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吃肉
    朱家闹腾的最热闹的时候,田野家有人敲门,声音很小,怕人知道是的。

    田野拧着眉头没打开门,今儿没心思应付乱七八糟的人。

    没有一会顺着大门伸进来一根杆子。

    田野心说孙二癞子这是来找死了,就看到顺着杆子进来的还有一个拳头大的布包。

    田野三两步到门口,外面的人可能听到脚步声了,杆子不动了,外面的人压着嗓子喊道:“开门。”

    听声音是朱老二,别是又要赖自己什么呀?

    大门打开一个小缝,田野冷嗖嗖的开口:“干什么。”

    朱老二有点窘迫,低着眼眉有点扭捏:“我挣到钱了,答应你的一个鸡蛋没有了,不过我换了苹果。”

    田野心说果然奸诈,上岗村虽然没有苹果树,可一个野果子也没法跟鸡蛋比呀。

    这小子可随时了朱铁柱他爹了,满肚子心眼子。

    可惜朱家老大这个傻白甜不随老子,朱铁柱用鞋底子抽,都没有抽出来。

    田野不想跟朱家人搀和上,不假辞色的说道:“拿走吧,我不要,往后别在来赖上我就好。”

    说完就把门给关上了,一点脸面都没给人家。

    朱老二脸色有点红,看着门口,到底用架杆把苹果给递进了院子,隔着大门对着田野小声说道:“说给你就给你了,我也不是让人白帮忙的人。”

    田野气乐了,说的跟多有骨气一样,这小子可真黑,一个没长熟的青苹果就打算还人情了,要不是他抄袭了自己的主意,哪能想到用架杆赚钱呀?真以为自己心里没谱呢。

    就给个苹果,算计到肚肠子里面了。

    他们家闹腾这么大的动静,他还有心思送苹果呢,这得多淡定,多冷情呀。

    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挣了多少钱?

    朱老二给田野的印象就是,冷清,奸诈,还财黑。

    朱老二挣钱要说不算多,可对于他这个头一次挣钱的半大小子来说,激动地根本就睡不着觉,恨不得大半夜的光着膀子去大队跑一圈。

    他跟田小武总共弄了二百多根架杆去县里,总共买了一块多钱。

    两人分钱的时候,田小武就要了两毛,在多给就不要了。

    这事朱老二开的头,朱老二跑前跑后的他都看在眼里呢,拿多了心里不舒服。

    田小武做事挺仗义的:“下次咱们哥两卖多少钱都平分,这次听我的,就这样了。”

    哥两就这项事业做了很长远的打算,就跟钱到手了一样,自从拿到钱就兴奋得很。

    根本就没有考虑折腾好几天合不合算的事情。

    田小武大方,朱老二虽然心疼钱也知道这事一个人不成,拿出来两毛钱两人在县里吃了一顿好的。最后路上还用五分钱换了几个没张开的青苹果。

    朱老二同田小武都商量好了,要是家里问苹果哪来的,就说他们在山上跑疯的时候摘的。

    还好四丫虽然小,也知道吃独食,知道这东西要是让爹妈知道,到不了她嘴里。苹果尾巴都没让家里人看到。

    田野在屋里啃苹果,又青又色,这几个季节的苹果刚发个,根本就没法吃。可对上岗村的人来说真的是新鲜玩意。

    第二天一大早田野就听到朱家大娘在院子里面骂朱老二,一大早就出去跑风,不知道帮着家里干活。

    对于昨天挨打的朱老大,到是嘘寒问暖的,都舍不得指使。

    田野就知道朱老大的一身毛病都是朱家两口子给惯出来的。难怪朱老二要吃独食呢。心说朱老二这小子不是尝到甜头了,一大早急跑山上砍架杆去了吧。

    摇摇头,把手里的嫩棒子还有啃光,才锁门出去上工。

    又是响晴的一天。从今天起,村里壮劳力要跟着挖井,三班倒。

    田野没有意见的,这样两天她能挣三十分。

    村里四十多个壮劳力,黑白不歇着挖了两天半就出水了。这两天都是在地上铺着甘草歇着的,田野这样的都撑不住了。

    一边挖井的时候,就有会手艺的人把井口给砌好了,接下来就等着蓄满了水,这大口井就能救上岗村的禾苗了。

    田野摸一把脸感觉脸上厚厚的一层泥,都摸不到脸皮。

    身边都是跟她一样,看不出来模样的泥球汉子,田野都没敢笑。

    看到水大伙高兴,乐出来的样子更难看,除了牙是白的,浑身上下都是黑的。

    田大队长发话可以歇着了,田野才跟着人群回家。

    走路的时候,感觉脑地上都往下掉土渣子。

    在自家大门口,再次碰上朱老二,打眼一瞧,就看得出这人春风得意的样子,看来架杆买卖不错。

    田野脚步不停,开门就回家了。

    朱老二看到田野这个狼狈样子,好半天都没能回神。这还有人样吗?难怪大哥都在家里闹绝食了。

    过来找朱老二的田小武,呲牙咧嘴的:“老二呀,你哥真要是娶了这丫头,夜里还不得吓死。”

    然后自己噗嗤就乐了:“不对,夜里你哥根本就找不到人。”

    朱老二看看田小武,就不太愿意说这个话题:“你说咱们今儿再把架杆运出去一次成吗。”

    田小武:“成,放心吧,我爸他们累了好几天了,夜里咱们出去一趟肯定没问题。”..

    哥两跑了两趟县里,架杆卖的还成,而且踩点越来越准,这次他们去家属院那边,架杆肯定比上次卖的还好呢。

    田野终于闲下来了,穿着短背心短裤就进了空间奔着老母鸡那边去,惊喜就是她往后再也不缺肉吃了。

    鸡蛋都变成了小鸡,看样子就知道公鸡母鸡都有,往后想要在孵化小鸡什么的,也不用再去想法子找鸡蛋了。

    看着老母鸡,田野口水都滴答出来了,终于能吃肉了。

    把鸡杀了,鸡血还知道留起来呢。一点都没有遭禁,回到灶台上烧了一大锅的开水,给鸡拔毛开膛,忙活了好半天才把老母鸡变成了肉。

    可要炖的话,还得等等。

    田野咽口吐沫把老母鸡放到空间的储藏室去了。在后院找了一块地方挖了好大的一坑把鸡毛给处理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田野用老母鸡肚子里面掏出来的鸡油炒大棒米饭,吃的那个满足解馋。

    天气热,田野在空间里面弄了几块板子,扑在自家院子里面,上面铺上一张席子,吃过饭就在院子里面躺着乘凉。

    西院牛大娘一直在嘀咕,谁家作饭这么舍得呀,院子里面都飘香味了。田野心说幸好没炖老母鸡,不然就大娘这个鼻子还不得闻着味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