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朱家求亲
    朱老二没吭声,一点都不认为,田野要是成了他嫂子,能听他妈的话,把家里地里的活都给包了。还顺道把家产给他们朱家。

    看了好几天了,那丫头才没有表面那么憨厚呢。不过他在家里向来没有什么话语权,这事他说了,家里也没人听。

    朱大娘:“好了,回吧,下午大队没有轻省活计,就你爹他们挣十分的又去挑水了,这里妈挑水浇地。”

    朱老二眉头皱的大老高:“大队没活,我哥咋不过来挑水?”

    朱大娘显然也是生气的:“大中午就没看到你哥,肯定又跑知青点去了。算了,家里这点活我还弄得过来,也不指着他。”

    朱老二没好气脸色沉沉的,同样是儿子,爸妈都知道心疼老大,纵着老三,合着就他不是亲的。

    他哥说啥他爸妈都听,偏偏他大哥脑子还跟个大白菜是的,想着就来气。

    轮到他他身上砍点架杆还得背着人,中午晒着太阳挑水呢。朱老二突然就叛逆了,风风火火的就跑了。

    老大能出去玩,我怎么就不能出去玩了。朱老二拿着镰刀直接跑山上去砍架杆了。

    地里禾苗都长膝盖高了,就这么旱着不管到底舍不得,田大队长下令,能浇多少算多少。河边没水了,大家也就死心了。

    田野乐的有十分挣,不上工的话,她都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毕竟她得在田大队长眼皮子底下晃悠的。

    不然的话,田大队长不安心,她自己也不安心,唯恐这位队长瞎想一通,把自己给误会了。她在上岗大队实打实的靠力气吃饭的,不怕人监督。

    自从被朱老二看到在院子里面洗澡,田野都有心理阴影了,下工回来到家匆忙忙的洗漱一番,就进屋了。

    今儿太热了,她都有点吃不消。一块挑水的大老爷们,脸上,肩膀上,都晒脱皮了。

    幸好他脸上涂了一层厚厚的防晒,不然可就遭罪了。这草籽粉实在是好用的很。

    田野准备今儿早点去空间里面,要多弄点草籽准备着,夏天就要来了,她要涂的地方就不光是脸了,胳膊手脚的都要涂抹上才安全。

    要说这东西除了抹在脸上,脸色暗黄发黑之外,其他的真的挺好的,美容,防晒,还防蚊虫。

    这种草空间里面漫山遍野都是。平时田野都是当成野草割了喂鸡的,偶尔也拿出来给自家土棚子上铺一层挡雨用。

    草籽很多,开始的时候田野还想着是不是另一种自己不知道的粮食呢,本来想弄点吃的,谁知道煮出来黑乎乎的,别说吃,看着就恶心。

    弄到手上,要洗好半天才能弄掉,田野才发现了草籽的用途。

    可恨自己没找到类似游戏攻略的东西,不然就不用自己一点一点的摸索了。

    田野还苦中作乐的想着,没准啥时候在空间里面碰上个玩家,能够联系一下自己小侄子什么的。

    田野坚持每天都到空间里面干活,一来为了填饱肚子,二来也就是这点不切实际的梦想了。空间都能有了,其他的谁又能知道呢,没准有一天梦想就成现实了呢。

    田野先掰了几根玉米,放在锅里煮上,才进空间割草,收草籽。

    挨着小屋边上有个草棚子,就是田野弄出来的加工厂,里面是田野照着村里的大碾盘自己在空间里面凿出来的小碾盘。

    晒干的玉米粒在这边碾一碾,就成玉米渣子了,用起来方便的很。

    感谢自己的力气大,这东西都能自备,不然就她这个饭量,整天去村里碾玉米,就能让人侧目。她的饭量要比村里人以为的还要大的多。

    田野想了有机会一定要看看村里人怎么做豆腐的,等回头自己空间里面捣鼓捣鼓弄盘磨豆子的小磨,就能天天能吃到石磨豆腐。

    美好生活的向往,让天也心情不错,去规划出来的养殖场那边,就看到毛茸茸的两只小鸡仔,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壳的。

    田野恨不得把黄毛鸡给捧起来亲两口,这东西代表了鸡蛋,代表了肉。

    唯一遗憾的就是分不出来公母,田野一时还不敢杀老母鸡,还得把这位当成祖宗一样的供着。

    把刚才割的草放在老母鸡嘴边上,田野又把昨天的七个鸡蛋窝里放好。

    看着两只小鸡,田野眼睛都冒着蓝光,口水都捂不住了。

    出来啃玉米棒子的时候,田野都觉得嘴巴里面有鸡肉味,有盼头的日子,过得格外的充实。

    隔壁老朱家,孩子都出去疯跑了,剩下两口子坐在院子里面乘凉,朱大娘:“你说这天就真的不下雨可怎么办呀。”

    朱铁柱望着隔壁的泥皮墙:“这时候下雨也晚了,粮食肯定歉收,今年不好过呀。”

    叹口气:“这过日子还得务实,让老大别整天不着四六的。好歹让一家大小的能混沌凑和过去。订了亲也能让他收收心。”

    要说朱铁柱这心思,那真是没啥错误,问题是你不能看着人家田野家说这话。那心思明明白白的。

    朱大娘心领神会,自家男人这是要让老大娶隔壁的野丫头。

    跟着叹口气,也是粮荒闹的,不然怎么就连大儿子的婚事都搭进去,便宜个野丫头呢。

    朱大娘也知道,就他们家老大往知青点跑的勤快劲儿,想在村里找个不错的姑娘也不容易。

    何况村里姑娘定亲还要贴补娘家呢,今年的年头,他们家给不起。算来算去没有人比野丫头更合适了。

    田野没听见两口子说什么,反正从空间里面出来的时候,朱大娘就在外面敲门呢。

    这两天过来串门子的怎么这么多呢?

    田野望着大门一阵的不耐烦。看着这个坚持的劲头,不开门怕是不成了。..

    田野在门口打开一个小缝,对着门外的朱大娘粗鲁无理的说道:“有事吗?”

    朱大娘在门外,好一阵的不舒坦,谁家女人整天耷拉着脸子,眼皮都不挑呀,还一点的好言语没有,这要是弄到家里,那不是憋闷自己吗。

    想到自家男人凝重的神色,朱大娘百般看不上田野还是客客气气的开口:“野丫头呀,大娘过来跟你商量个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