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现状
    隔壁消停了,田野也吃差不多了,八号大锅,顺着锅边贴一圈十好几个盘子大的饽饽,田野一顿就吃了半锅圈,为了养生还只吃了八分饱。

    田野想,下次要是再有人过来提亲,自己当着他们吃一次饱饭,保准吓跑他们。

    换成原来的自己,就着饭量,她都不信是人能办到的。

    重生到了艰苦年代,其他的没有变,饭量还长了。能说是老天眷顾吗?

    吃饱饭,去院子里面转悠一圈,把门窗都给关严实,才转身进了空间。

    自从让老母鸡抱窝,田野恨不得长在空间里面,盼着小鸡赶紧孵出来。直接奔着养殖场去看老母鸡,最重要的是老母鸡屁股下的鸡蛋。

    田野没敢把时间设置的太过,怕一不小心把鸡都给老死了。

    看着老母鸡肚子下面的鸡蛋还没有动静,有点纠结,手里的七个鸡蛋不知道应该等一等还是立刻就放进去。

    这几个鸡蛋来的不容易,万一遭禁了,下次在淘换鸡蛋,还不定啥时候呢。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是看看在说好了。

    小心的把几个鸡蛋给收起来。空间里面小院子的围墙,还差一小段就能全部把木栅栏给换掉了。

    到时候院子里面随便种点什么都成,不用在担心被什么东西给遭禁掉。

    记得有一次去空间里面,就要成熟的玉米都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霍霍了,心疼庄稼是小事,关键是害怕。

    不知道空间里面还有什么未知的生物,庄稼是什么东西给遭禁的,乔木怕危害到自身的性命安危。..

    所以乔木才这么积极的挖矿洞,只有足够的石头把院子围起来,才算是自己的小世界。只有自己围起来的院子里面才安全,游戏攻略就是这么规定的。

    想要在空间里面拥有的更多,就要付出更多的经历还有体力。无论是现实中还是空间中所有的东西那都是用劳动换来的。所以田野的时间有点紧迫。

    唯一的区别,空间里面付出多少,收货多少,那都是自己的。

    而在外面,付出同回报不对等,她付出那么多的劳动,都不能让自己填饱肚子。

    从空间里面出来的时候,乔木觉得又饿了,半锅圈的玉米勃勃都消化了。

    亏得她有一个随时都能收货粮食的空间院子,不然她这个饭量,谁家能养得起呀。

    点着灯把王寡妇同队长媳妇给的衣服拿出来,看看有没有能穿的。

    两条晒掉色,膝盖同屁股上都打着厚厚的补丁的裤子。一件领子同胳膊肘打补丁的蓝褂子。

    田野摸着补丁衣服,心里那个酸呀。凄凄惨惨的想要掉眼泪。

    想当年别说是别人穿剩下还打补丁的,就是料子稍微差点的那都不上身。

    吃的就更别说了,这都好几年了,都没能随便吃口肉,好不容易大队杀年猪,她还得挑肥肉带回来,留着炼油。

    对了不能说炒菜,因为油不够,这么多年了,都是炖菜,放点油花花就成。

    想当初谁吃荤油呀,怕胖,怕不健康,换成现在让田野听到这话,肯定抽她呀的,好日子作的呀。

    如今他就想吃顿油汪汪的红烧肉。馋的眼睛都红了。三高对她来说那都是奢侈的。

    再次吸吸鼻子,不能想当年,想当年现在的日子就没法过下去了。都怀疑是不是老天爷看她的日子过得太舒心了,特意把她弄到这边吃苦受教育的。

    回想平生也没做过什么少德行的事呢。

    说起来,这些布料,还就是人家孙家小嫂子包鸡蛋的布条最鲜亮呢。

    摸着粗糙的花布片,田野才知道原来在这里生活久了,她连碎花布都稀罕的很。若给她一件花褂子,她能高兴跳起来。

    虽然不能讲究,可也不能太将就,田野弄了一大盆的热水,把衣服泡在水里杀菌,穿人家的旧衣服,好歹也消消毒。这是她目前唯一能讲究的事情了。

    说起来村里挣了功夫,是能换肉票,布票,还有些日用品的票子的,不过田野的票还没兑换呢,就被好几户人家给惦记上了。

    连队长媳妇都同田野说过,布票要是不用的话,可以给她。

    田野当初想到田大队长的那点心思,在想到村里乱七八糟的事情,索性就装憨,布票什么她都没有要,直接就开口要肉,要油,只要吃的,一副别的都不需要的样子。

    这个倒也没人说什么,毕竟田野的饭量大家都知道的。也难怪这孩子心思都在吃饱肚子上。

    弄得到现在大队分布票的时候,根本就不会考虑自己。

    把衣服挂在外面挂水桶的树杈上,再次检查一遍院墙四周,田野才进屋。

    自从知道孙二癞子那样的人惦记自己之后,田野就格外的注意院子里面的动静,夜里睡觉都不敢睡得太踏实了。

    孙二癞子那样的人,啥恶心事都能做出来,逼急了没准就想点歪道。

    田野都怕这样下去自己会神经衰弱的,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这几天暗地里都在注意着孙二癞子的动静呢。

    第二天早饭依然是玉米棒子,吃过饭田野才把昨天晚上洗过的衣服穿在身上。

    挑的都是队长媳妇给的衣服,队长媳妇的心意,得穿出去,让别人知道。

    裤子有点肥,褂子有点大。这倒是正好遮挡身材用。

    田野估摸着就冲这身旧衣服,看自己的人就不会少,很是仔细的把脸上给收拾了一遍,米浆糊脸的时候,还特意把眉毛给揉的乱七八糟的。

    连耳朵后面都没有放过,照着水缸打量了好半天糟心的装扮,才出门上工。

    前天的毛毛雨,昨天大太阳晒了一天,到今儿地皮都干的裂缝了,大队长脸色比昨天还不好看呢。老天爷不赏饭吃,在怎么折腾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田大队长:“挑水就算了,咱们大队就是连娃娃都去挑水,也争不过头顶的大日头。”

    田大队长也是想开了,天上下雨普降甘露对旱灾都没有缓解,他们大队挑那么几桶水,根本就不管用。

    田野心疼中午饭得吃自己了。

    都是看天吃饭的老百姓,田大队长这话就相当于对今年的收成放弃了。

    整个大队的气氛都有点低迷:“那可怎么好呀,真要是在旱下去,咱们吃啥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