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说亲
    屋里的田大队长烟袋锅子敲打炕檐的声音咣当咣当的,提醒媳妇别太张扬呢。

    朱大娘只当不知道,兴高采烈的说道:“有弟妹这话,亲事成了一半了。”

    队长媳妇被朱大娘捧得真心的高兴:“我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不过嫂子你放心,我肯定好好地给你跑腿,还不知道谁家姑娘有这福气呢?”

    朱大娘略微不太好意思:“隔壁的野丫头,隔墙住着,也算是看着那丫头长大的,知根知底,弟妹觉得这亲事还成不?”

    队长媳妇脸色呆愣了那么一下,就野丫头那样的,朱家也能看上眼:“嫂子,你想好了呀,咱们乡下人过日子,其他的都还好说,就是丫头那名声,嫂子你不介意呀。”

    说完队长媳妇就知道冒失了:“嫂子看我这嘴,我就是觉得你家大小子初中都念了吧,野丫头可没上过学,你家老大能愿意呀?”

    朱大娘脸上一阵的不自在:“咳咳,看弟妹说的,啥年代了,野丫头那孩子不容易,克父克母那套咱们不信,就是心疼孩子自己一人过不容易。”

    队长媳妇不傻,要是没有贪图,老朱家那样的人家能看上野丫头当儿媳妇?连自家丫头都知道野丫头有三间好屋子,这朱家不是看上人家屋子了吧。

    朱大娘看着队长媳妇脸色不对,叹口气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弟妹呀,你不是外人,我也不怕你笑话,我家大小子那是心比天高,整天的往知青点跑,城里姑娘哪是咱们能惦记的呀,我跟他爸也是没办法,想着给他讨个媳妇,上个套,没准就把心给收回来了。”

    这话真是掏心窝子说的,队长媳妇也知道不光是老朱家的大小子,就是他家田花,那眼睛也没从知青点挪开过。..

    当妈的一样操心,就怕田花被城里的小青年给迷花了眼。

    挺理解的:“嫂子,也不用田家的丫头呀。”再说了,朱家想说个媳妇把孩子拢住这想法不错,可挑的这个儿媳妇,怕是办不到。

    朱大娘:“就老大那德行,满村谁还看不出来他那点心思呀,我这也是没法子呀。”

    队长媳妇没吭声。这倒也是,谁也不愿意把闺女嫁给一个心里装着别人的。

    屋里当家的半天没声,她也不知道这事能不能应下,点心酒,有点烫手。

    屋子里面田大队长的脸色阴沉的能滴下来水,就说朱家前两天,怎么会给野丫头说话,倒是好算盘,原来在这等着呢。

    田大队长想的很远,当初田野他爸活着的时候,除了跟他走得近,跟朱家虽然隔壁住着,也没听说过有什么往来。

    朱家娶野丫头应该不会是跟他有一样的疑惑才对。

    田大队长心里不踏实,野丫头可以说是在他眼皮子底下这么多年,若是真的有猫腻,没道理自己看不出来,朱家反倒是看出来了,要先下手为强。

    这事在田大队长心里来回的掂量,焦灼。

    见队长媳妇不接话,朱大娘挑挑眼皮:“弟妹,嫂子我是跟隔壁野丫头透过话的。”

    队长媳妇挑眉,脸色不咋好:“那样的话,嫂子今儿这是做什么来了呀?”

    朱大娘:“虽说野丫头没个长辈,既然往后要到咱们家,就不能低看了人家,该走的过程咱们不能委屈了人家丫头。”

    队长媳妇这才口气缓和些,人家这是给野丫头脸面呢:“嫂子仁厚,那丫头也是有福气了。”

    朱大娘:“野丫头自己也是这个意思,说是这么多年亏了他叔她婶子的照顾,她的亲事,要弟妹两口子说了算的。”

    队长媳妇往日那是看不上田野的,听了朱大娘这话,都觉得这么多年自家的玉米面都没有白瞎,这丫头也算是有心的。

    跟着对这亲事都郑重几分:“哎呦,嫂子,可别臊我们两口子了,多大的事呀,也是这丫头有心,我也是没想到,你说这丫头竟然竟然说出这话来,我这心里咋跟嫁闺女一样呢。”

    朱大娘笑呵呵的:“弟妹呀,别光激动,这事呀,我往后可就跟弟妹合计了。”

    队长拿着烟袋从里屋出来:“嫂子,既然野丫头把我当个长辈,这事我们两口子就给他多合计合计,你也别着急,毕竟是丫头的大事,容我们想想,问问那丫头的意思。”

    朱大娘:“对,对,这话也不能光听我一个人的,好事不怕磨,这事呀,田家弟妹你们两口子还要给多费心。”

    朱大娘同队长媳妇又说了好半天的话,才从田家出来。

    也知道结亲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成的事情,倒也不着急。

    朱大娘心里还是有点数的,这事明显是他们朱家抬举野丫头,队长两口子没有理由不赞同。

    他们朱家拎着果子酒过来,那是送给队长两口子现成的人情呢。

    关键还是野丫头那边。可恨老大这个作妖的,不省心,这要是去隔壁多跑几次,对野丫头上点心,哪用她操心。

    朱大娘回家的时候,朱大叔已经去上工了,两口子没能碰面,朱大娘想到队长两口子的态度,琢磨起来竟然有几分不踏实。

    朱大娘怎么想,野丫头能嫁给他朱家,让满村人说,都没能挑出来毛病的地方。

    队长两口子要是在亲事上稍微拿捏一点,怕是都要落人口实的,最后安慰自己这事没毛病,才能塌下心来干活。

    朱大娘一边拆洗棉衣服,一边看看隔壁的院墙,要是趁着机会把野丫头给叫过来,正好教教这孩子怎么做针线。

    不过野丫头出去上工能十分,这点针线倒也不显得重要了。

    亲事还没能成呢,朱大娘就开始患得患失了。

    田大队长下午的时候说了,明天开始就不用挑水浇地了,天旱,河套都干了。

    大队晚上的时候开会,大家一起研究怎么抗旱,集中精力保住还能挽救的田地棒苗。

    田野在村里的形象就是没有心眼,不懂筹谋,只懂得卖苦力肯干型的,研究开会什么的,一家出一个人,都没有她的事。

    一早就同大队长打过招呼,大队怎么决定,她怎么做。

    队长眼神纠结的看着田野:“丫头家家的,大晚上的不用出来开会,等消息吧。”

    田野扛着扁担就回家了,心里特别美,能消停一个晚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