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洗白
    田野一张脸苦瓜是的:“叔我爸没的时候我还不记啥事呢,有没有亲事我不知道。”

    田大队长跟着一张苦瓜脸,样子愁得呀:“你这丫头这能不知道吗?你爸没的时候你也十多岁了,该懂事了呀。”

    田野比田大队长还愁呢:“叔我真不太记得了,除了记得半夜总是饿的睡不着觉,还有时不时的被人欺负,余下的就没记住多少。我爸抬回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一件军大衣盖着呢。”

    田大队长一阵的失神,这么多年险些忘记了,田大兴没的时候,这丫头根本就没在跟前,爷两最后都没能说句话。

    真要是田大兴有什么好东西,丫头那时候那么小,田大兴平时怕是也不会对丫头乱说。死前没有机会说,就是真有什么怕到田大兴这也断了。

    田大队长有点焦躁。嘴巴里面旱烟吧嗒的节奏都跟着紧凑了。

    这么多年不死心,今儿算是死心了。

    在看田野的时候眼神纠结,那种晦涩的情绪,田野都没能看懂,这人到底什么意思呀。

    这么多年了,田野十天半月的就被田大队长拉来思念她爸,想他爸的无私奉献精神,田野心里明白白的,自己表现的越不懂事,田大队长就放心。

    可她要是直接说自己不懂事,提醒田大队长,他爸没的时候她都没在跟前,没准就被田大队长给察觉什么了。没事也是有事了。

    田野在田大队长跟前一直都是小心谨慎,一句为自己洗白的话都不敢说,说了就证明你知道什么,或者你有什么。

    田大队长怅然过后,突然就觉得这丫头有没有婆家也不是啥大事了。也是被事给逼到这份上,这么想能多少让自己舒坦点。

    若是能为自己拉拢一下朱家也不错。村里老朱家是大姓,能跟他田刚并提的也就是朱会计,要是朱铁柱一家能因为田野站在他这边,那就是相当于从朱会计那边挖过来一大块的话语权。

    当然了朱铁柱一家肯定也是冲着野丫头家的屋子来的。

    得了实惠以后未见得往后还能同他一心,田大队长对于野丫头能拉动婆家站在他这边,那是一点想发都没有的,那丫头没那个心眼,也没有这个道行。

    田大队长:“哎,你这丫头也是没福气,你爸也是命不好,就这么一个闺女,临了还没在身边。”

    田野脸色有点苦:“要不村里说我命硬呢。”

    田大队长那样的精明人愣是让田野一句话说的没法继续了。这梗也太硬了。

    幸好田大队长媳妇进来了,要放在平时,队长媳妇不待见田野,轻易不进来说话。

    可自从朱大娘过来说田野亲口承诺,婚事让他们两口子做主,队长媳妇对田野的眼光就换了,觉得这丫头还有点良心,知道谁对她好。

    让她在大队妇女跟前倍有面子,自家闺女的婚事当爹妈的能做主不算事。连村里姑娘婚事他都能当家,你说自家在村里威望多大呀。

    平时不显山不漏水的队长媳妇这两天都有点飘。

    田野一身脏兮兮的坐在他家炕上,队长媳妇还是有点接受不了,缓缓劲尽量不往田野一身的土的衣服上看:“你这孩子说啥呢,别人说你就罢了,哪有自家埋汰自家的呀。连人家朱大娘都知道,封建迷信不能信。”

    呵呵,该来的终于来了。

    田野面上有点羞涩,反应让队长两口子满意,老朱家既然跟自己说,在田野面前提过亲事,这丫头要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心思得多深呀。

    田野态度好,说的都是大实话:“也不是埋汰不埋汰的,村里人都这么说,叔不喊我,我从来不敢来叔这,就怕把唯一对我好的叔给克个好歹的。”

    心是好心,也真够有心的了,可话说的真不好听。

    队长媳妇对着门帘子外面就吐了三口:“呸呸呸,你这孩子想的到多,你叔啥人呀?能信这个?”

    队长媳妇说的有点心虚,就怕田野当真了,往后常来。

    她是真的怕田野的命硬,她家俩儿子一个闺女日子好着呢。要不是自家男人是队长,她说啥也不愿意让野丫头在自家出出进进的。

    田野心说,不信,你还能那么接地气的,对着门口呸呸呀:“不管信不信,我爸没的时候,我还小呢,我爸对我好不好我都不记得了。可叔对我好,我看的明白白的。就冲这个,我也不会没事来叔婶这边晃悠的。”

    别说队长媳妇,就是田大队长都不知道,这没心眼的野丫头心里还有这样的计较呢。

    难怪这丫头除了送东西,从来不主动到他们家来呢,田大队长心里那点不放心,又给撂下几分。

    烟袋锅子多能放下了:“你这孩子,这话往后可别提了,叔婶都不爱听,咱们家不信那个。”

    队长媳妇:“对,对,不信那个。”心说,这丫头坚持的对,可千万要坚持住了。

    田野不吭哼,耿耿着脖子不认田大队长这话,一个打定主意不回头的倔丫头形象特别的深入人心。

    田大队长:“先不说这个,野丫头呀,你这亲事你咋打算的。”

    田野:“我爸不在了,我能懂啥?要是没有叔,我都不知道现在啥样?我家的事情叔说了算,亲事也是叔说了算。”

    队长媳妇在边上听的脸蛋都是红彤彤的,这野丫头还真的把他们两口子看的这么重:“你这丫头,就算是叔婶给你做主,那也得你点头呀。心里就没有个普,稀罕啥样的?”

    田大队长瞪了媳妇一眼,眼窝子浅的东西。

    田野憨憨的:“我没想过成亲,要是真的非让我说,能管饱就成。”

    队长媳妇看田野开始还有点羞涩啥的,到后面就跟说别人的事情一样,哪有成亲说这个的呀,这丫头是真的还没开窍呢。

    不过这年头野丫头这条件也不低了。他们家的孩子都不敢保证顿顿都能吃饱呢。

    田大队长:“能吃饱也不错,条件务实,丫头心里有谱就成。”

    队长媳妇:“野丫头呀,咱们大队就这情况,谁家也没有敞开肚皮吃的。”意思是让田野别太较真了,饿不死就成。

    尤其是田野的饭量,真要是顿顿吃饱,在富裕的日子也得拖垮了。

    田野老实巴交的继续说大实话:“我命硬,本来也没想拖累谁家。”

    队长媳妇发愁:“也不是那么说,成亲是好事,不算是拖累谁家。”可别因为这个,就把婚事推了。跟着丫头说话,咋这么烧脑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