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照常
    田大队长下午看着田野的眼光有点纠结,有点探究,摔打着烟袋锅子嘟囔了一句:“随你吧,老天爷不给饭吃开会也是大伙干看着。”

    田野总觉得田大队长这话好像有别的意思。想不明白,田野挠挠乱七八糟的脑袋,一句话都没说,就回家了。

    队长说的太深他不懂。

    田大队长看着田野的背影好久,都没能收回目光。

    这丫头就是个憨的,这么多年过来,要是没有自家贴补的粮食,连饱饭都吃不上。丫头一直那他当亲人,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见外。

    田大队长觉得自己不会看走眼。

    要是田大兴的闺女真藏了什么东西能瞒住他,他这几十年就白活了。

    村里会计是朱铁柱的堂弟,招呼走神田大队长:“老哥,又替野丫头发愁呢呀,你也够义气了,虽说当年同野丫头他爸交情不错,可这么多年过来,老哥对野丫头拿自己丫头看,就是他田大兴活着也该知足了。老哥你呀,也别让自家丫头太委屈了。”

    田大队长为了野丫头收拾他们家田花不是一次了,村里人都知道。

    朱会计这么劝也是给田大队长面子,捧臭脚呢。

    真要是当自家丫头心疼,田花都上初中了,野丫头一天学校都没有去过,这能比吗。

    田大队长:“可别这么说,要是大兴老弟还在,这丫头可不能如今这样。再说了当年大兴老弟仗义,那是为了咱们大队没的,咱们照看丫头点都是应该的。”

    是呀,田大兴那是有县里补贴的,要是还活着,他家的日子绝对是是村里独一份。那是不是没了吗。

    朱会计:“怪谁呀,丫头命不好。老哥你仁意,还能把自己一大家给搭上呀。”

    言外之意,同野丫头走进了谁知道会不会被克呀?

    是呀,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田大兴没了以后,田野才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那么大份家产,都没人敢惦记。真要是命没了,多大的家产也是白瞎。

    不过让田野自己说的话,她觉得这里面肯定有田大队长的手笔,不然就冲着自己的那份家业,村里人也不会真的一点想法没有。

    田大队长叹口气一副他能做的都做了,其他的也没办法的样子。

    敲打敲打烟袋锅子才走,剩下朱会计看着田大队长的背影,也是很久。

    一起共事这么多年,田大队长的心思他还能摸到几分的。

    可就在野丫头这事上,朱会计就有点看不透,这不像是田大队长平日的为人。难道还真的让村里的妇女给说着了,这野丫头真的事田大队长的种不成?

    田野回家,门口背角的地方,柳条编的小筐子里面放着一筐子的杏。

    田野抿嘴,这个季节杏已经过季了,也不知知道朱家二小子,哪弄来的好东西,黄澄澄的看着就馋人。

    兜着杏子框子编的粗糙,一看就是临时攒对上的。不过她也稀罕的很,她家里从来没有这么小巧的玩意。

    看来晚上朱老二要过来拿走架杆,这小子不错还懂得还人情了。

    田野吃了一个大黄杏子,心说也不知道这小子从哪找的,等来年自己也去山上找找。

    晚饭除了玉米面就是玉米渣子,也吃不出来什么新鲜东西,田野现在看到玉米就嘴巴发苦,作饭都提不起来劲儿头。

    要是能出上岗村或许能找来点稻子,小麦之类的粮食在空间里面种植。到时候她就不用在整天的对着玉米棒子发愁了。

    田野估摸着,朱老二怎么也得后半夜过来取架杆,不用老早的等门。

    田野插上大门,就进了空间,她在空间里面种了好几茬的芝麻了。攒了满满的一布袋子。

    田野挑了两块大青石头弄到工作台上凿石磨,等回头后院的芝麻收了,他当着大伙的面,换上半斤香油,往后他家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飘香油味了。

    回头在种点黄豆,没事自己还能磨两块豆腐,喝点豆浆,光想就觉得日子有盼头。这么好的东西,田野从来不敢拿外头用。

    别说田野谨慎,这年头就这样,一个村里住着,谁家要是炖肉,那味道瞒都瞒不住,鼻子灵的半大小子,恨不得连谁家吃的什么东西都清清楚楚的。

    不然田野也不用非得在后院弄两垄芝麻招眼。那不就是为了给自家的东西过个明路吗。

    空间里面的养殖场,种植院子,可以自由的调时间,不过只要田野在空间里面的时候,这里面的时间都是跟着田野在外面的时间同步的。

    田野在空间里面做事,那都是实打实的用体力,用时间在耗,凿石磨这事就得慢慢来,空间工作台上做出来的东西,多少能给点加成,要比原有的手艺稍微的精致那么一点点。

    游戏空间吗,到底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田野在工作台上倒腾快两个小时,才把东西弄得好歹能用。看着小巧的石磨,田野特别满足,小资情调的家庭用品。

    一看时间都那么晚了,都没敢再去矿洞挖矿石。

    田野从空间出来的时候,有的人家都点灯了。

    田野去灶房把锅灶点上,家里的灶房,看着跟平常人家没有不同,唯独一样,封闭的严实。

    田野特意做了严丝合缝的木板吊在窗户上面,要用的时候,把木板放下来,关上门在灶房里面倒腾点吃的,一时半会的多少能稍微的有点遮掩作用。

    不过炖肉什么的就不成了,炖肉的味道太浓,太香,对于一年半载吃不到肉的乡下人来说,这股味道根本就遮掩不住。

    今儿的粥做的稠稠的,田野咬着小嫩葱吃了一大盆,不过还是觉得胃里差了点东西,粥这东西吃多少都不管用。

    剩下小半碗的粥,对上一瓢开水,放在灶台上,平时喝水她就喝这个。家里万一来人的话,这就是个活见证,田野过的那就是顿顿吃粥还不管饱的日子。

    看着村里大多数的人家的灯火都熄灭了,田野才去把自家大门给打开。

    心里有事,也担心闯进来别人,田野根本就没有进屋睡觉,而是拿着小板凳在院子里面乘凉。

    实在没事做,最后干脆,在院子里面打水开始洗衣服。早知道就不答应朱家老二了,弄得自己大半夜的没法休息。

    乔木把家里能洗的都洗了一边,朱老二才做贼的是的把大门推开一个缝。

    黑咕隆咚的,钻进来一个人,有心里准备都吓一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