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祸水东引
    朱大娘坐在小板凳上,都不知道还能跟田野说什么了。拒绝的也太生硬了,谁家过日子能这样。

    真要娶这么个儿媳妇进门,可真是个难为自己。还不得见天的被她气的五迷三道的。

    可今年大旱,家家粮食肯定都不够吃,他们家也没有能换两代玉米的闺女补贴家里。

    野丫头家的条件,那真是没处找去了,他们当家的在大队打听了,这村里半数的人家都欠着队里工分呢,野丫头那可是年年都分粮食的,在大队没有饥荒。

    在算上野丫头自留地收的粮食,院子里面的菜,一年到头足够两三口人糊口了。

    这样的条件,就怕下手晚了,让别人给惦记上。自家三儿子一个小闺女呢,多一口吃的就多一份保障。

    朱大娘看看田野脑袋上竖着的两撮毛,脑门的皱纹都化不开了,哪一点配的上他家大儿子呀,狠狠心,闭上眼:“野丫头呀,你看着大娘家的大哥咋样呀。”

    田野就不知道朱大娘闭着眼睛都不忍看自己了,竟然还提亲呢,这是多无奈呀?何苦这么为难呢。

    隔壁朱家,在村里绝对是上等的人家,朱家要是都必须要靠自己这个丧门星的一亩自留地活命了,王寡妇家那样的,基本上就没发过了。

    拒绝了朱家很容易,可田野怕呀!

    村里盯着她这点家产的人家多了,要说起来朱家算是最正经的过日子人家了。

    虽然朱家两口子算计了点,可不会有斜的歪的拿来膈应自己,最重要的是,朱家老大看不上自己。

    让朱家给缠上总比让孙二癞子,王寡妇之流的惦记上强。

    田野想用朱家挡枪,所以说话的时候就踌躇了些,在朱大娘看来,那就是野丫头对她大儿子有意思,害臊了。

    要是换成其他的时候,朱大娘肯定甩两句,野丫头个恬不知耻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敢惦记她儿子了。

    可现在朱大娘那心情绝了,恼怒,庆幸缠在一起,纠结成麻花了,自己都吧嗒不出来现在心里的滋味:“野丫头呀,咋样?”

    田野说的很慢:“大娘说的总是在知青点跟知青们一块的朱家大哥呀。”

    朱大娘心说,看吧在这丫头心里,自家儿子跟知情差不多呢。

    不过为了避免野丫头误会,还是很谦虚的说道:“他呀就是上学上多了,觉得跟知青们有话说,过去说说话的。”

    田野:“哦。”然后就没了。

    朱大娘这个着急呀,你说你一个野丫头这么矜持做什么呀:“丫头,大娘问你话呢。你觉得你大哥咋样呀。”

    田野坐在板凳上摘着小葱:“大娘问这个做啥呀?”

    朱大娘心说这还要自己说白了吗,田野心说,你不说明白了,回头埋汰自己,缠着你家儿子,我跟谁说理去呀。

    哪怕是挡枪用的,那也必须的矜持呀。

    朱大娘一狠二狠:“大娘想着让你大哥帮衬着你点,咱们两家结个亲。”

    田野手里的青葱都两节了,心说朱大娘终于憋出来了,这朱大娘也够为难的,平日看着朱家老大如珠似宝的,恨不得天上仙女都配不上他家大儿子,如今竟然看着自己的模样,给大儿子提亲,得多憋屈呀。

    田野说的很矜持:“大娘你知道的,针线活我不会,怕是不能讨好大娘,读书上学也没我什么事,跟你家大哥也没什么话说。可比不得那些知情们,这事我不敢想。”

    朱大娘想到下雨拔水沟那天,田野还嚷嚷着要找个会针线的男人呢,心里就一阵的膈应,她儿子要上炕做针线,她也没脸见人了。

    自家提亲,野丫头竟然还好意思把这话往外说,难不成想让自己答应往后老大做针线不成?朱大娘的脸一瞬间有点扭曲。

    端详着田野的表情缓缓地开口:“针线活不会那不是能学吗,退一万步说,你不会还有大娘呢,还能因为这点事为难你呀。读书上学回来还不一样在村里种地吗,那东西也就是说出去好听,咱们乡下人还得踏实过日子。”

    田野看着朱大娘纠结完了这个,直愣愣的又扔出来一句话:“我模样不讨人稀罕。”

    这个,这个可真是硬梗,朱大娘张嘴闭上,张嘴闭上,好半天之后才憋出来一句:“丑妻近地家中宝,模样好管肚子不饿呀,咱们过日子人家,娶媳妇也不看这个。何况你长得也不丑,咱们乡下人不喜欢打扮,都这样”

    田野憋着劲儿的笑。这么多年了,也就朱大娘能昧着良心这么夸自己了,真是太痛快了,心情怎么那么飞扬呀。

    王寡妇要是当初这么夸奖自己两句,肯定不会把她给轰出去,看吧还是人家朱大娘会说话。

    朱大娘不想让田野再说出来什么戳心的话了,不然她自己就打退堂鼓了。

    语重心长的说道:“丫头呀,大娘不跟你说虚的,给大娘当儿媳妇不敢说日子过的比现在多好。可肯定不让外人欺负了你。老朱家哥几个站出去,谁敢不抬眼瞧咱们。你一个人过日子,不用大娘说也知道这里面的辛苦,你合计合计。”

    田野:“大娘能看得起我,我这心里肯定是高兴地,大哥那样的体面人要是大娘不开口,我想都不敢想的。不过我年岁还小,说亲这事不着急。”

    朱大娘:“说亲跟年岁大小有什么关系?又不是立刻就成亲。你要是愿意,两家先把亲事定下来,过上几年在成亲也是一样的,大娘也是心疼你,一个人过日子不容易,定了亲大娘帮衬你也名正言顺不是。”

    田野叹口气:“大娘,你也知道,我一个人过日子,这么多年都是田大队长一家帮衬我,我是把队长当成长辈敬着的,我的亲事,得队长同婶子点头才算呢。”

    田野心里盘算了,如王寡妇孙二癞子那样的不正经人家自己出面给轰走。这样的人惹了也不怕。

    朱家这样正经的人家来说亲,她就推给队长那边去,让他去想法把亲事搅合了。

    田野就不信,田大队长在没弄清楚,自己身上有没有他要的东西之前,还能让自己去了别人家眼皮子底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