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借水
    田野扫一眼就知道朱大娘的心情,明明不情愿,还过来寒暄,跟谁逼着她来的是的?知道的是他们家打自己的主意,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占了他们家多大的便宜呢。

    最不愿意同这种人打交道,大门一丝都没有打开,对着门缝说道:“说吧。”

    朱大娘到谁家也没遇上过这种态度,心里别提多不得劲了,还没进家门呢,就让丫头压自己这个婆婆一头。若是进了家门还了得。

    朱大娘那是打定主意要在田野进老朱家门以前,好好地学学怎么当人媳妇,怎么接人待物。

    朱大娘人老成精,脸上却是不显的:“野丫头呀,你看不然让大娘进屋里坐坐,咱们两家住的这么近,大娘都没有机会进去你家坐坐呢。”

    田野:“我也没空去大娘家走动过,这么多年邻居过来习惯了,我觉得挺好的。”

    终于说了一句长的,还愣是把人给堵在门口了。

    朱大娘:“话不能这么说,丫头呀,这关系就是走出来的,今天我过来你家坐坐,明天你到我家走走,咱们关系不就近了吗。是这个理吧?”

    不等田野说话,朱大娘就说了:“野丫头呀,这人过日子不能独,说不定哪天就需要别人帮衬一把,对吧。听你大爷说,你往后上工就挣十分了,大娘还没给你道喜呢。”

    说到这个,就跟揭短一样,这是在提醒田野,你现在挣十分,可亏了人家朱铁柱呢。

    田野就知道没有白得的人情,看吧这就来讨了:“我一个人过日子,习惯了。外面都说我命不好,不敢去大娘家走动,大娘家有个万一的,大娘就是不怪我,我心里也不得劲。我怕是帮衬不上大娘什么。”

    田野这是在提醒朱大娘,别忘了自己可是克父克母的,不怕被克死你就贴上来好了。

    粗鲁,无理,磕碜点,对于朱大娘来说都不是大事,农村过日子,过的是家底,过的是多儿多女多福气,唯独田野的克父克母名声,朱大娘那是真在意,这丫头命忒硬。

    要不是万不得已,朱大娘是绝对不会给儿子娶这么一个女人进门的。

    队长家说个媳妇还搭出去两袋子玉米呢,娶了野丫头就跟娶进来好几袋子玉米一样,赶上这么个年头,能活命的。

    用他家男人的话说,饿死同克死有的挑吗?还不是的先顾着眼前,把这关过去再说嘛。

    朱大娘还是知道轻重的:“你这丫头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呢,外人说说就罢了,你可不能真的这么想,咱们村的大喇叭里面那不是成天的说,不许迷信吗,老话都是迷信,可不能这么想呀。”

    这话田野听朱大娘说过,那天朱大娘就是这么安慰她自己,还有他大儿子的额。

    不过真的到了他们家,家里有点啥事,怕是第一个就想到她命硬这事上。说一套做一套的人见的还少了。

    人家这么开通,连政-策都讲出来了,再不开门也说不过去了。

    田野打开大门,就看到朱家二小子从朱大娘后面冒头了,低着头都没有看田野这边一眼,拉着朱大娘:“妈,天色不早了,小四闹腾着找你呢。”

    朱大娘回头:“你回去看着她点,多大的孩子了,还离不开妈。我跟你野丫妹子唠唠嗑。”

    朱家老二脸红,还急搓搓的,声调比往日都要高出来一点:“小四不听我的,你回去看看。”

    说着话都要过来拽朱大娘了。

    田野看出来了,这小子不太愿意朱大娘过来串门子,斜了一眼院子里面的架杆,难道是怕自己把私藏架杆的事情说露馅了?这小子胆子也不是那么大吗。

    田野乐得抄手站在门口看娘两折腾。

    朱大娘拍了儿子一巴掌:“去,回家看小四去,我这里有正经事呢。”

    说完带头进了田野家的大门。

    朱家老二急的脑门冒汗,在门口踌躇半天,看了田野一眼,到底没有跟着他妈进田野家,转身回了自家的院子,田野这才又把门给关上。

    朱大娘进了田野的院子,要比王寡妇矜持多了,左右都看看,连田野院子里面种的菜都看了看。

    可能是比较满意,竟然点点头:“你这孩子自己过日子,收拾的倒也干净,菜种的也不错。”

    王寡妇来她家的时候,急吼吼的看房子,看院子。

    朱大娘进门看的是田野把家收拾的啥样,是不是过日子人。真的按照挑儿媳妇的标准在相看田野呢。

    田野拿了两个板凳,就放在井边上示意朱大娘坐下说话,根本就没想让人进屋:“看的多了,就会了。”

    朱大娘注意到院子里面的架杆:“你这架杆都准备好了呀。”

    田野唇角勾起来了,这可不是我的,是你家二儿子的私房,可有可无的回了一句:‘嗯。’

    就听见隔壁朱家的小四丫在招呼:“二哥,进屋了。”

    田野乐了,隔壁小子学会听墙根了,估计提到架杆就着慌了。听到自己帮着遮掩才放心进屋的吧。嘿嘿。

    朱大娘可不知道田野的心思跑哪去了,听到自家闺女没闹腾,放心不少:“丫头呀,天暖和了,你屋子里面收拾出来没有呀。这到了季节该换洗的就要换洗一遍。”..

    田野直愣愣的说道:“没什么收拾的,大娘你有事就说吧,我自己过惯了,独,一星半会的改不了。”

    朱大娘亲近的开口承诺:“没事,往后大娘出门喊着你,同村里人多接触接触,习惯习惯就好了。”

    那可闹心了,回头就把大门在贴上一层木头,关的严严实实的。

    朱大娘:“咳咳,野丫头呀,我看你后院的地都浇过了。”

    田野心说难道是过来找水的,她没这么好说话,尤其是对全家都是心眼子的人家:“还没有呢,水不够,天旱,井都打不上来水了。”

    直接就把这个话题给止住了。可不想让人来自己的院子里面打扰。

    朱大娘想说放屁,中午还浇那么大一块地呢,晚上就说没水了,谁信呀?

    可你也不能扒着人家的井去看:“呵呵,没水了,大娘还想着,从你家挑水浇地呢。看来是指不上了。”

    田野很干脆的说道:“没水了,还不够家里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