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舌战
    毁人名誉田野不肖做,可不是不会做,都让人因为老实欺负到头上了,别怪她不讲究,何况她也不是凭空瞎说。

    村里人都知道同王寡妇搭搁一块的没好东西。

    王寡妇开始想着哭嚎两声,没准就能把田野给拿捏住,后来看热闹的人多了,还都是站在她这边的。

    王寡妇就想着,这野丫头跟他们家也算是门当户对,自己在买个惨,大伙心软,跟着撮合撮合这门亲事就能成。

    凭田野一个没心眼的丫头,还能有啥坚持呀。再说了同自家结亲,这丫头也不委屈呀,说到哪她也能站住脚。

    姑娘家的亲事让人拿来说嘴,可不是好事。没想到田野敢这么磕碜她,炸着胆子:“你胡说,我那是看的上你做我家儿媳妇,你咋就不能好好说话呢。”

    田野怒像胆边生,这王寡妇豁出去不要脸,要赖上她呢,寡妇不容易,村里的妇女磕碜王寡妇的时候,田野从来不多嘴,也不会出口恶言。

    要不是王寡妇招惹到她跟前来,田野连她名声不好这话都不会说。

    可现在田野怒了,真当她不会磕碜人:“可不敢,我靠有力气,能干活养的了自己,可不是靠村里闲汉接济过日子,跟你不是一路人。咱们没话说。”

    王寡妇被田野拎着,还两手往前勾着挠田野呢,她就是名声不好,也没人敢当面说她这磕碜话呀,今儿要是认了,往后还有脸出门吗。

    声嘶力竭的:“你说谁呢,谁卖屁股了,我撕了你的嘴。”

    田野:“谁卖屁股谁知道。我可没说真话。”

    牛大娘他们一群的妇女都跟着笑了。王寡妇不是好东西,平时出门眼睛都是带勾子的。

    村里的妇女因为自家男人多看王寡妇两眼生气的多了。

    王寡妇这次是真的哭嚎开了:“连你个丫头片子都敢欺负我呀。”

    田野:“我就没见过你这样上赶着登门让人欺负的。”

    牛大娘看眼的不怕事大,笑呵呵的逗闷子:“野丫头呀,不是大娘我说你,可不能这样,王寡妇也不容易呢。给她家当儿媳也不算是埋汰你呀。”

    田野不生气,笑呵呵的看向牛大娘:“咋地不算是埋汰我?晚上我到牛大娘家里,大娘给我仔细的说说,我咋弄不明白里面道道呢?我也是个听人劝的,诸位婶子大娘要是觉得亲事真的不错,明儿开始,我挨家去婶子大娘家里去听婶子大娘们的劝。”

    让这丫头进门,那不是夜猫子进宅,专门报丧的吗,谁家敢招惹呀:“得得得,我可没那功夫跟你掰扯,你别去我家呀,亲事好不好的,还得丫头自己说了算。”

    田野眼睛绕着四周看了一圈,周围的妇女,下意识的退后两步:“大娘们都没有这个好口才,劝不了人,你自己的亲事还是你自己说了算。”

    话音说的虽然不整齐,可大家都是一个意思。田野心里乐呵,‘丧门星‘这杀伤力还是蛮大的吗。

    田野这才又对着牛大娘发难:“牛大娘你不觉得好呀?”

    牛大娘使劲的摇头:“跟你住隔壁就让你克的连儿子都跑了,可不敢再让你进家门了。”

    牛大娘这是在借机讽刺一个村住着的儿子呢,可田野稀罕呀,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谁家招惹她,敢多嘴,她就上谁家坐着去。

    一大帮的人这下子光看热闹,可不敢随便搭话了。惹不起的煞星。

    王寡妇就这么让田野给揪着大半天了,脖颈子嘞的死紧,连哭嚎的力气都没有了。

    心里打算的好好地,她撒泼提亲的事闹出来,就算是一时半会的亲事成不了,可也能断了野丫头的婚事,就不信这事闹腾出来,谁家还过来提亲。

    急的眼睛都红了,当然了也可能是嘞的,愣是没找到机会到地上滚两下说点狠话。主场让人给抢了。

    田野也有点犯愁,拎着的这东西太膈应人了,盯着王寡妇说的那叫个认真。

    田野:“你可别上我家闹腾了,当着大伙的面我告诉你,我看不上你家,也别想着坏我名声,在这上岗村里论名声,你排第一,我排第二,我这名声再差也就是抢了你的第一,对我来说没啥区别。”

    说着把王寡妇给扔地上了。田野用了巧劲儿,让王寡妇在地上滚了一圈才爬起来,还保准不把这人给摔坏了。

    王寡妇起来:“我呸,你还看不上我家,除了我家就你这名声还有谁家敢娶你。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多金贵了,想要娶你的人家,那都是惦记你家屋子,你那点地的,你当你有多金贵,回头我让你求着我家大牛娶你。”

    田野知道,王寡妇今儿过来,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让她田野没有人敢娶。

    村里要脸面的人家,就是有这么点心思,让王寡妇这么一说,怕是也不敢上门了。

    田野不在乎,要是这么一闹腾,能让她消停,她还得谢谢王寡妇呢。

    不过要是觉得凭着这么闹腾一处,自己就除了嫁给他们家,没有出路,那可就错了。

    田野看着差不多了,也不同她多废话:“这个你放心,我虽然没有多金贵,可也不会去你家克你的。”

    说完准备打开大门进院子,根本就不想在搭理王寡妇了。

    王寡妇今儿把脸都豁出去了,哪能让田野臊过之后就算了呀,而且王寡妇看到了,孙二癞子那人今儿也在外围看热闹呢,盯着自己的眼神阴测测的。

    当初她可是收了孙二癞子东西,来野丫头家给孙二癞子提亲的。

    现在闹腾着要野丫头给自己当儿媳妇,孙二癞子能饶了她吗。

    王寡妇咬着牙扑过去拉着田野不让人走:“你别走,我家可不能让你平白的埋汰了,拿我家大牛垫菜板子的呢呀。”

    田野气乐了:“你家还用的着我埋汰吗?是你在这里平白的糟蹋你儿子名声吧,倒打一耙你也得说的在理,我可是连你家孩子提都没有提半个字。大伙都看着呢。”

    这不是自取其辱吗,田野都就不知道这王寡妇能恶心人到这份上。

    才要把人再给拎起来甩出去,人群里面就窜出来一个半大小子,使劲的拉着王寡妇。

    黑着脸闷声道:“你跟我回家。”

    刚才还撒泼打滚的王寡妇看到来人,立刻收敛了,拘谨的拽着衣襟:“大牛,你回吧,我一会就回去。”

    田野心说这人在她儿子跟前好歹还知道要脸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