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惹眼
    田野从队长家回来的时候,特意往朱家的门口看了两眼,要是单单从给自己多一层保障上考虑,老朱家还是不错的,尤其是朱老大更不错。

    人蠢好忽悠不说,还没有点男人的担当,关键时候,自己用拳头就能把人给打服了。

    过上几年,外面不这么闭塞了,把亲事退掉,自己走出去上岗村,避开田大队长,能过上安生日子。

    田野挺喜欢现在的生活的,当然了前提是生活质量在稍微的提高一点。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村里只有老朱家能同田大队长的家族掰手腕,真要是田大队长脑抽容不下她的时候,有朱家牵扯进来总是让田队长忌惮一二的。

    唯一让田野不太能接受的了的就是,光是跟朱老大那样的人放在一起被人说,就够恶心人的了。

    万一真要是住在一个屋檐下面,田野怕自己一个忍不住把人给打残了。

    弄不好老朱家没攀上,反倒是把上岗村的两大姓氏都给招惹了,所以这事吧,就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根本没敢多想。

    但凡有其他的办法,也不能弄这么个人恶心自己。

    光想着朱家的事情了,到了门口才看到田寡妇在门口呢,上次跟这人说的不够清楚吗?没把这人吓唬住不成。

    这恶心人的事情怎么这么多呀。

    田野低头装作没看到,开门就要进院。也是费了很大的耐心,才没一脚把王寡妇给踢一边去。

    王寡妇开始的时候,还想着装腔作势的抬高自己一下,看田野这个样子,期期艾艾的凑跟前去,硬实用一只脚挡着大门,宁愿挨门板夹,也不让田野关门。

    田野脸上没什么表情:“嫂子你这是要做啥呀?”

    王寡妇脸色有点纠结,不敢提上次我都成你婶子的事情了:“野丫头呀,嫂子上次回去说话太冲,心里不得劲,过来看看你。”

    田野就纳闷了,王寡妇难道是看她好欺负才非得缠着自己的?

    冷眼扫过王寡妇,一点都没给这女人留客气:“不用,我心里得劲儿着呢,嫂子往后可别来我家了,沾上同嫂子走的近的名声,我怕我爸夜里出来削我。”

    两句话王寡妇脸色就青了:“野丫头,你凭什么埋汰人人呢,欺寡妇人家是不?”

    田野脸色一耷拉:“嫂子,说话可得讲良心,你要不来我家门口,我还能去你家门口叫骂着埋汰你呀。你来我家门口闹腾,不是埋汰我的名声是什么?我好好的丫头片子,跟你一个寡妇有什么好说道的。”

    对朱家的婚事在怎么有把握,认定田大队长不会答应,田野心里还是烦躁的,回来就碰上不怀好意的王寡妇,田野更烦躁了,打定主意不让王寡妇进门。

    一个女人能自己撑家养大儿子,那肯定是有点不一般的。

    田野今儿就见到了王寡妇的不一般。

    话都说道这份上了,这女人不但不走,竟然还坐在门槛上嚎上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满大队的人都欺负我孤儿寡母,竟然连你一个小丫头片子都欺负我们孤儿寡母,这是不让我活了呀。”

    这是说话不占理,准备撒泼了。田野就纳闷了,撒泼还能把亲事赖自己脑袋上不成,这女人的脑子被驴踢了吧。

    王寡妇想到今年大旱,他们母子两一点指望都没有,王寡妇哭的真情实意。

    田野都气懵了,这是招惹上什么样的人了:“你们孤儿寡母不容易,跟我有什么关系?满大队的对都欺负你,你去大队哭呀。敢在我家门口撒野,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王寡妇直接就哭:“打人了,杀人了,要命了。”

    田野正准备一不做二不休把王寡妇给扔出去呢,牛大娘就从门口出来了:“咋的了,咋的了,野丫头呀,你这是把你王嫂子咋的了?”

    田野气的脑门青筋都出来了。

    村里人都好个热闹,没有一会田野家门口就围上好个妇女,村里的二流子在人群外面吹口哨。

    王寡妇越哭越来劲儿,村里妇以牛大娘为首,七嘴八舌的就开始说上了。光这么一个场面,就让村里的妇女给说出来七八个版本。

    田野看着牛大娘竟然还想着挤进门里去,直接伸手一提,把王寡妇给拎出来了,顺手就把大门再次给锁上了。

    想要闹,行,那就在大门外面闹腾够了好了。在惹急了,她直接拎着王寡妇大队说话去。

    王寡妇杀猪一样的叫唤:“杀人了,杀人了,大伙都看到了吧杀人了呢,欺负我孤儿寡母呀。”

    牛大娘可不怕事闹腾的大:“野丫头呀,你可不能仗着力气大,就欺负人呀。”

    田野:“大娘你不如问问王寡妇我咋欺负她了。王寡妇哭的可是咱们整个上岗大队都欺负她。”

    牛大娘甩着袖子:“坐你家门口哭哩,咋是全大队都欺负她呢?”

    田野:“我咋知道为啥全大队都欺负她,非得到我家门口哭呢。他们孤儿寡母的不容易,我可是比她儿子还小呢。难道整个大队,就我没爹没妈的欺负不到他们娘俩,她就欺负到我门口来了。”

    王寡妇坐在地上哭嚎的正起劲呢,田野把人给再次提了起来,两道虫子一样的眉毛,曲曲弯弯的在脑门上皱着,看上去很是恐怖。

    怒瞪王寡妇:“是不是为了这个你才在我门口嚎的?好呀原来你欺负我没爸没妈,没人给我仗胆,不敢把你咋地。”

    王寡妇被人拎着,脖子有点窒息,吓得尖叫:“你放心,快放下。”

    田野阴测测的:“你不是该喊杀人了要命了吗。”

    牛大娘都被田野这副样子,给吓得后退几步,愣是没能插言。

    王寡妇哪还顾得上哭嚎呀,哆嗦所得把话说明白了:“本来就是你欺负我,我好心上门,你连门都不开,还嫌弃我寡妇名声不好听。”

    田野说话落地有声:“你名声本来就不好,我为啥要让你上门?你好心?你有什么好心?你个招猫逗狗搭搁别人家汉子的寡妇,到我一个小丫头家门口来,你问问周围的大娘,你能有什么好心?我可不做你搭搁的腌遭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