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知青
    看到田野过来,朱家大小子,先诈尸了蹭蹭几步过来,拉扯田野走远几步:“你干什么来了,别以为近水楼台先得月,告诉你没用我看不上你。赶紧走人。”

    说话的时候,恨不得把田野拽走,就跟田野专门过来找他的一样。

    田野都没搭理他,敢伸手拽她,作死呢呀,一只胳膊伸过去,轻轻一推,朱家大小子踉跄半步差不点就坐在大粪上了。

    田野都想贬斥他一顿,就那词用的,配上的你这副挑粪的尊荣吗。

    朱家大小子哪见过这样的阵仗呀,在也不敢跟田野动手动脚了,可心里怕死田野了,打死这亲都不能成,万般无奈的说道:“你,想做什么,你可不许说咱们的关系。”

    田野气的肺疼,我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呀。祈求上苍让这人讨厌她到底,千万坚持住了。

    直接走到朱会计跟前,憨憨的开口:“队长让我来沤肥,找您记工。”

    朱会计刚才把两人的互动都看在眼里了,昨天老朱大哥去家里串门,还说道这门亲事呢,让自己给敲敲边鼓。

    朱会计对野丫头向来忌讳,这个侄子成天的蹦跶,也不咋招人待见。冷着脸就把两人打发了:“去那边一块干活吧,知青们做不惯这活,你给看着点。”

    田野:“哎。”扭头就走。

    田花看着田野过来眼睛都瞪圆了:“这里有你什么事?谁让你凑过来的?”

    田野心说,应该是有你什么事吧,我过来好歹是挣工分的呀。你可是在这白帮忙,让一群知青白使唤。一个村就两傻白甜都让她遇上了。

    可这人是队长的闺女,田野:“花儿你在这呀,这味道不好闻,不是你能干的活,快回家去吧。”

    田花气的脸色又青了:“你,你叫什么呢。”

    田野就知道自己在好的心意,因为这个称呼,田花也得恼。

    尴尬的挠挠头,看着朱会计,很是为难的样子:“叔,花儿在这有工分吗,她的活我帮着干,让她回吧。”绝对是诚心的给田花堵心呢。

    朱会计脸色不好看:“花儿这玩呢,不用你帮衬。”

    田野:‘哎。’这好人做的跟送到手里一样。回头朱会计肯定去队长跟前说道。

    因为名字的事情,田花眼泪都飃出来了,怕被几个城里的人嘲笑,扭头就跑了,田野估摸着眼泪能洒一地,要是多点就能缓解一下旱灾了。

    朱家大小子凑到知青群里:“这是咱们村的野丫头,傻子一个,大家甭管她,离她远点就成。”

    妖妖娆娆的女知青:“这人穿的什么呀,怎么那么不贴身。队长怎么让这样一个人过来这边呢。”

    说完赶紧用白毛巾把嘴巴给捂上了。嫌弃的一点都不遮掩。

    朱家老大嫌弃田野给村里人丢人:“她力气大。干活还行。”

    田野心说这人终于说了一句人话。

    城里的知青加起来也就六个,四男两女,田大队长对他们还算是客气,没在上岗村受过什么委屈。对自己知识青年的身份看的挺重。说白了,不大看得起乡下人。

    一个城里的小青年,看到田野干活利索,一会就弄了他们做了半天的活计。

    笑嘻嘻的凑过来:“嗨,丫头,你干活挺快呀,难怪刚才朱会计让你看着点我们,不如你教教我们怎么干吧,我们先看看,学会了也能做的利索点。”

    田野都不搭理他,瞥了这人一眼,三七分的发型,还摸头油,比沤肥还恶心人呢。

    几个城里的小伙子都笑了,那笑声绝对是不怀好意的。最可恨的是朱家老大这个蠢货也跟着乐。田野都想骂一句白痴。

    田野手上不停,边上的一群小青年说说笑笑的好不快活,一个比一个跩,不是理想就是奋斗,要不就是未来。就跟多有学问是的,也就能蒙蒙朱老大、田花这样的。

    边上一个女知青看着挺和气的:“学的差不多了,咱们跟着人家干活吧。”

    开口的三七头:“别呀,我这还没学会呢。还得在好好看看。丫头都没有意见,你填什么乱呀。”

    一直到中午,朱会计过来的时候,这几个人还聊天呢。

    田野摸着汗:“下工了呀,叔。”

    朱会计看着几个知情眼神阴沉,放在村里,田野肯定是最没人待见的,可要是跟外村人比,护下那是现在乡下的普遍情况。

    让外村人欺负了,显得自家村里没人。

    朱会计:“野丫头,这都你弄的呀。”

    田野:“嗯,都是我弄得,他们几个说干不好,要跟我学。”

    几个知情有点不大好意思:“我们做这个还不熟悉,幸好有田同志手把手的教导。”

    田野这才扭头同朱会计说道:“叔他们愿意学就成,没得弄不好,祸害庄稼。”

    小青年脸色都青了祸害庄稼的那是害虫,说谁呢,这人怎么骂人呀,可理亏在前,在朱会计跟前也不敢吭声。

    他们要是真的什么都不懂,能哄着队长家的闺女整天的奉承吗。

    田野憨憨的继续开口:“叔,学徒工计分不?”

    朱会计脸色好看了:“不计。”说完都没看几个知青就下工了。

    田野跟着扛着铁锹就走了,甩都没甩朱家大小子一眼。

    一群的小青年再也不理想,奋斗了,没有公分他们也换不来粮食的。

    瞪了一养朱家老大,有这样的傻子吗?朱家老大都不知道为什么被这群平时相处挺好的朋友给怨怒了。

    人家脸色都耷拉下来了,自己在凑过去也确实臊的慌。很是不忿的回家了,心说都是野丫头的错。

    下午的时候,几个知情捂着鼻子跟着田野一块沤肥,虽然干活不太利索,可看的出来都是认真干活了。

    没有两个捧臭脚,专门跑场逗乐的,这些人的理想也没地方炫耀了。

    田野以为这事就过去了,没想到夜里就又听到隔壁上演武打片了。..

    不知道朱会计去朱家说了什么,田野在院子里面乘凉的时候,就听见朱家两口子客客气气的送走了这位堂弟,然后朱家老大就被打的哭天喊地的。

    一点爷们的样子都没有。

    田野对着墙根呸了一口,该,这人就欠抽,在知青跟前那个样子怎么那么贱呀,这要是自家儿子,早就鞋底子抽他了。

    朱家老大恨田野恨的咬牙,认定是田野克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