟前,不大不小正好,刚刚好把王寡妇家的大门口给堵上。

    田野舒口气,拿出来一根草绳,就把孙二癞子两手捆上了,绳子一头没处绑,直接让田野给压在大石头下面了,比解绳子还难弄出来呢。

    孙二癞子吓得都口吃了:“妹子,你这是做啥呀。”

    田野:“让你张张教训。”

    田野拍打拍打手就要回家。边上一群看热闹的还没明白这为啥非得堵王寡妇门口呢。

    王寡妇早在门口看到了,那石头要是不弄开,她怎么出门呀,想到要找好几个老爷们才能搬动的大石头,王寡妇就心口疼,哪找人去呀。

    这么磕碜的事,也没人愿意管呀。

    按着王大牛央求到:“不许出去。”

    自己匆忙把门打开:“野丫头,白天的事情,嫂子你给认个错,你把石头挪开吧,这人跟嫂子没关系,你不能冤枉嫂子呀。”

    田野心说就不信你忍得住,慢慢的回头:“跟你没关系也不成,我就说我家不稀罕你这样的人登门,你非得在我家门口闹腾。看吧,你去我家门口一次,就有人敢去我家跳墙了,我不找你找谁?”

    王寡妇:“丫头你不能这么不讲理的,嫂子孤儿寡母的容易吗,你这不是埋汰嫂子吗。?”

    田野朗声说道:“你头一次去我家,我就跟你说的清清楚楚的,我看不上你家。你看我好欺负,非得赖我家头上。还把这么一个二癞子招惹到我家去,我不堵你门口,堵谁家门口?”

    王寡妇气的心口疼,这丫头混蛋起来比自己还混蛋呢。招惹错人了。

    田野:“告诉你,往后我天天堵你家门口,今儿这事就没完,别觉你会闹腾,你会哭嚎我就拿你没法了。别以为你会耍赖皮别人就怕你了。我就看看咱们两个谁怕谁?这还不说,往后不三不四的人在我家门口转悠,我就堵你门口。”

    朱老二在人群里乐了,心说这回看王大牛还敢说,她妈看不上野丫头了不。

    不过这事跟自己没关系,自己高兴个屁呀。

    看热闹的人瞧着田野,心说认死理的老实人,最招惹不得,听听这话说的,句句都不在理上,可她要是认定了,别人讲道理都讲不明白。混透腔了。

    田小武不知道啥时候凑过来的:“这丫头说话可真混账,这不是耍穷光棍吗。”

    朱老二看看田小武没表示意见。两人就在边上看热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