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搭伴
    田小武这个没开窍的说话百无禁忌,挤眉弄眼的说道:“‘女人样’就得像孙家新嫂子那样的,看着就带劲。”

    朱老二撇嘴,孙家的新嫂子那样的他可看不上,带劲没带劲看不出来,孙家的媳妇可是让野丫头忽悠了好几个鸡蛋呢,那媳妇看着就败家,他娶媳妇,肯定不娶这样蠢的。

    田小武不光自己说,还得有共鸣,拉着两个小伙伴非得让人发表意见:“哎,你们说咋样?”

    朱老二继续低头装死,话题他挑起来的,他到不吭声了。

    王大牛扭捏半天开口:“田花那样的也不错。”说完还羞涩的看了一眼田小武。

    朱老二挑眉,他也没看出来田花咋好,还能让这么多人惦记。在朱老二看来田花假仙假仙的。

    拿他妹子说话,田小武不乐意了:“说什么呢,那是我妹子,再让我看到你贼眼在田花身上转小心我揍你。”

    王大牛委屈,不是你让我说的吗?没法做朋友了:‘我家里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急忙溜了。

    两人没人留他,田小武气的鼻子都歪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二呀,你要是当我妹夫,我就不嫌弃。”

    朱老二都没抬头,心说我可看不上田花:“咱妹子看着就不像村里人,将来那是嫁到城里去的,你可别乱说话,别坏了妹子的名声。”

    田小武满足,这才是好兄弟呢:“说的也是。”

    朱老二:“说点正经的,我弄了点架杆想去县里去看看能不能换点啥?你看着能成不?”

    田小武有点傻,挠挠脑袋:“成呀,兄弟跟你一快干。可换什么呀?”

    朱老二:“我家啥样你也知道,我想去县里看看能不能用架杆换点吃的。”

    田小武知道,朱老二上课的时候肚子经常咕咕响,饿肚子时候多:“好呀,咱们试试,要是成,以后咱们哥两一块砍架杆。”

    朱老二嘴角都勾起来了:“成,不过你得给我瞒着点,还得求你弄个车子。”

    田小武发愁:“咱们哥两说什么求呀,就是马车我怕是弄不出来呀。”

    朱老二都憋屈了,他连单轮车都弄不来,这小子张口就是马车,没有那么高的要求:“独轮车就成,咱们半夜走。”

    田小武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天色还早,田小武被朱老二说的心里刺痒痒的,两人心里热乎,直接去山上砍架杆了。

    田野这边想到空间里面就要有一群的鸡给她下蛋吃,挑水的的时候劲头十足,愣是比大老爷们还多走一个来回呢。

    至于说朱老大那就不算事,自始至终田野就当个乐呵。

    牛大叔看着田野比大伙走的都快,都稳,都忍不住同人唠嗑:‘给这丫头十分不亏。’

    说完忍不住看了一眼朱铁柱,昨天晚上他们家闹腾的动静不小。

    让朱家大小子闹腾那么大,不知道谁家丫头。一晚上光听黑猴精了,也没想出来谁家丫头有这么个名字。

    朱大叔瞧着田野的背影一句话不说,琢磨着他家老大不着四六的东西还得好好的收拾。

    野丫头要不是有克父克母那点事,就冲这份能气劲儿,就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儿媳妇。

    中午太阳老大老大的,身上的衣服先是被汗水给弄湿,再被太阳给烘干,衣服上都是盐硝的白道道。脑子都晒的晕乎乎的。

    田野看着要是在这么晒上两天,连河里都没有水了,这地算是旱的彻底没救了。

    大队食堂中午都从高粱米变成了大棒米了。

    队长说了从现在开始就得省着点了,谁知道今年是个什么年成呀?而且从今天以后,再到大队去借粮食的,就不能那么随便了。

    晚上到家给自己弄了玉米面的饸饹凉面,一个鸡蛋,一把葱花打卤,吃的田野心满意足的。

    摸摸自己的小蛮腰,吃的素也不是没有好处,看看这腰身韧性十足,纤细,结实有力气,一丝赘肉都没有,自己都要醉了。

    隔壁朱大娘拎着一瓶子酒,一斤点心,去了队长家里。

    朱家两口子是个有成算的,既然打定了主意,就不会拖沓。从今儿起大队都开始不轻易往外放粮食了,今年的年成肯定不会好。

    朱老大昨天晚上那么一闹腾,谁知道会不会夜长梦多呀。

    尤其是看着天上的老足的日头,朱大娘头一次不考虑大儿子的感受,急切的想要把野丫头给弄到自家去。这年月多一亩自留地的粮食,过着心里踏实。

    他们家虽然吃不饱,可也不至于吃不上。在这样下去,没准他们就真的有断顿的时候。朱大娘对朱铁柱还是很信服的。

    田大队长家里,看到朱大娘这么隆重的进门,说实话,队长媳妇那是以为给自家丫头提亲呢。昨天老朱家闹腾的满大队都知道。..

    要是单论朱家的条件,来自家提亲也算是门当户对,可队长媳妇心里是不愿意的,闺女的心思就没在村里。

    再说了,孩子还小呢。队长媳妇想着再给丫头好好地看看。

    接待朱大娘的时候不失礼也没多热情。

    朱大娘面上不显,跟着队长媳妇唠嗑,半天之后才开口:“弟妹,嫂子今儿是来麻烦你了。”

    队长媳妇听着话头不对,稍微愣了一下而已:“看嫂子客气的,有事直说,咱们一个村里住着,还弄这些做啥呀,见外了不是。”

    朱大娘跟着呵呵笑,把话说清楚,她也不想让人说自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弟妹别嫌弃,嫂子家大小子的亲事,想请弟妹帮忙走一趟。”

    队长媳妇心说原来不是给自家田花说亲,心里有有点不是滋味。

    这人呀,就是这样,纵然觉得这人配不上自家闺女,可知道人家根本没看上自家闺女的时候还是要纠结不爽对方没眼光。

    队长媳妇心情缓的挺快的,乐呵呵的招呼:“嫂子大喜呀,能让嫂子看上的闺女肯定错不了。”

    朱大娘:“看弟妹说的,咱们乡下日子,不嫌弃咱家的就成。你家田花上学有出息,我倒是想呢,可也知道那孩子就不是咱们小地方能呆的,十里八村的也就田花能挑出咱们这乡下日子。”

    一句话就把队长媳妇给说高兴了,他家田花确实有出息,不是谁家都能想的。

    一高兴满嘴应下:“她就是瞎闹腾,出息啥呀。嫂子尽管说,十里八村的嫂子家的条件比谁都不差,看上谁家姑娘都是他们家的福气,弟妹帮你跑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