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提醒
    田小武就是个闹腾性子,哪有热闹往哪凑:“二儿,你说咱们去大牛家偷瞧瞧,他们娘两是不是呕气了。大牛知道他妈那样,能压下口这口气吗?”

    朱老二翻白眼:“吃饱了撑的。”

    田小武:“你不说夜里肚子饿的难受吗,正好出来溜溜,还看热闹,王寡妇可是说了,还要过来堵门呢,你说她这是求亲呢,还是结仇呢。”

    朱老二黑着一张脸,心说王寡妇那样的狗皮膏药,就该狠狠地收拾他:“行了,赶紧回吧。”

    田小武这才不情愿的走了。朱老二暗沉着一张脸,在田野门口站了好半天才进屋。

    田野回家以后就没闲着,把绕着院墙的壕沟又挖深了一尺有余。

    想起孙二癞子今天在外围看热闹的眼神田野就起鸡皮疙瘩,就没来的一阵心慌。

    还特意找出来一根比院墙还要高许多的长杆子,专门打狗腿用的,要是墙上有人,还能用杆子把人给捅下去。

    完事后,田野才进空间,里面三只小公鸡,六只小母鸡,窝里还有四五个鸡蛋。

    田野心说要不是有王寡妇闹腾,这是多高兴的事情呀。终于有份像样的家底了。

    这几个新鸡蛋都是能抱窝的,以后空间小鸡就可以繁衍生息了,再也不缺鸡蛋,还有肉吃了。

    田野在空间里面折腾一阵,才把以前存起来的老母鸡下的鸡蛋,连着空间储藏室里面炖好的老母鸡肉都拿到灶房,一起放在锅里蒸上。

    最近夜里睡不好,熬神,需要补补。

    最重要的是吃顿好的能平复心情。

    有上次拉肚子的事情,田野不敢使劲的吃肉,反倒是把鸡蛋都给消灭了。

    老母鸡烫飘着香味,田野喝了两大碗。

    肚子就没有这么饱过,还是这么有营养的东西,田野心满意足的,心情好了许多。

    坐在院子里面乘凉的时候,就听见隔壁牛大娘在西院来回的嚷嚷谁家炖肉了,咋这么香呀。

    田野心说叫你嘴欠,我见天的馋你。

    吃过饭,身上有了力气,田野就把自家后门给堵死了,谁想进田野家,只能走前门。

    天井那边从院墙到房子四米宽的地方,愣是让田野挖出来一条半宽一米深的壕沟。

    甭管谁抹黑想要从后院到前院来,保准能坑死他。

    田野想了,这阵子他不去空间里面挖矿洞了,反正她有的是力气。她就把这个当成锻炼身体,入夜就挖出来,没事就填上。

    还娱乐自己,哪玩不是玩呀,玩啥不是玩呀,就当她迷上玩土和泥了。

    封后门的大石头,在田野来说也都不是事,她有劲,搬着不算啥。就跟早晨起来倒尿桶一样的顺手,方便,哼。

    这天老热了,老朱家一大家子在院子里面乘凉,朱家老大因为亲事,跟朱家两口子冷战,连白薯干都不啃了。

    听着田野院子里面挖土的声音,都觉得瘆的慌。大夜里的总有一种进了坟场的错觉。

    朱铁柱吧嗒口旱烟:“这丫头大半夜的折腾,收拾院子呢不成?”

    朱大娘摇摇头,她看过菜园子,归拢的挺好的,没这么大的工程。看着田野家院墙两口子有点整不明白,大半夜的做啥呢。

    朱老大愤恨的开口:“哼,这就是个神经病。”

    朱老二望着这边的院墙,想的就是田野院子四周的壕沟,那么大的力气,折腾这么半天,那条沟得多深呀。

    这丫头也没有外面说的那么傻,到是有危机意识。

    想到今儿门口晃悠的几个二流子,朱老二眉头都拢起来了,自己手里如今这五块多钱,都是受了野丫头的启发,朱老二一直都记着情分呢。

    朱老二低头不经意的说道:“今儿外面闹腾,几个二流子在外面晃悠着。”虽然说的不经意,不过声音比平时都高。估摸着隔壁肯定能听见。

    朱铁柱没吭声,朱大娘也没吭声。

    朱老二就弄不懂了,不是要野丫头同大哥定亲吗?他们家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不应该过去提醒那丫头一两句吗?

    朱铁柱:“咳咳,不早了,你们几个回屋睡觉去。”

    朱老大转身就走,呕气的态度百分百。

    朱大娘拎着小四,搓着小三走了。

    剩下朱老二躺在席子上赖着:“我热,在外面歇着了,还能防贼。”

    朱铁柱二话不说就给了朱老二一鞋底子:“屋去。”

    朱老二揉着大腿,怒目而视,不过拧不过朱铁柱,到底进屋了。

    进门的时候还不甘心的看了一眼隔壁的院墙呢,就盼着那丫头把沟在挖深一些,真要是有人敢乱来摔死他们呀的。

    朱家那边说话的声音不大,也就是朱老二说话声音大点,田野听了那么两声。

    心说手里有钱果然底气足,往日里老朱家的朱老二一天到晚的连个声都没有。

    田野琢磨了,只要让人大半夜的进了自己的院子,她的名声就算是坏了。所以躲在空间里面保全自己是绝对不够的。

    好在自己一身的力气,只要不让人给阴了,正面交锋她谁都不怕。

    这段时间她夜里睡的都不好,都是让几个二流子给闹腾的。

    田野想了,她今儿在院子里面等一晚上,几个二流子要是敢打坏主意,他一次给收拾了。就像朱老二说的,她在院子里面防贼。

    要是不来,她也不等着了,她要主动出击,先把孙二癞子给收拾了。不然太熬神了。

    田野没白等,大半夜的时候就听到院子外面有动静。

    田野从几个板凳上起来,揉揉后脖颈子,伸伸胳膊腿,不慌不忙的拿起竹竿就在院子中间站着。

    可惜他们家就一个灯泡,还不太亮,这要是有探照灯,把院子照的亮堂堂的,吓尿外面的二流子。

    不过今儿还成,大月亮地的也不错。

    外面的孙二癞子有点脑子,他该说媳妇了,好人家的姑娘没人看得上他,看上他的都是长得不太周正,人家也不咋地的。

    他就想了,反正都是模样不咋样的,怎么也得找一个家里富裕点的。把主意打到田野身上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事几个大队的二流子都知道,没事的时候还拿这事跟孙二癞子跟前逗个乐子。就跟这亲事板上钉钉子一样。

    孙二癞子也不怕人家笑话,没事就盯着田野看。可惜上次半路截住田野的时候,没能占到便宜。

    孙二癞子这人眼珠子在女人身上转悠久了,眼毒,他还留了半句话没跟几个混子说,那就是野丫头身段绝对错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