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朱老二
    自从知道老朱家盯上自己之后,田野一直都在盘算着今儿这事,打定主意让田大队长去做这个恶人。

    朱大娘怎么都没有想打说了半天,这丫头竟然来了这么一句话,人家给自己弄了个长辈,亲事得长辈点头,偏偏听着还真的就挺有道理的,换谁也不能挑理。

    朱大娘一阵的到憋气,这样的话,亲事就不是私下里面能说说算了的,往日倒是小瞧了这丫头了。

    她之所以亲自过来说亲,就是想着,野丫头没有长辈,说定了两家就算是订了亲了,彩礼什么的,象征性的过一下就成。

    说句不好听的今年的旱灾挺过去,亲事算不算还不都是他们说了算。

    这亲事要捅到队长跟前,那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请媒人,过彩礼,办喜酒,那是一样都不能少,本来日子就紧巴巴的,哪有这些富裕钱呀。

    朱大娘知道躲不开这道坎,很是认同的点头:“你这丫头倒是有心。做人不忘本,是大娘想的不够周全。”

    田野管不着她怎么心里怎么想,嘴上怎么说,只是闷闷的应了一声:“我爸没了,成亲这事队长叔做主,大娘你别说我不识抬举就好。”

    朱大娘神色有点惭愧:“怎么会呢,大娘想的不够周全,还要丫头你帮着大娘遮掩呢,要不是实在稀罕你,大娘也不至于着着急过来,连媒人都没有请。”

    田野不接口,打一开始你就没看得起我,不然哪会自己敲门进来就提亲呀。‘实在稀罕我’这话估计呵呵,朱大娘敢说,她也不敢信。

    朱大娘见田野不吭声不得不在好言好语的说道:“野丫头呀,你看这事让大娘给办的。”

    田野:“我好歹是个丫头家,亲事大娘不说,我不会同别人提的。”

    朱大娘笑呵呵的:“哎呦,你看看可真懂事,这事呀,大娘去同队长提。”

    朱大娘从田野家出来,脸色阴的都能滴水了。

    田野关上大门,好心情的吹了一声口哨,想到朱家就在隔壁,不能让人听见自己太高兴,不然以为自己多高兴这门亲事呢,才勉强抑制住了兴奋的心情。

    田家同朱家是村里两个大姓,田家她惹不起,朱家他也惹不起,田大队长窥视自家的两代人的宝贝,肯定不会让自己落在别人手里。

    要是孙二癞子那样的人过来求亲,田大队长帮自己拒绝亲事,那是她田野在用自己的亲事成就田大队长的名声呢。

    换成朱家的话,田大队长要是帮着自己拒绝亲事,要是没有个正经八本说得过去的理由,怕是这么多年在自己身上收货的好人缘都要飞了。

    田野就乐意看到田大队长焦躁。给人挖坑的感觉怎么就这么舒坦呢。

    隔壁朱大娘回家不早了,朱大叔还在院子里面乘凉呢。

    两口子一招眼,不用开口都知道怎么回事。

    朱大叔往烟袋里面赛烟叶子:“没成。”

    朱大娘摇摇头,又点点头:“咱们老大,谁家丫头不巴望着呀,她到是乐意呢。”

    朱大叔吧嗒着旱烟:“咋回事。”

    朱大娘小声的说道:“说是要队长两口子做主。”

    朱大叔再次吧嗒两口旱烟,老半天才开口:“这倒是个有成算的,真娶进来也不至于太委屈老大,冲着她这份成算,明你拎上一斤点心,去队长家说亲去。”

    朱老二从他妈进了隔壁就注意着外面的动静呢,在屋子里面听到老朱家两口子的对话,忍不住想,隔壁的野丫头可真没眼光,连他大哥都能看上。

    撇撇嘴蒙上脑袋睡觉,咋就这么心烦呢。

    朱家老大就听了个结尾有点兴奋:“爸,去队长家提亲,给我娶田花当媳妇呀。那丫头就是比城里的知情土了点。”

    他倒是想挺美。

    田野才要关门,就听到朱家老大这么大声,兴奋的招呼,直接拿着小板凳靠在门上听乐子了。

    朱大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隔壁,气的踹了一脚大门:“祖宗,小点声,你倒是想的美,还田花,人家能看上你呀。”

    知道儿子对野丫头抵触,朱大娘没说到底去提谁。

    朱家老大就是为人有点自私,有点浅薄,脑子还是不笨的,他们家提亲肯定是给他,这事不整明白了能睡得着吗。

    死乞白赖的拽着朱大娘:“妈,我的亲事,我自己说了算,你去谁家提亲,我看不上的可不成。”

    朱大娘压低声音,唯恐让隔壁的田野听见:“美得你,边去没你事。”

    朱老大急的搓搓脚了:“妈,你到底给我说了哪家丫头。”

    朱老三这个倒霉孩子在屋子里面就招呼上了:“哥别做梦了,肯定是隔壁没毛黑猴精,妈出去大半夜,就到他家去了。”

    要不是这黑猴精说的是自己,田野还能当喜剧看的。

    连自己这个黑猴精听了都想乐。咬着嘴唇忍着笑,等着看隔壁鸡飞狗跳。

    朱大娘就知道自家三小子顶不是个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时候说这个还这么大声,那不是诚心的吗。

    果然就听朱家老大炸了:“妈你赶紧去隔壁说,我不娶隔壁黑猴精,这亲事我不同意。”

    朱大娘仰头望天,田野那边能听不见呀。

    朱大娘避开老大,骂老三:“哪都有你的事,你咋这么芡呢。”

    朱家老三:“二哥让我告诉大哥的。”

    田野终于忍不下笑出来了,这哥三可真是宝贝。同朱家老三相比,这蔫坏的朱家老二更不是东西。

    不过自己要承情,让朱老三嚷嚷那么大声,这是让她看他们家对亲事的态度呢不成?

    朱老二在被窝里面给了朱老三一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什么都说呢?

    朱老三疼的,嗷嗷的在屋子里面嚎,朱家老大到院子里面跟朱大娘诈尸,嗷嗷的叫唤不娶黑猴精。

    田野略安慰,好歹嚷嚷的是黑猴精,没人知道是自己,呵呵。至少很少人知道是自己。毕竟黑猴精这个外号,还没人在她跟前叫过她呢。

    隔壁从伦理剧到动作片,一直播放了大半夜。

    最后朱大叔用武力镇压了大儿子的嚎叫和不甘心。

    田野才打着哈欠进屋休息,动作片倒是好看,就是演的太久了,影响休息。

    隔壁要是能更换个时间段,时间在精短一些,天天来一段就美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