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色厉内荏(求收藏)
    王大牛使劲的拽着王寡妇,抬头看向田野凶狠狠的说道:“你看不上我家,我也看不上你,你个黑猴精在欺负我妈,我肯定不能饶你。”

    这遇上一家子什么人呀,到底谁纠缠谁呀。谢谢你看不上我,可田野不能这么说,她的人设粗鲁的在村里根本就不懂什么是谢谢。

    怎么看着小小子都色厉内荏。

    嫌弃的看了一眼王寡妇:“赶紧把这东西弄走,不然我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欺负。”

    王大牛过来的时候,刚好听到田野说她妈靠闲汉接济过日子,王大牛吃了田野的心事都有,明明知道王寡妇缠着人家田野的,可心里一样把田野给恨上了。

    儿不嫌母丑,王大牛这人老实,孝顺,他妈啥样,也舍不得让别人磕碜。

    要不是朱老二还有田小武在边上拽着,王大牛肯定要冲上来跟田野拼命的。

    当时朱老二一句话说到王大牛心里面去了:“你这个时候出去,你妈咋办呀?”

    一句话,让王大牛呆呆的没敢动。他妈在怎么样,那都是为了他,王寡妇肯定不愿意当着儿子的面,被人说三道四的。他怕他妈难受,才没冲出去。

    田小武跟又说一句:“那丫头在厉害,也不敢把你妈咋地,没事。”

    三人在远处瞧了半天了,要不是王寡妇还要继续纠缠,王大牛没准就被拽走了。

    朱老二松手的是时候,王大牛刚好过来拉着他妈回家。

    王寡妇看着儿子有点不情愿就这么回去。

    王大牛平时老实巴交的,今儿有点硬气劲儿:“你跟我我走不?”

    王寡妇咬着嘴唇:“牛儿,妈跟你走。都是这丫头忒能埋汰人。”

    扭头对着田野不甘心的说道:“你别得意,明儿我还来,不说明白,我天天堵你家门。”

    田野气的恨不得把王寡妇给踹飞出去。

    冷哼一声,哐当一声就把大门给插上了。还想天天堵她家门,可真有志气。看谁能堵谁家门。

    外面一群妇女看够了热闹,说说也就散了。

    反倒是边上的二流子起哄:“大牛,被你媳妇轰出来了。”

    王寡妇偷眼看儿子,这事她没想让儿子知道,也不知道大牛听到了多少。

    王大牛脸红脖子粗的对着二流子嚷到:“我王大牛一辈子打光棍也不会娶这样的媳妇进门。别拿黑猴精来埋汰我。”

    这声音太大,田野听的真真的。气死她了,到底是谁埋汰谁呀,怎么碰上这么一家子。

    好歹大伙光看热闹,没咋注意王大牛嘴里的黑猴精咋回事。不然老朱家立刻都的搅合进来。他们家老大哭嚎着不娶黑猴精呢。

    田野差点就让人给掀了马甲,还是被几个混蛋玩意硬生生给披上的马甲。

    外面的二流子们吹着口哨好半天之后才散了。

    要冷静要冷静,田野在外面的时候就看了,周围那么多人,朱家没人出来。

    朱老二不算,那货同田小武是跟在王大牛身后出来的。

    田大队长不可能不知道,可田大队长连面都没有漏。

    村里大事小情,打架生气,那可都是田大队长出面调节的。

    朱家不出面,田野想着肯定跟亲事有关系,王寡妇那么一说,朱家今儿要是出面,往后提亲的事情传出去,面上肯定不好看。

    而且朱家两口子那心眼子,肯定有逼迫田野一下的意思,没准在寻思着,王寡妇那么一闹腾,这亲事跟妥当了呢。

    田大队长没露面,田野想,或许这人也是想在逼自己一步。趁机在探探自己的底。

    最重要的是,今儿那帮二流子里面就有孙二癞子。

    田野偷看过,自始至终这东西就在边上阴测测的看热闹呢。未必没有趁火打劫的意思。

    就因为点旱灾,就为了口吃的,怎么就把自己弄得豺狼虎豹给围上了,田野都想骂天了,咋就看不得她过得好呢。

    朱老二家就在田野家隔壁,王大牛把王寡妇拉走,田小武就准备去看热闹的,田小武是被朱老二一句话给留下的:“大队长对那丫头照顾的很,你就这么走了,回头跟你爸咋说呀?”

    田小武愣了一下:“我不走能咋地呀?还能帮着黑猴精出头呀。”

    说是这么说,到底跟朱老二在朱家门口没动,就那么看着村里几个二流子。

    朱老二多一句话都没说,就那么陪着田小武在家门口站着。

    朱老二心里盘算田小武在这,好歹能代表一下田大队长的立场,几个二流子没准就不敢有歪念头。

    一直到几个二流子走人了,田小武才摸摸嘴,不耐烦的说道:“你家不是去提亲了吗,这丫头要是能跟你哥定亲,怎么都比去大牛家要好,大牛他妈可真是没法说了。”

    朱老二不答话。

    田小武忍不住说道:“一个黑猴精还成香饽饽了。”

    朱老二好半天才说了句:“有力气,不缺吃的,想不开才成亲呢?”

    田小武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朱老二:“我说不知道王大牛回家,会不会同他妈生气。”

    田小武:“那不能,大牛还能不知道,他妈是为了他好呀?”

    朱老二用鼻子哼了一声。

    田小武挠挠脑袋:“我妈说了,他们家不容易。没有他妈,大牛哪能拉扯这么大呀”

    朱老二冷眼扫了一眼王寡妇母子消失的方向,还是自己没本事,人家野丫头一个丫头片子,自己一人还长大了呢。

    田小武搓搓手,同好哥们分享心得:“不过看大牛今儿的样子,没准娘俩要生气,毕竟那名声不好听。”

    朱老二:“又不是今天才有的,现在生气有用吗。”

    田小武终于感觉到今儿哥们口气咋这么冲呢:“你咋了,这么曝气呢。”

    朱老二耷拉着眼睛:“没有,就是看不惯撒泼打滚的女人。”

    田小武贼贼的开口:“呵呵,那你回头可得睁大眼睛给自己挑个温顺的。”

    朱老二对着田小武踹过去一脚:‘去。’这小子最近一股子骚气劲儿。

    自从田小武他大哥有了媳妇,这小子就张口女人闭口女人的,弄得朱老二觉得,自己要是不跟着这么说,就跟没长大的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