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下绊子
    田野想着回头一定要去空间制作一张摇椅,放在院子里面,躺上去,闭着眼摇晃着听戏才舒坦。跟提前养老了一样。

    小板凳坐半宿腰板太累了不舒服。

    隔壁被窝里面自我催眠的朱老二一直在想,这么大的动静,隔壁的野丫头应该能听见吧,看着她也不傻呀,怎么还吊死在大哥这可歪脖树上呢?

    野丫头要是成了自己嫂子,他弄架杆存私房的事情,还能瞒住家里吗,女生外向,野丫头肯定跟他哥一心了?

    朱老二突然意识到,这事不能成,一定不能成。

    田野第二天一大早起来,该做什么做什么,昨天晚上隔壁的事情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就跟没听见是的。

    唯一的意外就是出门的时候遇到了隔壁的朱家老大。

    田野愣了一下,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的脑袋上的头发,今天应该不是鸡窝头,孵不了蛋没有那么伤眼才对。可别太伤害这个文艺土青年。

    话说回来,就隔壁朱家老大这么一个棒槌玩意,自己在乎这个做什么呀。

    田野百分百看不上朱老大的,大老爷们坚持点不切实际的理想,这也没啥,可你坚持到底呀,老爸的鞋底子抽两下就放弃了。没见过这么没骨气的男人。

    对这么一个傻蠢混的东西,田野都不愿意应付,别说这亲事成不了,就是成了,她有把握把这人给打服帖了。

    扛着扁担路过朱家老大的时候连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

    朱家老大看到田野的第一眼就是膈应,这哪是女的呀,要胸没胸,要屁股没有屁股,一张脸猴磕碜,竟然敢惦记自己,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恶冲冲的过来:“你,给我站住。”

    田野好生无语,这桥段太恶俗了,一脸嫌弃的表情还要贴过来,有毛病吗?

    停下脚步,就挑个眉头,懒得多说一句话。

    田野的两条眉毛那就是两坨肉虫子,朱家老大看的差点委屈哭了:“这亲事打死我也不同意。”连刚才那点气势都没有了。

    田野真是怪看不上眼的,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呀。能拒绝的有点气势不。

    忍了半天,到底没忍住:“只要朱大叔没有打死你,你就坚持住今儿这话,这亲事肯定成不了。”

    朱家老大脸色突然爆红,昨天被打的应下亲事的事情,竟然让这么个东西给听见了。咋这丢人呢,朱老大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太没面子了,磕磕巴巴的说道:“我那是随机应变,你别想赖上我,这亲事成不了,我一点都看不上你,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说完不等田野说话就跑路了。

    田野真想说,我更看不上你,谁是癞蛤蟆谁知道。

    看着朱老大狼狈跑路的背影,替朱家两口子闹心,养出来一个什么玩意呀?

    还是怪可怜这东西的,要是自己调戏一句,看到你就稀罕,这东西会不会想不开直接跳河呀。

    当然了现在天旱,河里没啥水,跳河都淹不死。

    本该生气的,忍不住就笑出来了,这才是正常的有追求的二二少年呢。自己可是没这份激情了。

    远远的朱家老二从朱家院子里面阴着脸出来,扫了一眼田野,扭头就走了。

    这女人有病,神经病,不然怎么他大哥那样说,这人还能笑呢?真是吊死在他哥这可歪脖树上了。

    看了早晨这一出,朱老二心里就怪不舒服的。要是野丫头对亲事这么愿意,自己还得想法早点把架杆弄走。

    朱家老二也不是独行侠,在村里有两三个交好的,都是一块辍学在家的半大孩子,就有田大队长家的二小子田小武。

    从不上学开始两人同王寡妇家的大牛混到一块了。

    本来朱老二还想着等家里没人的时候,偷家里的独轮车把架杆推到县里卖了。

    看情况不成,这野丫头猪油蒙心了,看样子是吊死他哥的歪脖树上了,他的架杆得赶紧卖出去。

    回头这丫头为了讨好他哥再把他给卖了,想到后续问题就糟心。

    找田小武就是为了商量这事。

    田小武半大孩子家里条件好,比朱老二性子要闹腾、活分。

    看到朱老二挤眉弄眼的询问:“二子,你家昨晚够闹腾的,你家里怎么想的,怎么弄那么一个没毛的黑猴精当嫂子呀?”

    朱老二挑眉,当初野丫头脑袋上没头发的样子,还是这小子指给他看的呢。所以昨天他们家虽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要娶谁,可瞒不住田小武这个坏蛋。

    谁让没毛的黑猴精这外号是田小武开的头呢。

    朱老二对这事心里闹腾着呢,想拿着黑猴精当盟友看的,转眼黑猴精就看上他哥,随时准备叛变了,冷哼一声没答话。

    边上的王大牛脸色不好看气冲冲的,年纪小,不会遮掩情绪。这黑猴精就是野丫头他也是刚知道。

    田小武嘿嘿笑了:“大牛,你娘去没毛的黑猴精家里不是也因为这个吧。行呀,你小子都惦记媳妇了,不过你这眼光不行呀,那是丫头吗?”

    朱老二看了一眼王大牛低头没吭声。

    王大牛:“胡说,我能看上没毛的黑猴精?那就是我娘说的。”

    朱老二慢悠悠的开口:“我哥也不愿意,嫌她不好看。”

    王大牛这么大的年岁,正是要面子的时候:“哼,你哥都看不上,我能看上吗?”

    朱老二在边上不吭声了。

    田小武闹腾:“是呀,咱们都知道黑猴精不好看,还一嘴粗话,浑身上下就没有一点女人样,你说你们家都咋想的,这样的人还抢上了。真要是娶进家门,你哥还不得离家出走呀。”

    朱老二始终耷拉着脑袋眼角没抬头。

    王大牛相比田野那是真的憨实,摸一把鼻子:“我,我妈看上她有力气了,能挣公分,还有大屋子。跟我没关系,我是不会同意娶她的,而且我妈也不愿意娶她了,说是那丫头配不上我。”

    田小武对着朱老二挑眉,谁不知道王寡妇从野丫头家门口让人给轰出来了呀。亏得这小子还真的信了他妈的话呢。

    好朋友不能揭老底,不然这话题没法继续了。

    朱老二鬼使神差的开口:“女人样是啥样的呀?”

    王大牛脸红,有点扭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